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9章 迟来的善意

作品:《来自大宋的情人

    大白天的,是什么厉害的鬼?

    可是,当我静下心来寻找它的时候,却又消失不见了。

    真是奇怪啊!

    就在这时,我听到外婆喊我,说外面有人找。

    我连忙走出去,却看到郭晓佳站在外面。

    她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及膝羽绒服,笑眯眯地站在外面。看到我就惊讶地叫了起来:“哎呀,红豆,你的脸怎么这样啊!”

    我摸了摸我的脸,一触就隐隐作疼,知道脸上还没有完全消肿。

    外婆和舅舅明明看到我的脸这样,都只字不提,可是现实是残酷的,总会有人不留神就会告诉你。

    就好像郭晓佳,其实并没有恶意。可还是戳破了他们善良的谎言。

    我摸摸脸笑了笑问她:“你来找我有事吗?”

    郭晓佳看了看左右问道:“我能进去吗?外面好冷啊!”

    “嗯,对不起啊,你进来吧。”

    我连忙让她进来坐下,外婆听说有客来了,又连忙倒了一杯热茶过来。

    郭晓佳捧着热茶,好奇地抬头看了看外婆家的房子,然后问我:“你怎么不回赵先生家了呢?发生什么事了吗?赵亨也住进医院了。我是问他才找到你这里的。”

    我对她笑了笑,含糊地道:“快过年了,我也不能老住在他们家吧,你这次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郭晓佳也明白有些话我不方便说,聪明的没有追问下去。她喝了两口热茶,然后犹犹豫豫地对我说:“我前两天梦到了杏儿。”

    我点了点头,看着她,鼓励她说下去。

    郭晓佳回忆着说:“这次和从前不一样,杏儿这次居然在梦里和我说话了。她和我说,她一直想找你,可是就是找不到你的人。她想告诉你一件事情。好像很着急的样子。我问她是什么事情,她说她们老板的妹妹要害你。”

    我笑了笑,苦涩的说道:“你替我多谢杏儿,她有心了,这件事现在已经过去了。”杏儿也许不知从什么地方得知了吴君要害我的消息,只可惜还没来得及告诉我。

    现在想来,这一连串都是已经计划好了的。

    张帆利用了宋真约我出去,在商场的洗手间里绑架我,将我关到有粪坑的屋子里,到了晚上,又通知了赵先生和赵亨。只是不知,宋真在这里面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郭晓佳带着歉意地说道:“真对不起,我还以为可以帮到你,没有想到晚了,早知道……”

    我摇头说道:“没用,即使杏儿告诉了我,他们还会用别的办法。”像吴君这种女人,从没有人和她对抗过,也许因为我三番两次的对她说话毫不留情面,她就对我记恨在心了!

    对我报复很正常,可是连带着害到了一恒,就是我绝不能容忍的了!

    郭晓佳又说:“我已经找到了新的工作,马上也要搬出去住了。我昨天去医院看了赵亨,赵亨让我把你的东西给你。”

    她从身上掏出我的手机放在桌子上对我说:“你没有手机,他住在医院里也联系不到你,他说等他好了还要来找你的。”

    我看着这个手机没有说话。

    赵亨还来找我?他还来找我干什么?难道他不恨我和一恒?

    郭晓佳的眼睛一直注意着我,又说:“赵亨说我要是把电话还给你,让你马上给他打个电话。”

    我点了下头说:“嗯,好吧,我一会儿就打,你吃了饭吗?要不就在我家吃饭吧。”

    郭晓佳摆手笑道:“不用了,我还赶着回去整理东西,明天我就搬到新的房子里面。你要是有杏儿的消息就告诉我啊,我先走了!”

    我点点头,也不留她,送她出了门。

    我站在门口,看着郭晓佳离开我家后就立即掏出了手机打电话。

    过了没一会儿,屋子里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外婆高声喊着让我去接电话,我走过去,想挂断,想了想还是将电话放在了一边。

    电话显示是赵亨的名字。

    我看着电话上他的名字,心里想,他还给我打电话作什么呢?是要骂我一顿?

    外婆湿着手走出来,诧异地问我:“红豆啊,你电话响了怎么不去接啊?”

    我随口答了一句:“不用接了,骚扰电话。”

    外婆哦了一声,又转身进了厨房。

    趁着电话自动挂断的时候,我连忙将手机设置成了静音,然后把它放进了房里我的枕头底下。反正这段时间也不会有人找我,我也不想见人。

    我和外婆一起在厨房里忙乎了整个下午,终于到了傍晚。

    外面响起了汽车的声音,我走出去,就看到舅舅下了车。

    他居然把舅舅带回来了,这点让我实在意外。

    外婆很高兴,连忙对他说:“在田啊,正好饭菜都好了,赶紧来吃饭。”

    我看了看舅舅,身上明显挨了打,脸上也有几处地方青淤了。看来吴君让人对舅舅动手了。

    外婆也注意到了舅舅身上的伤痕,难过的说:“这可怎么办啊。你欠下那人那么大一笔钱,这怎么还呢?”

    舅舅安慰外婆说:“妈,您不要担心,他们要的无非就是钱,真要是把我打死了,连钱都落不到了。”

    “可我们到哪里去变出一大笔钱来呢?”外婆说着说着眼睛都湿润了。

    舅舅也叹口气没说话,是啊,30万对于我们来说就已经是一笔巨款了,更何况100万。

    吃完饭之后,天色也黑了,外婆就留他在家里住宿一晚。

    本来他要推辞,说还是连夜开车赶回去,也不知怎么的,我突然鬼使神差地开口说道:“要是你没什么事,就留下来吧,这黑灯瞎火的赶路太危险了!”

    他听了,喜形于色,连忙答应道:“没事没事,我现在完全没事。”

    看着他这样,我的心里又觉得可怜。转念又想,这也是他自找的,前20年没想到我。怎么现在又想到来找我了呢?

    我甩手进了我的房间关上门。

    我从枕头下拿出手机,打开一看果然已经没电了,看来赵亨打了无数个电话吧。随手我就把手机扔在了抽屉里面,又拿出那个圆盒,抱在手里。

    我睡在床上,把圆盒抱在怀里,真希望这个圆盒能帮我去见一恒,不是说这个圆盒是我和一恒的信物吗?不是说这上面有我们两个人的血契吗?为什么我现在要见一恒一面就这么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