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2 略阳县黄巾军大会3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好半天,等周围的人冷静下来之后,围在周边的人才赫然发现,原来,斩了那个带头闹事大汉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鲍出。

    在奇袭仇池山之战前,整个略阳县城内的人知道鲍出挺多,可是能够认得出鲍出面貌的人却并不多。顶多就是那些当初跟着金珏他们一起进入,以及一起进攻枹罕城的士兵才认识他。

    可是,奇袭仇池山之战结束,具体的战果传播开来之后,略阳县以及整个武都郡光是谈论鲍出的名字,用闻之色变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

    这其中,金珏并未故意让人传言鲍出在此战中的战绩,而是那三个氐族部落派到仇池山上准备和杨腾商谈联合对付金珏的使者们主动替鲍出扬的名。金珏已经做好了失去鲍出这个帮手的准备,他是真得准备将整个仇池山让给鲍家隐居用的。

    骚动仍然在继续,不过,在场的黄巾军全都是只敢在私下里议论而已,既没有任何人再敢大声嚷嚷,也没有人敢随意走动,至于刚才一直跟着那个被杀大汉身边围着的、准备上城墙对金珏不利的那些人,他们就更是不敢再往任何方向挪动半步了。

    数万人被一个人说震慑,听起来挺玄幻,可是,金珏今天真真正正见识了一番如此的盛景。

    在东汉末这个英雄辈出的乱世当中,真正能够做到这一点,除了鲍初,恐怕也就是人中吕布了。

    “真是壮士也”到略阳县时间最长的韦涎看到这一幕,发自内心地赞叹道。

    “的确不凡啊”傅干也赞同地感叹道:“金夫人,想必这位就是那位传闻中的京兆游侠鲍出了吧”

    “不错”傅干他们几个都站在最外围,周边的黄巾军看到他们的装束也没有人敢,或者说是愿意靠近他们。

    “单刀救母,原本老夫以为是这里的人以讹传讹。说此子居然敢单独一人持刀追赶数百啖人贼,最后,他居然成功地从对方手中救下自己的老母和邻居老妪。今日一见,老夫才知道自己以前真的是坐井观天,眼光还是太狭隘了。天底下,也唯有此人能够做到此事啊”韦端也感叹道。

    韦氏父子来到略阳县的时候,金珏和鲍出已经率兵离开十天了。在略阳县里,被人议论最多的,除了金珏之外,就是鲍出单刀救母的故事,至于鲍出带着十几个人夜袭枹罕城,差一点就成功的事情,韦端却并不是太在意。

    在儒生眼中,孝道最为重要。

    “刘雄鸣,你派人收拾一下,鲍大哥,你既然回来了,怎么不通知小弟一声呢赶紧上来吧”金珏在城头上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心里面还是有些不适感,他扭头接连深呼吸了还几次,这才算稳住了自己的心神,定睛一看出刀的是鲍出,便立即热情地招呼道。

    刘雄鸣很快派人见将那人的尸体和头颅弄走了,鲍出在尸体上把佩剑上的血擦干净,宝剑入鞘,他这才一个人慢慢悠悠地顺着通道,走上了城墙。

    这个时候,金珏却顾不上和鲍出寒暄问候,他用手指着刚才那一小撮准备跟死了的那个大汉对自己不利的河北黄巾军,大声喊道:“本公子很清楚,你们当中肯定有不少人,对于本公子刚才说张角三兄弟的坏话而愤怒。可是,本公子之前就说过,不愿意听的人可以离开。

    你们不要忘了,这是我金珏的领地,不是你们黄巾军打下来的。愿意听,愿意留下的,本公子会尽我最大的可能让你们在这个乱世里都活下来,凡是不愿意的,现在就可以离开。你们几个,现在就可以走了,不要逼着我让人抬着你们的尸体送进乱葬岗里去。”

    对于敢企图对自己不利的人,金珏可没有什么菩萨度人的心,他也从来就不是一个大度之人。在这个乱世,普通人想要在各个势力中苟活,要么归顺,要么离开,要么就是死。从这一点上来讲,能够给他们三条路选择,金珏已经比其他诸侯大度的多了。

    于是,在刘雄鸣派来的士兵监视下,刚才参与闹事的几十个河北黄巾军全都被赶出了略阳县,负责监督他们的士兵是一直将他们送出了县界。在此期间,城门内外的其他来路的黄巾军主动让出了一条通道,让这些人和监督他们的士兵顺利出城,再也没有任何黄巾军闹事。

    等刘雄鸣办完这件事之后,金珏又大声喊道:“好了,你们现在可以商量,在正午吃饭之前,你忙但凡有什么想要问的问题,本公子都可以一一解答。不过,你们要注意,你们最好经过商议之后,推举各自的代表提问,一个一个问问题,不然的话,公子我一下子也无法回答你们所有人的问题”

    金珏的话说完,现场立时陷入一阵沉默当中。

    等了好一会儿,突然有人在城门底下大声问道:“金公子,你说他们可以继续信奉太平道,可又公然指斥张角三兄弟的过失,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金珏一听此人问得问题刁钻,没听说过黄巾军中有这样的能人啊他定睛一看,第一个向他提问,或者送是发难的人却是傅干。

    周围的黄巾军也全都奇怪地看着傅干,实在是不明白,这个外来的书生,据说是公子的贵客,为什么会突然站出来为他们说话。

    “问得好,这个问题恐怕在场大多数人的心中都有此疑问吧可是,你们从来就没有想过,太平道虽然是张角说创立,可立教的根基却是太平经。那么,本公子就要问一问在场的人中,有没有熟悉太平道事物的人,太平经又是何人所著述的呢”金珏不假思索地大声质问道。

    傅干站出来,一是考校一下金珏的应变能力,二是打破现场的僵局,刚才被鲍出的那一刀说震慑,若是他不先站出来提问的话,也许,今天就不会有人在站出来了。

    “公子,老夫听说,太平经是仙人于吉传授给张天师,不,张角的。”一个老兵站了出来,战战兢兢地回答道。

    金珏点头回答道:“不错,正是太平经。

    本公子以为,自古以来,道家的经典,有且只有三部,先哲著述的黄帝内经,先圣老子道德经,先圣庄子的南华经,至于其他著作,诸如列子,太平经,无非都是对这三经的解读和补充而已。可是,你们就真得认为太平经上所说的全都是对的吗

    那么本公子就问一问,既然张角说人生来平等,可在黄巾军起事造反的时候,你们自己扪心自问一下,三十六方渠帅那里,真得是人人平等吗再说说你口中的仙人,自古以来,方士总是喜欢说这个成仙,那个成仙,可是,又有谁真得就见过神仙呢秦始皇和汉武帝追求了一辈子的成仙之道,最终还不都是化为了一堆枯骨吗

    本公子说,你们可以继续信奉太平道,并不是让你们继续盲目去遵从太平经中的一切,而是应该在学习的时候,一切都应该要以三经为纲要。太平经中有不少都是对三经的曲解,因此,你们这些信徒最应该做得就是先学好三经,接着在正确地解读太平经,弥补其中的缺憾,改正其中的错误。

    于吉是不是神仙,本公子不知道,可张角兄弟的尸身被官兵挫骨扬灰的时候,他这个当师傅的神仙又去了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