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0 严象又回来了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严公子”金珏先开始听到这个称呼有些蒙,一时之间没有想起来他是谁。

    就听韦诞惊讶地问道:“你确定是严象严公子吗”

    “没错,主簿大人,就是跟着第五先生一起来的那位严公子。当时,还是小人亲自将那四位贵客引进城中的。”报信之人肯定地回答道。

    “严象啊,可是,他怎么回来了呢”金珏闻言头痛地问道。

    是呀,严象明明已经做出决定,下决心投奔曹操,可是,他怎么又回来了呢

    严象走得是,陇县事件还未爆发,武关也并未被马腾军说关闭,自然是畅通无阻的。何况,就算是他在沿途因为其他事情而耽误了,也大可以从函谷关转道洛阳,再返回兖州。

    若是知名人物,吕布军也许会阻拦,可像严象现在这样的无名小卒,还不值得吕布军去关注。

    “既然如此,韦主簿,你跟我一起去迎一迎你这位严大哥吧”可不管怎么说,严象回来了,金珏这个主人都要亲自去迎接他。

    再怎么说,他都是第五巡的义子啊。

    没想到,韦诞却直接拒绝了,他拱手说道:“公子,还是不必了,正如你所说,防寒工作是重中之重,时刻耽误不得,余身为主簿,自然应该先把工作做完,待到晚间,余再去见严大哥也不迟。”

    因为第五家、金家和韦家的关系,三家可谓是通家之好,而严象在其中年纪最长,故此,韦诞称呼其为大哥。不过,金尚未出仕之前,金珏的年纪尚小,并未参与过三家的聚会。

    “也好,那就辛苦韦主簿了。我这个闲人自己去吧”说完,金珏上了滑竿,径直回到了县令的府邸。

    金珏大老远就能够看到严象一脸灰败色,失魂落魄地站立在府邸的大门前,满身尘土居然也没有掸干净。他记得很清楚,两人初次见面的时候,严象可是对自己的仪容非常注重,身上的衣料虽然只是普通的麻衣,但是,却异常的干净。

    他这是怎么了呢

    “严公子,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呢是不是出武关的时候遇到了什么麻烦不成你如果还想去投靠曹操的话,我亲自写信给马刺史和吕温侯,在派一对士兵护送你出关,如何”金珏是真的想把他现在就赶走,哪怕付出一些代价。

    把这个不服气自己、心高气傲却本事稀松的青年才俊留在自己的身边,就如同被人安放了一颗无法甩脱的定时炸弹一般,随时都有可能因为他而伤人伤己。知道了对方在历史上的结局之后,金珏反正是怎么看他都觉得非常碍眼

    “嗯金公子,你来了”为了怕严象听不到自己的的话,金珏刚才说话的时候,可是用了很大的声音,没想到,对方居然真的没有听见,刚才的吐沫星子算是白费了。

    “来了,严公子,你怎么又回来了呢”这次,金珏不再跟他绕弯子了,而是直截了当地问道。

    “唉,总之是一言难尽啊”严象叹了口气,刚想要解释一下,可是,话到了嘴边,不知为什么,他居然又不说了。

    对方不说,可金珏却不会就这么放过他,他瞪着大眼睛,一脸纯真地看着严象,嘴里面却是不依不饶地询问道:“严公子,原因,是你不能说,还是觉得难以启齿呢其实,不必说得太详细,你需要大致总结一下也就行啊”

    “我,曹公败了,败给了南阳的张绣。”被逼无奈,严象嘴里硬被逼出了这番回答。

    “什么,这么快,不应该啊”金珏一听大吃了一惊。

    他非常清楚地记得,历史上曹操最大的一次惨败,也是人生中最大的一个污点南阳之败,大致应该发生在建安二年初这段时间里,怎么建安元年八月,他就败了呢

    至于赤壁之战什么的,那损失的只是士兵而已,在那一战中,曹操并未损失手下的大将或者其他人。

    而南阳之战,大将及贴身保镖头子典韦,长子曹昂,侄子曹安民,也许还有不少不太知名的将领全都没于这场原本就不应该发生的战争中。

    若是到南阳招降张绣的人是刘备或者袁绍,甚至是袁术,都不可能发生这一战。

    究其原因,却是因为一个女人,以及曹操喜好人qi的个人爱好。

    “哈哈哈”一想到这点,金珏立刻放声大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得知严象已经返回略阳县的傅干和韦康也急匆匆赶了回来,他们看到金珏在放声大笑,而严象的脸色却变得越来越差,心中惊诧莫名。

    “公子,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吗”刘雄鸣问道。

    “高兴当然值得高兴啦严公子带回来的消息可是本公子今年听到的最好的一个消息,咱们进去再说吧我要把这个好消息也立刻告诉文姬和两位先生,让他们也乐呵乐呵走吧”金珏却没有直接回答刘雄鸣的提问,而是一挥袖子率先回府了。

    见严象的脸色非常差,傅干和韦康也就没有多问。

    众人来到正堂的大门口,就见文姬和两位先生还在这里,听他们的对话的内容,似乎是还在商量有关开班授徒的事宜。

    “文姬,两位伯伯,严大哥回来了。他这次可是给小侄带回来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啊”跨入大门前,金珏大笑着说道。

    众人各自落座之后,等金珏好不容易笑够了之后,他才解释道:“小侄知道,县城中有些人说我是小色鬼,文姬的事情是个例外,可是,我在吕布军的时候,就把那个秦宜禄的妻子要了过来。

    可是,两位伯伯,几位哥哥,你们知道吗曹操与小侄居然有一个相同的爱好。这一次,他居然为了一个女人把一员原本愿意投降他的大将生生给逼反。甚至于,他还会因此损失不少非常重要的手下。”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闻言,刚才还一直沉默地严象用手指着金珏大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