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12章 乌珠夫人

作品:《来自大宋的情人

    我看了看赵亨,还是说了出来:“这是一恒给我的。”

    钟馗更惊讶了:“你去过大罗仙境?”

    我一呆,梦中的那个地方就是大罗仙境?那白云绕着青山,绿草如茵的地方就是仙境?

    “原来,那里就是大罗仙境吗?难怪一恒要在那里休养了?那么这株是……”

    “这就是绛珠草!”

    我的心里不由一阵狂喜,原来这就是绛珠草?一恒将绛珠草给了我!那么是不是只要我得到了令良的眼泪,就可以制成九转阴阳还魂丹呢?

    钟馗摇头叹息着说道:“赵真人用心良苦,你当好好珍惜!还不快去!”

    一阵昏天黑地的晕眩袭来,我觉得自己好像跌入了一个黑洞。

    我在这个黑洞里旋转失重,不但急速坠落,眼前无数景象纷纷快速地掠过,一会是赵亨担忧吃惊的眼睛,一会儿是一恒脉脉含情地对我微笑;一会儿又是茂德帝姬在我身边掩面哭泣,一会儿又是珠儿哭着对我诉说。

    最后,是宗弼豺狼般的目光,恶狠狠地盯着我,甚至晃动着我的身体,对我咆哮道:“只要我不允许,你就不能死。就算你到了阎罗殿,我也要把你捉回来!上天入地,尽我所能,我都要抓到你!”

    我感到实实在在的被人抓住,感到实实在在的被人晃动着身体,我感到耳朵旁边确实有个声音在对我咆哮,在对我怒吼。

    我不禁咳嗽出声,接着就听到熟悉的女声说道:“好了好了,三嫂终于醒了,快来人啊!快去请大夫。”

    “什么三嫂?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没有你们的三嫂。恽王妃早已经被休了,寅娘也早已经死在了黄河里,眼前的女人叫做乌珠。从今以后是我的侍妾!”

    宗弼的声音就好像铜锣,震得我的脑门生疼生疼的。

    我想睁开眼睛反驳,可是眼皮就好像胶着一样,眼前一片黑暗。

    我浑身上下每一根骨头都在叫嚣着疼痛!这种疼痛使我的知觉清醒了难以再入眠。

    我清楚的感觉到有人给我喂水,也清楚的知道有人帮我擦身换衣。还清楚得知道有人帮我换药;夜间的时候,甚至还有男人睡在和我同一个房间里,发出沉重的呼吸声。

    这些情形让我心里大骇,我不禁苦苦思索,自己是谁?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照顾我的人又是谁?

    可是我竟然完全记不得从前的一切了!我就好像一个在黑暗中摸索的盲人!看不清方向,看不到光明!

    我觉得我就是一抹游魂,寄生在一个女人的躯壳上,代替她接受他人对她的照顾。

    我享受着这种照顾,甚至觉得就这样继续下去也没有什么不好。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还是慢慢一天比一天好起来!

    我渐渐可以分辨得出在我身边的几个人的声音。

    整天照顾我的是一名少女,她对我最为全心全意,她们都喊她珠儿。

    还有一名时常来探望我的女子,声音温柔可亲,珠儿唤她做二姐,下人又称呼她为夫人。

    还有一名最重要的人,是一个男人。这个男人经常陪伴着我,日夜栖息在我的房里。他是最关心我的人。

    他经常喂我喝水喝药,时刻询问我的情况;他威严不可侵犯,其他人都很害怕他,每次回答他的问题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

    这个男人!她们称做四太子!!!

    四太子?

    他是谁?这样疑惑的时候,我眼睛自然而然就睁开了!

    我置身在一间宽大的房间里,这里窗几明镜,陈设简单。可是我睡的这张床却是缕空刻花,雕饰精美的拔步床。

    一缕阳光从窗外投射进来,细小的灰尘在阳光里飞舞旋转!

    窗外一棵参天的大树绿荫如盖,遮挡了大部分的阳光!我的身边是一名十六岁的少女。

    此刻,她单手支着脸颊正在打瞌睡!

    她的脸庞熟悉极了!我却不记得她是谁?

    我想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是趴在床上的,我想动弹,背后却传来一阵剧痛,好像整个背部都要裂成两半一样!

    我不禁发出一声痛呼!

    少女的眼睛立刻睁开,和我眼对着眼,看到我,她的眼睛立刻睁圆了,随即唇边绽开一个微笑。她惊喜地叫起来:“姐姐醒了,姐姐醒了!”

    瞬时,从外面涌进来好几个侍女打扮的女孩,她们看到我,叽叽喳喳地说道:“快去禀报四太子!”又有人说:“快去请大夫!”

    还有人说:“快去,大夫说过,小夫人若是醒了,一定会感到肚子饿的,快去准备清粥!”

    一时之间,吵吵闹闹地,我不禁皱眉,感到无比心烦地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就听到有人报到:“四太子回来了!”

    一时所有的嘈杂声立刻安静了下来,随着重重的脚步声,一个男子低沉的声音传入耳里:“我听说乌珠夫人已经醒了,怎么回事?”

    他来到我的床边坐下,我感觉到床立刻陷了下去。

    有人回道:“刚才,刚才确实睁开了眼睛!”

    他没有说话,周围安静极了,和刚才的嘈杂简直是对比鲜明。

    良久,听到他说道:“行了,我知道了,你们都下去吧!”声音里有着一种无尽的疲惫!

    随着轻轻的脚步声,我知道旁边那些人都出去了!

    我的心不禁微微触动起来!虽然我还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可是他关心着我,这点却是毋庸置疑的。

    我依然闭上眼睛,可是他的手随即触摸上了我的脸颊!

    他的手粗大宽厚,掌心里微微有着老茧。他轻轻抚摸着我的脸。我听到他在叹息:“都已经睡了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是没有醒过来呢?”

    他叹了口气,又自言自语得说道:“不管你是怎么想的,这一生,我再也不许你离开我身边了!”

    我的眼睫毛不禁眨了两下,他的手掌也停在了我的眼睛之上。

    他一定也察觉到了吧!

    无法再装下去,我只有慢慢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一个浓眉高鼻,目光如鹰一般锐利的男人。他看上去沉稳老辣,手握重权。

    我怯怯地看着他,这个人是谁?四太子又是什么人?

    看到我睁开眼睛,他眼里露出一抹欣喜,随即又化为无形。

    “你醒了!”

    我迷惑地看着他,却不知该对他说什么。

    他随即笑着对我说道:“不急,不要急着说话,只要你醒了,一切可以慢慢来……”

    他好像知道我一切都记不清楚一样!

    我皱着眉头苦苦思索,却还是想不通。

    随即,我就放弃了去想这个问题。

    睁开眼睛之后,我慢慢明白了我身在何处。

    我是在大金国的上京四太子的府邸里,我是四太子的夫人乌珠。

    可是,一个身处后院的妇人,为什么身上会有箭伤?

    我的肩头和后背上都有着箭伤,尤其是后背的箭伤更加严重。即使铺上最柔软的被褥,它还是使我整整一个多月的时间都不能正常躺着睡觉,只能趴着睡觉或者侧着睡觉。而由于右肩膀处还有伤,这个侧就只能单一的侧着左肩来睡了!

    我问过侍候我的人,她们都一致告诉我,我是被大金国的仇敌,大宋人掳去,以我为人质要挟四太子,我的箭伤是四太子在营救我的时候,大宋人赐予我的。所以我应该恨大宋人。

    只是,在听到这番说辞的时候,我在珠儿的眼里看到躲闪的目光。

    珠儿和她们不同,他们说,珠儿是我的妹妹。可是我感觉得到,这些婢女丝毫不尊重珠儿。

    自我醒后,四太子天天来我房里,日夜和我呆在一起。

    晚上,当他沉重的呼吸声在我的耳边响起的时候,我呆呆的想,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我的心里有着疑惑,似乎有很重要的东西被我遗忘了!可是偏偏我记不起来!

    如果我是金人,那么我的父母是谁?我的亲人又是谁?为什么我看着这些金人,心里却丝毫没有一点亲切感呢?

    四太子白日里不在府里,我渐渐可以下床走动。

    已经是七月盛夏的天气,睡过午觉之后,我再也不想呆在房里,对珠儿提出去走动走动。

    珠儿迟疑了一下,看了看旁边侍候的另一位婢女。

    这名婢女是金人,叫做月哥。她听了以后,脸色平静得看了我一眼,开口说道:“小夫人伤势还未痊愈,若是想出去走动,还是等四太子回府以后问问吧。”

    我的心里立即愤怒了,这哪里是为了我的伤势?分明是在关押犯人!

    为了表示愤怒,我闭上了眼睛,不吃也不喝,一直等到四太子回府。

    每日里,只要他回来,必定是要到我房里来看我的。

    到了晚间,果然传来了他的脚步声。

    他在外面询问婢女,问我今天一天的事情,吃了什么,又做了什么。当听到我说想出去而没有得到允许,一直在生气的时候,他沉默了。

    他走进房里。我不理他。

    往常的这个时候,我早已经起身,微笑着等着他,听他说外面的有趣事情,说街上又看到什么有趣的杂耍。谁家的丈夫和妻子吵了架诸如此类的趣事。

    他在我身边坐了良久,我迟迟不转身吗,背对着他。

    许久,他才说道:“好了,别装了,我知道你醒着。月哥是直接受命于我,你也不要生气。既然你想出去走走,明日我让她陪着你就是。”

    我还是没有说话。

    他又问我:“怎么了,你怎么还是不高兴?我不是已经说了吗,明日你就可以出去了。”

    听了这话,我的心里还是有气,我立即起身,瞪着他问:“我是你的囚徒吗?为什么我连要去哪里都没有自由呢?就算宋人再猖狂,这里是金人的上京,难道还会大胆到这里来掳掠我?我又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