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20章 世间最惨的生离——谜底

作品:《来自大宋的情人

    疼,好疼!

    疼痛,越来越让人无法承受的疼痛排山倒海地一般向我冲击过来,我就好像被海浪拍打回海里,巨浪堵得我无法呼吸!我的心脏好像被压碎了一样,喉咙居然发不出一点声音。

    我想呐喊,却喊不出来,想哭泣,也没有一丝力气哭泣!

    我浑身的骨头似乎都被压成齑粉,难以言语的疼痛袭向我的身体每一个角落,我感觉到我好像被绞进了一个巨大的齿轮机关里,每一下压轧对于我来说都是穿彻骨头的疼痛!

    我努力想睁开眼睛,眼前却是一片黑暗!

    我的心好像被人擭住,抓得紧紧的!

    意识却很清楚,自己的手指尖到脚趾尖,每一根细小的骨头都是疼痛的!

    我的耳朵里听到嗡嗡的经文祷告的声音,眼前似乎有火光闪过,却又被一阵金锣的声音打断了思绪。

    我拼命集中思想,经文的祷念声也越来越大!

    我明白,我被人禁锢了!否则的话,为什么我会看不到眼前的景象!

    我仿佛在往下坠落,没有底限的深渊,旁边也没有可以攀附的地方!

    我在寻找一条出路,一条让我挣脱眼前这个束缚的出路!

    我努力集中精神,拼命和压制我的力量抵抗!

    黑暗无边无际,可是我绝不能任由自己坠落。

    我奋力翻了一个身,终于感到了一阵轻松!

    我的眼前慢慢明朗起来!

    我看到寅娘呈“大”字形躺在一个空荡荡的房间里,身体四周都摆满了密密麻麻,无数的油灯!我的头顶上和双手双脚的地方,都放着一个巴掌大的碗,碗里注满了鲜红的液体,发着淡淡的血腥气味!

    在寅娘的旁边,还躺着一个女人,她和我穿着一样的白色衣裳,一样的姿态,闭着眼睛躺在地上!身旁也一样围满了油灯!

    这个女人是月哥!

    她的右手手腕上有个深深的伤口,伤口的肉向两边翻过去,好像小孩的嘴巴一样张着!手腕上还有血迹滑落。

    她的脸色苍白,嘴巴也苍白,没有一点血色!浑身的血仿佛被抽干!

    血,难道那碗里的血是月哥的?!

    完颜希尹盘膝坐在我和月哥之间,闭着眼睛嘴里不停默念,额头上已经是大汗淋漓。

    奇怪的房间里,只有两个躺在地上的人和一个他!

    我不禁一阵恐慌!这是在干什么?

    不,我要出去,我要离开这间房子!

    我拼命地撞着大门,却无效地跌落在地上!

    我不停喊着叫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我的举止就好像一场哑剧表演,如果没人观看,也是听不到任何声音的!

    我冲向完颜希尹,希望能制止他嘴里的祷念,可是还没靠近他,就被一阵金光打倒在地上!

    这阵金光由他身边的禅杖发出,打得我身上疼痛极了!

    我趴在地上,惊恐地看到月哥的胸膛里冉冉升起一颗红色的幽光!

    这颗幽光从她的心脏处慢慢升腾起来,飘逸出她的身体,随着完颜希尹的祷念声,快速地飞进了寅娘的胸膛里面!

    这是在干什么?这样做?月哥会怎么样?

    我愤怒极了!

    真想撕碎这个妖人,可是却发现自己的意识由不得自己,我被他的祷念声牵引着,不由自主地靠近月哥的身体!

    我惊骇极了!想逃,却由不得自己。

    我看到自己化作一道光束立刻坠入了月哥的胸膛里。

    不、不、不,让我出去,我不要在月哥的身体里面!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接着,我看到寅娘的身体又发生了变化!

    在寅娘的头顶和双手双脚处分别放着的五个圆碗里面的血液,此刻竟然缓缓地注入了寅娘的身体里!随着鲜血的注入,原本苍白的身体此刻竟然慢慢被一道红光笼罩,红光越来越盛,寅娘的身体居然睁开了眼睛!

    不,那不是我!

    是的,那也确实不是我,那是寅娘的身体!

    我惊骇地看着这一切!完颜希尹却在此时发出了一声长叹!

    我看到寅娘的身体慢慢转过脸来,看着我,眼里闪出一阵困惑。

    她低声问了句:“法师大人,完了吗?”

    完颜希尹合目低声说道:“嗯,完了!”

    这时,房门被推开,完颜宗弼站在了房门口,他看了一眼我们,然后恭敬地跪在了完颜希尹地面前说道:“辛苦法师大人了!”

    完颜希尹长长叹了口气,非常疲惫地说道:“此事一了,我也算尽全力了,还望四太子不要忘了我说过的话。”

    完颜宗弼沉声说道:“法师大人放心,法师大人的话我一定铭记在心,不敢或忘。”

    完颜希尹又是一声长叹,然后慢慢起身,身形竟然歪歪倒倒,有龙钟老态。

    完颜宗弼立即喊道:“来人,立即扶法师大人客房休息!”

    立刻就有尹始默从旁边闪身出来,相扶完颜希尹。

    完颜希尹竟然也不推辞。

    我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可是却说不出任何话来。

    我想爬起来,可是自己浑身的骨头好像被人折断了一样!完全抬不起手脚。

    完颜宗弼冷冷看了我一眼,抱起了那具寅娘的身体,然后走了出去。

    此刻的寅娘躺在完颜宗弼的怀里,脸上竟然是一付娇羞之态!

    我的心好像坠入了万丈寒潭里!

    完颜希尹用邪恶的法术将我与月哥的灵魂互换了!

    寅娘的身体里如今已经是月哥的灵魂,而月哥的身体里却是我!

    我想呐喊,可是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我陷入了一片黑暗里!

    我又来到了地府,我踽踽而行在阴界的河边!

    凄凉风声呜咽着向我吹来!

    无数的游魂向我扑面袭来,我的脸上感觉到许多冰凉滑腻!

    我站定,低下头思考起自己究竟该如何!

    我的灵魂虽然进入了月哥的身体里,可是却无法代替月哥存活,月哥失血过多,活不了多久!

    可是我如果就这样认输,月哥就会代替寅娘一直在完颜宗弼的身边。

    如果那样的话,赵亨找来,不明内情的他不但会心痛,还很有可能会再次陷入危险。

    不,我不能就这么认输,我一定要代替月哥活下去!

    我毅然回头,继续跋涉,我绝不能在这阴界里浪费时间,我要回到阳间,重新活在月哥的身体里!

    许久之后,我醒了过来,自己依旧躺在那个冰冷的房间里,窗外,一轮月亮静静地照射着我,月光透进来,照在我赤着的双脚上!

    都说月光里的月华可以助人养精蓄气,也可以使妖魅修炼成精!

    如果我是一抹来自异世的妖魅!月神大人啊!请您赐予您的月华,助我恢复我的精气吧!

    我暗暗在体内调匀呼吸,这股气息在我的身体里慢慢游走,流转在四肢!

    被月光照耀的双足慢慢感到了一股暖意,这股暖意在丹田处也开始慢慢流转起来。

    我驱使着这股热流随着我的气息运转我的四肢,在我全身的经脉里游走!

    冰凉的指尖慢慢有了知觉,我的嘴唇开启,呼吸进了第一口空气!

    月光继续照耀着我,我继续吸取着月华!

    夜晚漫长而又短暂,黑夜明亮却又黑暗!

    只是一个夜晚的时间,我恢复了呼吸,只能说是没死罢了!

    一个老婆子拉开门,走进房里,探手在我的鼻子边触了一下,我睁开双眼看着她。

    她吓得立刻丢开手,嘴里咕噜道:“这孩子,命可真大!不是说死了吗?”

    她急忙跑出去喊道:“月哥还没死啊!”

    ……

    我被送回了月哥的家里!

    月哥的父亲早已经死了,只留下一个母亲,见月哥被送回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会哭泣!

    完颜宗弼的人丢下一包银两就走了!

    月哥的母亲拿着那些银子给我买药买补品,非常细心的照顾我。我的身体慢慢地好转起来!

    我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里月哥死了!而寅娘还活在宗弼的身边。

    在梦里,一恒再次找到了寅娘,却被宗弼活捉。

    一恒从此被囚禁在金国的边僻之地,而寅娘却一直在宗弼的身边逍遥!

    我终于明白,一恒在梦中几次未曾说出的真相竟然是如此,此生遭遇靖康之难,是世间最惨的生离!

    这,的确是最惨的生离!

    更惨的是,一恒只有在死后,才知道寅娘的冤屈,而活着的时候,却为此一直耿耿于怀!

    这种遗憾,就是移山填海,也难以弥补这个遗憾!

    也只有再次将事情重新来过,重新推翻,方才能弥补这个遗憾!

    夜里,钟馗再次来到了我的梦中。他叹息着问我:“如今你是不是明白了?”

    我点头。

    我问他:“如果我放弃了求生,甘心作为红豆回到红豆的时间里,是不是一切就会按照从前的轨迹?”

    他叹气说道:“如果你作为红豆回去,恐怕赵亨就要留在这里了,这是一个变数!当初我极力不同意赵亨来此,就是为了避免发生这个变数!好在你没有让我们失望!”

    “你们?你们是谁?除了你还有谁?”

    “这些还没到你知道的时候,时候到了,你自然就会知道。”

    又是这话,我抿了抿嘴巴继续问道:“之前一恒也曾经寻找过寅娘的转世,都没有成功过,是不是都放弃了求生呢?”

    “是啊,所以这次要是再失败了,恐怕真人就要永远做他的阎君了!”

    “真人?真人就是一恒吗?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呢?”

    我不想呆在这个时代了,他有太多伤痛难过的记忆,让我不忍面对。每次看到那些受辱的弱女子,我的心里都会感到无比的疼痛,我也庆幸我活在千年以后,可以不必像她们,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主宰!

    “我想回去了!我可以回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