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04章 面首?

作品:《来自大宋的情人

    用过晚饭之后,我借口去井里打水洗衣服,悄悄离开了宗弼歇息的院子。

    因为心里一直记着赶快见到一恒,我竟然没注意到我的身后有人跟踪我!

    哪里最偏僻,哪里就是我和一恒约定见面的地方。

    我径直走向县衙后面,这里果然僻静地很。

    面前是一处柴房,柴房旁边居然真的有一口井。

    我将木盆放在地上,打水洗衣服,边洗边等着一恒。

    就在我洗衣服的时候,突然有人冒了出来,是一个金人的将领。

    他嬉皮笑脸地凑上来说道:“美人儿,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来,大爷和你一起乐呵乐呵。”

    我立刻站了起来,躲到一旁,警惕地看着他,警告他:“你不要碰我,我是四太子的人,你也不怕四太子杀你吗?”

    宗弼,你也就只有在这个时候派得上用场了!

    没料到这个将领不是宗弼的手下,可能是国师宗翰的手下。他分明喝了一点儿酒,一口的酒气,红着脸对我说道:“四太子怎么了?见了我们国师和大皇子还不是要让一步,你是他的女人,那正好,尝尝四太子喜欢的女人是什么滋味!”

    他说着说着一下子就扑了上来,我拔腿就要逃,他身形更快,一下子就拉住我的手臂,将我按倒在地上。

    我气愤地对他又踢又抓,狠狠地抓着他的脸。他没有躲过去,脸上一下子被我抓出了几道血痕!

    他生气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愤怒地对我打了一掌。

    我的嘴角一下子被他打出血来。

    “放开我!”我大声呼喊着,希望能有人听到我的声音赶来救我,可是这个角落太偏僻了,根本就没有人过来。

    我的衣服被撕开,他死死按住我的双手,将我制住。

    我拼命挣扎,奈何他的力气太大,我压根就不是对手。

    他一手按住我,一手快速地解开了裤子,淫秽的笑脸在我的眼前晃荡,我恨不得一刀杀了他。

    突然,他停止了动作,吐出一口长长的气,睁大了眼睛趴在了我的身上!

    我的面前出现了一恒,他好像天神一般地降临。他一脸焦急,将我从地上拉起来,紧紧抱住,嘴里喘着粗气:“对不起,寅娘,对不起,是我让你久等了。是我让你受了惊吓。”

    我也抱住他,泪水也忍不住滑落出来。

    地上的家伙后心上插着一把匕首,这把匕首正中要害,这家伙才能一击毙命!

    我不禁又担心起来:“这人要是死在这里,被他们发现了,会不会查到我们身上啊!”

    一恒安抚我说道:“别担心,我来处理。”

    他走过去,将这个家伙的尸体拎起来,然后走到井旁,将这个家伙塞进了井里,只听噗通一声,井里发出空洞的水声。

    一恒松了口气说:“好了,这下谁也不会找到他了,没人会想到我们身上的。”

    就在这时,又传来一个人说话的声音:“真的不会有人知道吗?呵呵!”

    朵宁柚带着一名侍女,从夜色中走了过来。

    她身边的侍女提着一盏红色的灯笼,朵宁柚穿着一件红色的裙子!

    她慢慢走近看着一恒,看了好久好久才幽幽说道:“恽王,你就是这样对待我的一片痴情?你明明和我说你忘了你的王妃,这么晚却还在和你从前的王妃幽会?这就是忘了?为了她,你甚至还杀了我大金的一名好男儿!”

    一恒不禁高声辩驳:“什么好男儿,他意图凌辱寅娘,我怎么可以容忍?”

    “这么说来,你的心里还是有你的王妃的。”

    朵宁柚的脸色煞白,眼睛明亮而锐利得盯着一恒。

    她慢慢伸出一根手指,戳着一恒的胸口,一字一句地问道:“你说你的姐妹们很可怜,我就派人传话不许有人随便欺凌他们,还给她们好吃好喝。你说看不惯有人买卖宗室女子,我遇见了,总是拦下来,逼着我大金的将领纳她们为妾。你看不惯有人强抢百姓的财物,我也帮你传令下去,不许他们扰民。你还说要禀明你的父皇和我的父皇,要在他们的见证下和我成亲,成亲了之后才肯碰我,我以为你是尊重我,也依了你的。现在看来,你都是在拖延时间,你的心里根本还在想着这个女人。好,既然这样,我也不会给你留情面。来人啊!将我把这个女人拖下去,交给我大金的将士们,让他们去享用她的身体吧!”

    一恒的脸顿时变色,情急喊道:“公主千万不可,我求公主了!”

    朵宁柚歪着脑袋,一双眼睛冷若寒冰,却又带着盛气凌人的媚色,她涂得殷红的嘴唇缓缓说道:“求我?就要有求我的样子,这个女人,她的下场如何,都是我的一句话。你的心里应该很清楚,也在于你的表现。”

    一恒痛苦地说道:“公主,天下男儿这么多,你何必非要为难我?”岛台记巴。

    朵宁柚轻笑了一声,上前主动抱住一恒,一只素手摸着他的脸,她的脸上有一种梦幻般的神情,嘴里说道:“我做梦都看到你和我在一起。你帮我画眉,你帮我宽衣。我还梦到你亲我,你说我是不是着了你的魔了?从前又不是没有男人,怎么偏偏就是放不下你呢?”

    她好像没了骨头一般地附在一恒身上,腻声说道:“今天晚上,我就看你的表现。暂时让人就把她关进这间柴房里。”

    一恒没有说话,他只是看着我,黑夜里,火红的灯光照亮了他的脸,他的一双眼睛,充满了悲哀!

    朵宁柚再次腻声问他:“怎么?你不答应?那好,我现在就让人……”

    他毅然说道:“好,我答应你。不过你让我单独和她说两句话可好?”

    朵宁柚脸上露出不愿,一恒马上又说道:“公主只需退后十步就行,我只和她说几句话。”

    朵宁柚迟疑了一下,往后退了几步。

    一恒立刻靠近我,小声地对我说道:“寅娘,你记住,明天晚上三更时候,你和珠儿一起在县衙府的后门等着,记住,千万不要耽误了时间。”

    我点头,一恒又对我说:“香云的下落已经找到了,就在我们后门的一拨的队伍里,我已经让人救她出来了,你不用担心。”

    朵宁柚高声说道:“说完了没有!”

    一恒忙答道:“完了!”他走近朵宁柚,开口恳求道:“公主,这里太偏僻了,公主不如将她带到公主院子里关起来,总比这里好。请公主开恩。”

    朵宁柚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点头说道:“也好,关在这里,她要是跑了,还会坏我的大事。”

    我被关在了朵宁柚院子的一间屋子里。

    她们连被子都不给我一床,幸好这时已经快到五月,天气也慢慢暖和起来。

    我在房间里胡思乱想,不禁想着一恒今晚会怎样?难道他真的要和朵宁柚睡在一起?

    我的眼前不禁浮现出他亲吻朵宁柚的场景,想着朵宁柚和一恒在床上亲热缠绵,心里就气得发苦!可是这有什么办法?谁让大宋输给了金人?谁让我们现在都身为俘虏?

    即使一恒和朵宁柚有了关系,我也怪不了他,他是为了救我才这样做的。可是明知道这个道理,为什么我的心里还是难受呢?

    黎明渐渐到来,我从寒冷中醒来,身上已经披了一条毛毯!是谁?是谁进了这间房给我盖上了这毛毯?是一恒吗?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有人开了锁,打开门。是朵宁柚的侍女,她冷冷看着我说道:“出来,四太子来了!”

    我连忙整理了身上的衣裙,跟着她来到了前院。

    宗弼带着蔡氏站在庭院当中,看到我,虽然脸色没有表情,可是一双眼睛恨不得吃了我!

    他冷冷说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偷溜到这里来,看来我的确是太纵容你了!”

    我急忙分辨:“不是,我也想回去的,可是被他们关起来了!”

    大门突然打开,朵宁柚穿着一身大红的裙子,满面春风地站在门口,对宗弼说道:“四哥何必生气。我不过是借你的奴隶一用。昨天晚上将她留在了这里,四哥不会怪我吧。”

    宗弼板着脸,很不高兴地打量着朵宁柚。这时,一恒也出现在了朵宁柚的身后。他穿着一身天青色的长衫,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双黑如漆星的眼睛看着我。

    宗弼眉毛一挑,带点讥讽地说道:“看来,昨晚恽王是做了我大金国公主的入幕之宾啰?”他这话明明是讥笑一恒,暗地里是在骂他是朵宁柚的面首。

    一恒没有理他。

    倒是朵宁柚,满脸的羞瑟,带点娇嗔地说道:“四哥就是会开玩笑!”

    宗弼哈哈大笑,又说道:“这事情可喜可贺,恭喜妹妹得一有情郎啊!”他一边说一边用眼睛不住打量我和一恒,眼里有着好奇和试探。

    “正好,我今天置办了一桌好酒宴,请了这真定府有名的厨子。公主和恽王一会儿可不要忘了赴宴啊!”

    朵宁柚顺嘴说道:“宴无好宴,四哥又想玩什么花样啊?”她完全是开玩笑的语气,可是听在我耳里却觉得惊心!我不禁看向宗弼,却实在看不出什么来!

    宗弼大笑:“还是朵宁柚了解我!放心,妹妹,这个宴,我会让你高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