正文 第1089 进击的袁谭2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但是,这个锅,可真得是不应该由管统来被。

    事实上,彭城国周边的很多人都知道,在以曹操为主导,连续发动第二次和第三次徐州之战中,为了让曹操不能就食于敌境,刘备在彭城国境内一直采取的都是丧心病狂坚壁清野的策略。

    刘备不但亲自下令,让士兵们在彭城国境内四处放火,使得彭城国境内各县几乎到了寸草不生的境地,而且,除了彭城国国都彭城县县城之外,在第二次徐州之战爆发之前,刘备就已经命人战略性地将彭振国其他属县境内的百姓全都迁徙去了下邳国。

    因而,一得到青州军进攻东海郡的消息,当时担任彭城国国相的

    因为到现在还未能在扬州江南打破三方僵持的局面,故而,刘备暂时还不想放弃下邳国,故而,他在得知青州袁谭居然敢出兵夺取徐州的消息之后,立即把负责驻守糜兰跑得比兔子都快,他只用了三天的时间,就将彭城县县城里的百姓和所有能够搬走的东西全都运抵了寿春城。

    糜兰是糜竺和糜芳的族弟之一。

    举荐此人的人,恐怕很多人的想不到,他就是金珏。

    没错,就是金珏,当初,因为刘备极为重视金珏,因为糜竺和糜芳派了不少小厮和使女伺候金氏兄弟和华佗一行人。

    糜兰虽然姓糜,也的确是与糜竺他们兄弟有亲戚关系,但是,却是已经出了五服的穷亲戚,故而,他才会被糜竺故意当成小厮,安插在金珏的身边。

    在当时,谁也没有想到,在私下里,糜兰把糜竺兄弟故意将他安插在金珏身边的事情,偷偷告诉了金珏。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一个人能力高低其实不要紧,金珏一直都认为,想要在这乱世当中活命,进而立足,成为一个任务,最重要的一个特质不是别的,就是要识时务。

    很显然,糜兰就是一个非常识时务的人。

    因而,在建安元年的那个时候,已经在刘备麾下效命的士人当中,除了赵云这一个一直都被刘备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忽视的大将之外,金珏唯独就像刘备举荐了糜兰一个人。

    当时,金珏就实话告诉过刘备,这个糜兰自身其实并没有太大的能耐,但是,以后刘备占据的地盘大了,若是有不重要,只需要人去维持那里的秩序,亦或者像彭成国这样随时可以放弃的郡县时,糜兰绝对是首先之人。

    为何,糜兰怕死啊

    不仅如此,糜兰怕死,却又不像糜芳那样对自己的主子不够忠心。

    金珏走后,在两次徐州之战中,刘备一直都把糜兰放在沛郡南部担任县令,他在治上的表现,正如金珏所说的那样,中规中矩,可是,一到了战争爆发的时候,这小子就会比兔子跑得还快,不进入此,他还会严格按照刘备的要求,在他逃跑的时候,居然还能够将他所治理的县县城内的百姓一个不拉地全都转移到下邳国去。

    因为,刘备决定在实施金珏推荐的让徐州计划时,第一个被任命的郡太守,就是糜兰。

    管统在彭城国里虽然一无所有,但至少将彭城国全境拿下,但是,袁谭那里却是在东海郡和下邳国的边境上遇到了来此刘备军的强力阻击。

    袁谭在这里遇到了曾经与袁绍军交过手的老对手常山赵子龙。

    扬州之战,从去年年底开始已经陷入到三方僵持不下,三方军队已经在吴郡和丹阳郡形成了犬牙交错地战线,刘备手中大量军队陷入到了泥潭之中。

    在这种情况下,陡然听闻袁谭突然出兵夺取徐州的消息,刘备的心中既有些怅惘,又觉得有些侥幸。

    怅惘的原因是,徐州全境,除了被臧霸等泰山贼占据的琅琊郡之外,其他郡县全都是他一手一脚打下来的,事实上,不管是在徐州,还是在大汉境内,已经没有人会在提起当初陶谦将徐州让给刘备那件事呢

    经历过三次徐州之战,尤其是最后两次,刘备已经靠着这两战所取得战果,获取到了很多人的尊敬,甚至是敬畏。

    因而,刘备认为就这样把徐州让给无能的袁家小儿,实在是有些可惜。事实上,刘备心中更加希望看到曹操派兵攻占徐州之后,一脸惊愕之色的样子。

    说实话,将徐州让给袁谭,的确是有些可惜了。

    这时候,在徐州周边所有敌对势力当中,面前,也只有袁谭有这个精力和时间出兵夺取徐州。

    曹操还在忙着想方设法瓦解掉凉州军阀联盟,进而攻占汉阳郡,以及彻底收复左冯翊郡,彻底堵住金珏出益州的通道。

    只可惜,在陇西郡之战后,金珏居然选择偃旗息鼓,至于继续向西进攻河西之地的张绣,还在那里忙着剿灭一直盘踞在那里以及逃到那里的所有羌族部落,根本没有任何回军的意图。

    既然来此金珏军的威胁解除了,曹操想要借助这件事拆散凉州军阀同盟的计划也不得不暂时搁置,因为,他安插在凉州军阀的两个卧底,不但已经彻底暴露,而且,其中一个即之前占据了安定郡数县之地的杨秋已经被杀,而另外一个即占据着北地郡东南部数县之地的段煨也主动率军逃回了扶风郡。

    虽然之后,曹操及时派夏侯渊出兵,夺取了北地郡,但是,接下来,曹军接连在汉阳郡和安定郡碰上了硬钉子。。

    依托城池,无论是在汉阳郡防守的马腾,还是在安定郡防守的韩遂,都打得极为硬气。即便凉州军阀将领的个人军事能力比不上曹军将领,但是,凉州军阀全都是地头蛇,他们比曹军更加熟悉当地的地形,而且,曹军士兵实力也未必强于凉州各个军阀集中起来的士兵。

    凉州军阀手中所掌握的精兵都是骑兵,加起来的数量和战斗力,要比还远未能成型的虎豹骑强很多,各自士兵战斗力的差别,几乎已经磨平了率军将领能力的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