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98章 你是人是鬼

作品:《来自大宋的情人

    朱氏瞪着我睡:“你去干什么?”

    “我去干什么需要和你说吗?”真是莫名其妙!

    朱氏脸上带了一丝疯狂,紧紧揪住我的衣服说道:“他如今和金国公主正是好的时候,你何苦去插一脚?”岛何杂亡。

    这话太令我生气:“什么插上一脚?你懂什么?我和一恒之间的事情无需你来插手。”

    朱氏不住冷笑:“我为什么就不能插手?从前你在王府的时候就霸占着王爷的宠爱,就连你走了,都要占了王爷的心。我好不容易有了机会,都被你破坏了,你还想要破坏我的事情吗?”

    “我破坏了你的什么事情啊?”我更不解了!

    朱氏看着我也不说话,只是恨声说道:“我是不会给你机会的。总之你今天别想从我这里过去。”

    我也气了,想起曾经使用过的定身符,虽然眼前无笔可以画符,但是对于她,说不得也只有试试了。

    我在心里默念了三遍定身咒,并起双指陡然伸出,点中了朱氏的额头。朱氏立即定在原地,一双眼珠子不停地乱转,焦急得很上火的样子。

    我立即抽身快步移去。

    发生了这件事,实在是耽误了我的时间。

    很快就到了国师宗翰的地盘。我笔直朝着中间最大的几顶帐篷走过去。

    帐篷的前面都守护着士兵。

    我飘身进入一间帐篷,没想到这里住的是宗翰。此时的他正卖力地在一个女人身上耕耘着。我立即蒙住眼睛。转身出去。

    我又进了隔壁一间帐篷,一进去就看到了一恒。

    黑夜里,他睁着一双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轻轻在他身旁蹲下,痴痴地看着他。也只有在此刻,我才能肆无忌惮地看他。

    我想伸手去握住他的手,可惜他完全感觉不到我。

    让我感到高兴的是,一恒独自一人睡在这里,旁边并没有看到朵宁柚。

    是,我很担心,担心我看到一恒和朵宁柚在一起的画面,我会受不了!

    好在朵宁柚并不在旁边。

    可是朵宁柚去了哪里呢?

    这时,帐外传来了说话声。

    是朵宁柚的声音:“谁说的?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和这个恽王成亲呢?”一恒的脸上顿时透出吃惊的神色。

    伴随着朵宁柚的声音,她的人也像一阵风一样的冲了进来。

    她浑身上下穿着一件火红色的金国衣服,乌黑的头发刚刚洗浴过,湿湿地贴在脑后!

    她眉目骄横地瞥了一恒一眼,好奇的问跟在身后的侍女:“这就是我今晚打算共寝的男人?”

    侍女听了这话吃了一惊,惊讶地看着朵宁柚,结结巴巴地说道:“是、是的。”

    朵宁柚轻轻挥了一下手说道:“退下吧。”

    侍女立即点头退下。

    大帐里只剩下朵宁柚和一恒两人。

    朵宁柚狐疑地看着一恒,突然说道:“你就是大宋的恽王?”

    一恒双眉微微一皱,依然没什么波动地说:“我以为,公主应该早就知道了!”

    朵宁柚上下打量着一恒说:“我只是感到奇怪,你是不是给我施了什么巫术?要不然,为什么我的侍女说我一见到你就喜欢上了呢?事实上,我现在也没有怎么很喜欢你啊!”

    朵宁柚的话让我吃惊极了。随即看向一恒。

    只见一恒镇定地说道:“一切但凭公主做主,一恒也从未奢想过能得到公主的青眼。”

    朵宁柚却鄙夷地笑道:“口是心非的男人,可见你们大宋男子就是没有我们金人坦率!”

    我气愤地看着她,心里也奇怪她怎么会这种表现。

    眼角间,突然看到朱氏悄悄地飘进了帐中,一下子就贴在了朵宁柚的身上。

    朵宁柚的身子突然一震,看向一恒的眼神也随之改变,不再是鄙夷骄横,而是脉脉情意。

    她主动拉住了一恒:“王爷,我们就寝吧。”

    一恒吃惊地看着她,对于她的改变也感到不解。

    我明白了,朵宁柚被朱氏附了身,所以才会对一恒一见倾心!

    朱氏的怨念可真是大啊!

    难怪她要拉住我,说我会坏了她的好事。我该不该阻止呢?

    我犹豫不决,此时,耳边却传来一声清脆的叫喊声,这声音分明是香云。

    是啊,我都差点忘了我真正要来是为了香云了!

    我立即飘了出去,沿着声音传来的地方闯进去。

    宗磐一手箍着香云的手腕,一手痛苦地捂住胸口。他身体赤裸着,胸口的血已经染红的手掌。

    而香云,身上的衣服虽然穿戴整齐,佩饰一概全无,头发散乱着,脸色也是苍白。

    宗磐愤恨地瞪着香云,怒道:“你要是不愿意,刚才为什么刻意取悦我?”他的血不住下流,呼吸也喘急起来。

    香云仰着小脸,眼睛都要喷出火来:“我只恨我力气小,不能一刀杀了你!”她咬紧牙齿就想夺走他手里的匕首,却被宗磐一下子推倒在地上。

    这时,早已经从外面涌进了数个人。

    宗磐的亲兵紧张地跑进来,看到宗磐身上的血渍吓了一跳,连忙叫人去请大夫。

    他转身看着香云,拔出腰间的刀,骂道:“竟然敢刺杀大皇子!”一刀就要劈下,宗磐突然喊了一声:“慢,不许伤她!”

    亲卫又惊又疑地看着宗磐,慢慢收起手中的刀,还刀入鞘,惊疑不定地说道:“大皇子,您?”

    宗磐一口截断他的话,眼睛依然死死盯着香云,嘴里大声喝道:“我说别杀她!”

    亲卫吓了一跳,立即答应,又命令手下绑了香云。

    这时,宗翰、朵宁柚也已经赶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一恒、大夫等人。

    宗翰看到地上滴着的血迹,也吓了一跳,看到绑着的香云,也明白了事情。

    他冷着脸走到香云面前,“啪”地一声狠狠打了香云一掌。

    香云的嘴角立刻被打出血来。

    宗磐神色痛苦,大夫连忙上前为他包扎伤口,此时听到宗翰掌掴香云,宗磐立即叫了一声,脸上露出心疼:“国师,请不要伤了她。”

    宗翰立即回头,生气地瞪着宗磐说道:“大皇子怎么可以这般妇人之仁?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你想要什么样的没有?”

    宗磐讪讪地,仍然分辨道:“留她一条命吧!”

    宗翰忽然冷笑。对着香云说道:“既然不愿意伺候大皇子一个人,那就让你和前日那女人一样,慰劳我们所有的士兵吧!”

    香云浑身一震,惊骇地抬起头来。

    宗磐也不赞同地说道:“国师,不可!我不同意!”

    宗翰面无表情地说道:“由不得你不同意。皇上将你交给我,我不能让你有任何闪失。适才差点就要酿成大错。我不会让事情重演。”

    他挥了一下手,不顾宗磐的反对说了声:“带走!先把她给我关在柴房里,等明天白天我来处理!”

    宗翰的亲兵强行将香云带走了,宗磐眼睁睁看着却没有办法。

    一直在一旁漠视这一切的朵宁柚此时才走上来,关心地察看宗磐的伤势,嘴里埋怨宗磐:“怎么也不小心一点?”

    宗磐只是苦笑着不做声!

    一恒始终伫立在一旁置身事外,始终不发一言。

    我无暇他顾,只能匆匆随着香云而去,到底该如何解救香云?

    宗弼已经答应过我会留下香云,我能相信他吗?

    我想回去,赶快回去!我要找到宗弼,让他想办法救了香云。

    万一耽误了时间,到了明天白天,宗翰就会让所有的人来凌辱香云!

    刚才宗翰说的话香云都听到了,香云的性子比朱氏更烈,我担心她今天晚上就会出事!

    赶回宗弼的大帐里,里面灯火通明!

    我心中暗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闪身进去,却看到宗弼和蔡氏已经醒来。宗弼沉着脸盘膝坐着,蔡氏却拍着我的身体不住轻声叫着我!

    我的身体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身上的衣服已经解开,就好像一个死人一样躺在那里!

    糟了!恐怕被他们发现了!

    我连忙扑了上去,终于回到了我的身体里。

    睁开眼睛,我装作刚睡醒的样子揉着眼睛问蔡氏:“干什么?”

    蔡氏惊恐地看着我,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道:“你、你是人是鬼?”

    “胡说什么?我自然是人!”

    宗弼的声音此刻响起来:“刚才喊你好几声,你怎么就是不答应?”

    我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说道:“我睡着了啊!”

    宗弼冷笑了几声,然后走了过来,蹲在我的身边,眼里的怒气立刻卷了过来:“睡着了还是死了?你到底是人是鬼?”

    “我自然是人!”我恼怒地拍开他的手,掩好自己的衣服:“你要不信,明天请个道士来做法?现在也可以看看墙上有没有我的影子。都说鬼是没有影子的,这点你还不知道吗?”

    宗弼不相信:“刚才我解开你的衣服,你可是动都不动一下,平时我动你你都吓得像个鬼一样,我就奇怪,今天晚上怎么睡得这么沉。早知道你现在这样伶牙利齿,我刚才还不如把你要了,不过是恶心自己好像在奸尸一样罢了!”

    他眼中阴云密布,对我强烈的不信任。

    我无法,可是我万万不能对他说出真相,只有装作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