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9 好坏参半的消息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议事厅中的众人,也包括张松闻言,全都大吃了一惊。

    赵韪亲笔写的信,朴胡和杜霍写的劝诱文书,很快就被交到刘璋的手里。

    刘璋半是质疑,半是忐忑地看完了这两封信,整张脸已经从方才的铁青色,变成了现在的绛紫色。

    看完之后,刘璋让手下将这两封信直接交到了张松的手里,再明显不过,在座的诸人当中,只有张松猜到了这个结局。

    很明显,赵韪是出于门户之见和朝廷派来的那个使者对他的轻视,才没有选择在这个时候,与板楯蛮人合流的。

    可是,这都不是刘璋关心和在意的,真正让他关心和在意的正是朝廷派来的使者居然没有到成都来见他这个虽然暂时还没有被朝廷正式任何、却是实际上的益州正牌刺史。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原因很简单,曹操看不起刘璋。

    就算是金珏没有制作那个诸侯榜,世人也都明白,汉献帝跑到曹操那里,也只是个傀儡罢了。所谓朝廷派来的使者,其实就是曹操派来的使者。那个使者的脑子有些不正常,既没有来见自己,也没有见赵韪,反而去见了两县的板楯蛮人。

    “哈哈”却没有想到,迅速看完这两封信的张松,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

    张肃见状,急忙伸手拉了弟弟一把,喝问道:“二弟,你是疯了不成,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岂能在主公面前如此失仪”

    “无妨,子乔想笑就让他笑吧曹操这个阉竖之子,实在是可恨至极,这一次,孤的面子全都已经被他剥尽了。”此时的刘璋却不在意的冲着张肃摆了摆手,咬牙切齿地骂道。

    终于笑够了的张松,冲着刘璋一拱手,含笑说道:“刘使君,您不必如此生气。曹操此举虽然有蔑视您的意思,可是,他却没有想到,此举完全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那位使者没有联系赵韪,等于就是把板楯蛮人放在了与整个益州各方势力为敌的境地。

    当然,张鲁有可能转投他们一方。可是,赵韪必然会在三巴与他们互相敌视,甚至因为赵韪斩杀了他们的使者,演变成为互相敌对,进而交战。那么,接下来,赵韪未必就有空出兵进攻蜀郡了。这个消息其实对刘使君您来说,暂时是有利的。

    两县板楯蛮人的确是骁勇善战,若是我军派军到两县去清剿他们,甚至都有战败的可能。但是,板楯蛮人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兵力不。何况,一旦到了城池攻防战,他们的战力会被城墙削弱大半。

    不过,刘使君,这下子三巴彻底陷入呆了混乱之中,这对金珏军也同样是极为有利的。不管是现在进入巴蜀的金珏军,还是即将从汉中郡增援而来的金珏军,他们只要不管三巴的各方势力,只坚守阆中县一县之地。等援军进入新都县,蜀郡和成都城就危险了。

    到了那个时候,刘使君,您该如何选择呢”

    张松的话,说完,议事厅内立即变得鸦雀无声,只剩下少数几个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之人粗重的呼吸声扰乱着在场众人本就难宁的心绪。

    “唉”沉默了很长时间,刘璋认真地看着张松的眼睛,沉声问道:“子乔,你说孤应该如何选择呢”

    “刘使君,想必您话也知道,金珏军是去年六七月间才正式建立起来的。金珏用一群散兵就攻下了盘踞在枹罕城已经十余年的宋建,当然,有人会说,枹罕城只是边郡上的一个小城而已,不足为道。可是,当张鲁第一次派出两万大军进攻略阳县的时候,你们知道具体的战果吗

    其实,张鲁那厮根本隐瞒当时的战况,真实的情况是,汉中军两万名士兵,连金珏军的面都没有碰到,就被金珏使用计谋迫降。这件事的原委,也是我最近从张鲁身边的一个亲信那里买来的消息。

    接下来,金珏军六七万顿兵于阳平关下,世人其实都在等着看金珏的笑话。尤其是我们益州人,都非常问清楚一件事,在阳平关下,就算是有十万精兵,也很难攻破这座关城,就如同我们的大剑关一样。可是,金珏独辟蹊径,从汉中郡东部突袭进入了汉中郡腹地。

    还是那个张鲁身边的亲信说得,金珏军只用了一夜的时间,就让南郑县县城易守。随即,张鲁就被赶到了巴郡之内。

    刘使君,成都城很大,金珏军想用同样的方法在一夜之间就拿下成都城,自然是不可能的。可是,金珏真得就会按照我们所想的那样行事吗

    金珏到目前为止,打仗的时候的确是惯用夜袭战,可是,他所使用的计谋和出兵的方向却全都是天马行空,让人难以预测。张某无能,实在是想不到金珏下一步的计划。若是其他诸侯处在金珏军的位置,我还能给刘使君您出上上中下三个计策。

    可是,面对这个向来不喜欢按照常理出牌的金珏,我认为,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刘使君立即投降于他。这孩子其实极重情谊,到时候,他一定会给你安排一个妥善的地方。我听说,马腾军之前出兵突袭了略阳县,金珏军一把火把整座县城夷为平地,如此以来,两军必然是已经撕破了脸。

    刘使君您若是能够主动投降于他的话,他未必就不会让您接替马腾,当一个凉州刺史或者雍州刺史。”说完,张松一脸地轻松地开始品尝起面前的美食,看他的样子,一点都不着急。

    其实,现在的张松心里已经也没有什么可着急的。因为,他心里已经认定,以刘璋的本事,必定是敌不过金珏的,战败只是早晚的事情罢了。

    更何况,如今整个三巴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张任、黄权、吴懿,甚至是赵韪的军队不是被金珏军隔绝在外,就是被阆中县的金珏军或者板楯蛮人所牵制,根本来不及回援成都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