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6 安排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众人先后看了两个猪圈里的情况,左边的这个猪圈里,饲养着三十几头猪,个头挺大,而右边的猪圈里只饲养了十头,个头明显要小得多。

    在场的几位贵客全都是世家子,即便两边对照着看,他们也看不出太多的名堂。只是,让他们觉得有些奇怪的是,左边猪圈里的活猪,其大小应该称不上是猪崽了吧

    杨会出身寒微,小时候,其家中更是养过猪,因此,他倒是看得出来差别。

    左边猪圈里的猪一个个无精打采,趴在地上像是在睡觉一般,而右边里猪圈里的猪一听到人的动静,便立即蜂拥一般聚在有人的这边,若不是猪圈是用石头堆砌而成的,这些猪崽看样子都将围墙撞开似得。

    “娃娃,这两个猪圈里养得都是小猪崽吗”傅干和杨会对视了一样,杨会却只是又摇了摇头,并没有开口说什么。

    可傅干一下子就明白了其大致要表达的意思杨会也看不出其中有什么问题。

    傅干并没有立刻开口询问,他朝四周张望了一下,瞅准了一个方向,立即从旁边的窝棚里,揪出一个往外偷看他们的小男孩,和颜悦色地询问道。

    年纪越谎,大人都明白这个道理。

    可小孩子怕生,尤其是怕他们这些穿着儒生袍的人,自从汉武帝独尊儒术只会,在民间百姓眼里,儒生袍几乎就等同于官员的代名词。何况,这个小孩子还是黄巾军的家属,其父母肯定告诫过他,不要跟穿儒生袍的人说话,因此,这个小男孩被吓的立刻哇哇大哭了起来。

    这可把傅干搞得好不尴尬。

    “彦材兄,你长得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身上的儒生袍把孩子吓着了。”金珏冲着吕活使了个颜色,这才叹声解释道:“唉这孩子的亲长全都是黄巾军,其父母已经死了。”

    那边,吕活会意,立即上前把孩子拉到一边,从怀里拿出一样物事,递了过去,很快就把那个小男孩哄得停止了哭泣。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这话却是第五巡老家人说出口的。

    他这个时候才明白,难怪他们一行人返回三辅的路途中,那些沿途或者逃难,或者耕种土地的百姓们只要一见到他们,要么躲得远远的,要么就直接跪在地上给他们行礼。那个时候,第五巡还为此事而感到奇怪。

    其实,第五巡这里的理解还是有一些偏差的,见到穿儒生袍跪下就跪下的百姓,仅限于曹操的治下。

    一则,是因为,曹操在徐州大肆屠城,而他自己一直穿的就是儒生袍,故此,其治下的百姓才会感到畏惧。

    二则,吕布北上途中在兖州大肆杀戮,严重破坏了曹操治下的屯田计划,很多屯田客都因为这次的事件而跑路了。

    为了能够将屯田计划继续下去,曹操就让手下的官员们督促此事。而担当屯田之事的人都是投奔曹操的儒生,在汉代,世家儒生大多允文允武,即便不是多出彩,但干屯田之事还是能够胜任的。因此,曹操治下的百姓只要一见到儒生袍,自然就会跪下。

    至于进入武关之后的遭遇,第五巡他们见到的大多数都是前来投奔金珏的黄巾军,自然也会对他们敬而远之,或者说是厌而远之。

    一个小孩子的身世搅得几位贵客心中很是不舒服,因此,他们也就没有太的兴趣在问关于养猪的事情了。而且,在他们想来,金珏根本就没有必要在这件事情上骗他。

    接下来,第五巡、韦端父子三人,以及傅干主仆并没有在与金珏深谈,光是今天金珏说的话,就足够他们深思很长时间了。于是,他们几个人被吕活安排到府衙的客房中去休息了。

    全猪宴最终还是没有吃成,因为那几位都不是太想吃猪肉,金珏也只好作罢。

    “小吕子,招刘雄鸣回来的人,你已经派出去了吗”安排好几位贵客之后,金珏这才得空问道。

    吕活连忙俯首回答道:“启禀公子,你刚一吩咐小的,小的就将人派出去了。”

    “嗯接下来,本公子要吩咐几件事,你记好了。”金珏点点头,说道。

    “诺”

    “第一,你立即再派人,若是在临县境内捕捉野猪王事情不顺利的话,就让那些猎人们全都回来吧

    告诉他们,入冬之前,尽量把略阳县境内凡是能够伤人的野兽诛除干净,让他们尤其要关注,县境内那些经常会有百姓通过的道路两旁,让他们联起手来,把这些区域重点梳理一遍。还有,让他们一定要小心个人的安全,群策群力,这个时候,可不是讲究单打独斗,谁的本事高的时候,本公子看中不是谁打猎多,而是要把差事办好了。

    还有,若是那些猎人当中有人受了伤,只要是一直不能完全痊愈的,一定不要拖延,让他们赶紧把人送回县里,我义父他医术高超,想必是能够治好的。

    第二,你立即派人通知全县城内外的黄巾军士兵和家属,让他们明天在东门外聚集,本公子要训话。

    第三,嗯,你在招募几个年轻的使女,一人一个就好,不要怠慢了那些贵客。小吕子,你全都记下了吗”金珏详细说完,看着吕活问道。

    “公子,小的全部记下了,您听好了,。”吕活连连点头回答道,接着居然把金珏刚才说过的话又重新复述了一遍。

    金珏布置的第一个任务,是因为金珏十分重视猎人这个团体。

    猎人,他们一直都是地方掌权者或者为将者忽略的一个小团体,若是把这些人放在军队里,他们也许比不上当了两三年的大头兵。可是,他们全都是熟悉当地山川地理之人,若是经过特殊的培养和训练的话,有的时候,他们就能够派上大用途。

    当然,金珏从来就没有动过训练特种兵这个念头。

    一,他自己没有这个本事。

    二,就算是他有这个本事,真得把超越时代的特种兵培训出来了,可若是其中出现一个叛徒的话,那危害可就大多了。

    那他岂不是自己给自己培养了一群能够刺杀自己的杀手吗

    再说了,这样的人一旦投奔到其他势力的话,其后果就更加难以想象了。

    别说是训练特种兵,就连练兵的事情,金珏也不打算插手。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训练士兵的方法,金珏不想干预,也不愿意干预。

    他能做的,只需要多多培养一些合格的将领就是了。

    第二,明日召集全城的黄巾军在东门开会,金珏早就想要召开了。

    一方面,县衙太小,而黄巾军人数实在是太多,在这里讲话,在没有电子扩音设备的情况下,他就算是累死了,也不能让所有的人都听见他说话。而在东城门那里就不同,金珏只需要站在城墙上,在连夜赶制一个大喇叭,他说的话就能够让大部分的人都听见了。

    另外一方面,拖了那么久,金珏是时候跟这些黄巾军摊牌了。

    金珏既不想再顶着那个天师道转世天师的名头,也不想全县的人都以为他要带着大家一起造反。

    第三,在入住县衙之后,刘雄鸣和吕活都多次请示过金珏,是否要为府中都买进一些丫鬟使女来伺候他和两位夫人。

    对于此事,金珏是反感的,因此,他除了给两位夫人各买了两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之外,他自己坚决不要这种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