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9 何平2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何平的父亲名叫王布,因为他钦慕西汉季布的名声,为自己取了这个名字。在年轻的时候,他曾游历过成都,听闻张裕的名声,便拜访了张裕。

    那个时候,王布在板楯蛮人中也同样小有名气,并且,其守信善战之名也传到了蜀郡,故此,张裕听到是他,才亲自接见了他。

    张裕是蜀郡人,又姓张,必然于张肃、张松有一定的亲戚关系,很有可能是其堂兄弟。要不然,刘备要杀张裕的时候,诸葛亮站出来,想要为此人求情。

    要知道,张裕可是刘备自己决定在益州唯一一个诛杀的士人。

    像彭羕是因为诸葛亮在刘备面前说此人不堪重用,刘备疏远了他,彭羕才会在马超那里胡说八道,最终引火烧身。而刘备的义子刘封在上庸被孟达和申仪击败后,他并未选择投降魏国,可是,没想到回到成都,在听了诸葛亮的建言之后,刘备才不得不忍痛将刘封赐死。

    足可见,刘备恨张裕恨到了什么程度。

    就是因为张裕此人性格非常强直,有什么就说什么,从来不看任何人的脸色。

    王布见到了张裕,却不想,对方给了他一个活不过三十岁的判词。

    张裕是成都世家大族子弟,何平的父亲听完之后,虽然非常气恼,可是,却也不敢得罪对方,只能把这件事一直隐藏在自己的心里。

    王布年纪轻轻便享誉巴蜀,自认为在板楯蛮人中没有对手,故此,他便没有将张裕的判词放在心中。

    结果,没想到,到了建安元年,张裕预言真得不幸言中了。

    年初的时候,王布突生不知名的疾病,只过了一天便病故了,何义想去成都城为女婿延请名方技的打算也不得不作罢。

    当时,只有王何氏一个人听了丈夫的临终遗言。故此,她把这件事一直隐藏在心中,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之后,等到过了七七,她便一个人带着儿子何平,偷偷变装离开了宕渠县,去了成都府一趟。而那个时候,金珏跟着张辽所率领的偏师,正从颍川郡进入河南尹。

    原本,以张裕在益州的名望,别说是王何氏和何平两个小人物,就算是以一些地方上的小豪族世家族长的身份,都是见不到张裕一面。

    张裕为人相面,一是要看缘分,二是要看来人的名声,而不是对方身份地位和钱财多少。故此,王何氏被挡在张府门外好几天,却始终无法见到张裕本人一面。

    无奈之下,王何氏只好向张裕府上的守门人报上丈夫的名字,并说这是他的丈夫临终前的遗言。那个守门人看到她们母子既可怜,却又如此坚持,便把这番话传递了进去。

    张裕自然记得王布这个名字,恰在这一天,他心血来潮,觉得与这对母子有些机缘,便亲自接见了他们。

    结果,张裕一看之下极为吃惊。这些年,他在益州见过的人当中,除了刘璋哥哥刘瑁的妻子吴氏之外,就再也没有见过比这对母子面相更富贵的了。

    当然,所谓富贵之相,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刘焉找得相士说,吴氏有大贵之相,也就是国母之相,而在张裕的眼中,王何氏虽然没有一国之母的面相,但也是大富大贵之相,只是比不上吴氏而已,而她带来的这个小男孩,将来会成为重号将军。

    所谓重号将军,始于汉武帝时期。汉武帝为霍去病专设的骠骑将军,位次大将军。后来,大将军、骠骑将军、车骑将军、卫将军和前后左右将军为重号将军,其余的将军称号都被称为杂号将军。

    相面,只能根据被相面人的面相来预测此人的未来。

    张裕通过相面,能够预见到这对母子将来必是富贵之人,却无法预见到,究竟是这个孩子给他母亲带来的富贵,还是其他人为他们母子带来的富贵。

    可惜的是,张裕并未在金珏穿越之前,看过他们母子的面相,不然的话,他会更吃惊,因为,王何氏和何平的面相在这一年中有个惊人的改变。

    当时,张裕对他们母子的判词,只告诉了王何氏一个人,她并没有把这件事全都告诉儿子,即便,她知道自己的儿子知晓聪慧,像极了他的父亲。

    “娘,您怎么能够这么说呢”何平没想到他娘居然有这样的念头,难以置信地看着母亲,惊愕万分地质问道。

    王何氏拍了拍儿子的头,惨然问道:“傻儿子,你自己也说了,现如今,整个巴郡都已经打乱了套,我们母子贸然离开此地,万一要是在半路上遇到了乱兵,怎么办”

    “这”何平听完,也是一愣,他之前光想到自己和母亲可以趁着各部落出兵的机会,趁机逃离宕渠县,可是,他却忽略了战乱中逃散的败兵对地方上的影响。

    无数想法在小何平的小脑袋瓜里转了上百圈,最终还是决定,一定要趁机离开。

    想到这里,何平用坚定的目光直视着自己的母亲,说道:“母亲,不管怎么说,这次机会难得,姓朴的和姓杜的已经觊觎您很长时间了,这一点,儿子虽然年纪小,却也很清楚。若是不趁机离开,儿子我的小命难保啊”

    何平说得是实话,何平能够活到今天,除了外祖父何义的庇护之外,还有其母尚要为王布守孝,若是等到一年的孝期结束,朴胡或者杜霍强娶了自己的母亲,他们二人怎么可能话会容忍被自己暗杀了的王布的儿子还活在世上呢

    何平接着又说道:“趁着这段时间,我去劝服我们王家的族人,趁着外公出兵的时机,我们和王家的人在半路上逃走。至于逃向何方,儿子也想到了,就逃到汉昌县去。以前从宕渠县离开的句氏也是我们板楯人一族,当初,他们就是无法容忍七大姓一直欺凌其他部落才选择逃离宕渠县的,他们必然会接纳我们的。”

    汉昌县是巴郡中第二个板楯蛮人的聚居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