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39章 第1239 沮授的担忧4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司马懿知道,不管是魏延,还是其他金珏麾下的文武官员,一旦接管左冯翊郡,就必然会在郡内实施屯田,靠并州或者河东郡支援粮食给他们,始终都是下下策。

    金珏的性格是从来都不喜欢求人的。

    这一点,司马懿很早就已经领教过了。

    其三,金珏军在左冯翊郡的统治,并未让境内的百姓有所安心,毕竟,在金珏军从吕布军接受防务的时候,便一直又跟曹军在北洛河一线交手,双方在这条天然防线上形成了拉锯战的局面。

    更何况,为了不暴露金珏军接管左冯翊郡的这个事实,刚开始的时候,魏延本人并不方便直接在战场上露面,故而,在正面战场上,魏延亲自率领中军与夏侯尚的主力部队在北洛河僵持,而他当时的三个重要手下魏彪、魏汉和魏朝出面,单独领兵,从北洛河其他次一级适合渡河的渡口冲击魏军的防线。

    一直到后来,法正来了之后,由他亲自替代魏延,坐镇中军率领主力部队继续黏着夏侯尚,而魏延、魏虎和魏汉率领军中精锐也就是那两千黄巾军精锐,第一次真正冲破了曹军的防线,这才将曹军一直赶到了左冯翊郡西部的泾河河畔,夺取了左冯翊郡中部地区。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左冯翊郡局内的百姓这才对占领自己家园的这支部队,这个势力开始有了信心,北洛河以东的百姓们才敢出城加入到金珏军的屯民行列,既为官府,也为他们自己辛劳耕作。

    至于刚刚从曹军手中夺取到的左冯翊郡中部地区境内的百姓,经过金珏的指点,法正和魏延可就不再像以往那样惯着他们了,在严幹、李义,吉黄和吉茂兄弟一同抵达左冯翊郡之后,分别担任莲勺县、重泉县、云阳县和频阳县四县的县长。

    靠着这四个人,硬是强逼着四县境内的百姓被动加入到了屯民的行列当中。因为他们四个人在益州已经积累了很多治政和如何治民的经验,故而,在这种强压下,四县境内也并未出现百姓大规模逃出县境的情况出现。

    甚至于,在严幹和吉茂负责治理的两个县里,但凡是想要逃出县境的百姓,被他们二人事先派出去的衙役们一个个全都抓捕了回来,一个都没有逃脱。

    相对而言,李义和吉黄性格为人都比较宽厚,他们并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酷吏,只是跟着金珏的时间久了,施政的时候,会不自觉将益州的那一套近乎法家的治政方略用出来而已。

    而此时,魏延将郡治也迁徙到了殳祤县。

    原本,魏延是想直接任命魏汉担任此县县令的,前文提到过,魏汉样样比不过维护他们三个,但是,他多才多艺,受金珏的鼓励,也十分好学,魏延军中中低层将领当中,学习文化水平进步最快的就是他,让他担任县令。

    不过,在听过法正的建议之后,魏延最终还是决定,允许魏汉到冀州为官。361读书

    至于殳祤县令人选的问题,其实并不难解决。此次,连同严幹他们一起北返的关中三辅籍官员,可不止严幹他们四个,还有两个人,其一就是张既的世交游楚,而另外一个就是鲍出的表弟李进,也就是当初,金珏从突破武关时,负责把守武关的那个守关将领。

    经过长时间的考察,金珏发现,李进并不适合继续担任武官,他性格也些绵软,而且,本人武艺也并不高,相反,他在治政方面的悟性比较高,学习能力也较强,故而,在益州的时候,金珏就一直让其呆在杨沛的身边,给杨沛当主簿,居然干得还不错。

    想想看,杨沛可是金珏麾下的头马,更是,排名第一的酷吏,没有之一,耳濡目染之下,现在的李进已经将杨沛身上的本事学去了四五成,别小看这四五成,严幹他们四个人,治政能力最强的严幹也只不过学到了杨沛身上的本事六成而已,至于其他三个人,也都比李进高明不到哪里去。

    再说冀州方面,因为前期准备很充足,动手解决郡内或者县内反对势力的速度也非常快,虽然沮授和他的两个儿子的行动在冀州境内已经起了非常大的非议,但是,三人治下的事态已经尘埃落定,形势稳定,在没有见到成果之前,非议只是非议,至少现在还影响不到袁绍对沮授父子行动的观感。

    这是最重要的,与此相反,除了沮授父子三人,田丰和张颌,这个四个地方之外,冀州其他各郡境内的屯田进展却非常慢。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大致基于两个原因。

    第一,当地的郡太守或者县令长虚于应付,不肯用心办事。

    毕竟,袁绍个人威望就算是再大,他还是需要冀州当地的世家豪族为他治理地方的。不可能像沮授在渤海郡做得那样,将所有郡县主官换一个遍。

    如果袁绍真这么做了,也许冀州不会立即出现当初陈宫和很多兖州刺史部境内世家们联合起来,招引吕布率军入境那样,起兵背叛袁绍,但是,他们却可以在各方面托袁绍的后腿,比方说,在袁绍大军进攻中原之际,在战事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候,背叛袁绍的话,极有可能会造成袁绍军势力的大崩盘。

    第二,当地的世家、豪强或者富户们联合起来,一起对抗想要遵照袁绍的命令,在当地做出一番事业的官员。

    袁绍麾下还是有一些干出一番事业的官员,可是,这种官员往往都是寒门出身的年轻人,他们不缺热血,但是却缺乏相应的经验,以及来自袁绍强力的支持,于是,这样的官员很快就被他手下的属吏们彻底架空了,成了徒有虚名的傀儡。

    当然,其中有性格很爆的年轻人,因为行事过于激进,招致地方势力的反制,竟然出现了地方官员被杀的个例。

    钜鹿郡任县的县长上任不到一个月就被当地世家派人暗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