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26章 意外重逢

作品:《来自大宋的情人

    我只觉得满嘴的苦澀,不禁说道:“莫说你不相信,就连我自己也觉得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

    当下。我将完颜希尹为我换魂的事情原原本本讲给了张玄意听。

    好半晌,张玄意才回过神来,连连惊叹:“换魂這种法术有逆天和,从来都以为是杜撰,哪里知道当真有人会这种邪術。”

    “你相信我是寅娘?”

    “我相信你,虽然你容貌变了,可是“大德天雷咒”一使出来,我就觉得极为熟悉。那么,寅娘。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你想回复你从前的容貌吗?”

    我摇头说道:“不用了,容貌皮囊都是身外之物,我也不想再折腾了,况且的话,如果強行换回来,只怕与身体也有损伤。你以后也不要叫我寅娘了,我如今已经改了名字,就叫红豆。”

    张玄意点头说道:“好,既然你想,我也依你的。你想的是对的,已经这样了。也無所谓换不换回来了!那么接下来,你是要回恽王身邊吗?”

    我点点头说道:“自然是要回去的,我和一恒经过了这么多事情。无论如何,我都要和他在一起的。”而且。我自己心里也清楚,那不只是一恒。还有着赵亨的灵魂啊!

    张玄意一脸木然,涩声说道:“走吧,天色不早了!我们先回村里再做打算吧。”

    回到村里之后,大家都已经起来了,见到我们,都纷纷问有没有捉住僵尸。

    张玄意摇头,表示没有捉到。

    村长担心地说:“那怎么可好?能不能请您多留几日?万一那个僵尸又回来吃人。咱们村子可就都完了!”

    想到这个村子是父亲特意让张玄意过来看的,我不由多想,于是问村长:“这个村子的人都是姓李吗?”呆有共号。

    村长点头说道:“是啊,我们世代姓李,居于此处,这个古井上原本一直盖着一块大石头的。前几天,突然传来一声地动,那块井口上的石块就松动了,没有想到当天晚上就有人死了。起初,第一个人死的时候我们还没多想,后来,村子里天天晚上死人,死的还都是一个样,大家都说是鬼。要不是这位道长来了,恐怕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是僵尸。”

    我不禁看向张玄意,问他:“我父亲让你来这里,肯定是早就知道这里有僵尸,会发生什么事情的,难道你真以为是巧合吗?”

    张玄意看了看旁边的人,将我拉到无人的地方对我说道:“的确,老师神机妙算,早就算到这个地方将会有妖孽出现,而且也命我一定要铲除这个僵尸,否则后患无穷。寅娘,我打算留下来灭了这个僵尸再走,你也留下来一起帮我吧。”

    他又与我商量:“那僵尸昨晚已经吃了第七个人,又掳去一个孩子,我看那个孩子也很难幸免了,他吸饱了人血之后,肯定会更难对付,不如你也多留几天,和我一起对付了这个僵尸再去应天府吧!”

    “我倒是愿意留下来帮助这些村民捉拿僵尸。不过我和柔福说好了,一路陪她去应天府。要是在这里多留几天,就怕柔福着急。”

    张玄意想了想说:“不如和柔福一起商量一下把,她如果愿意留下来最好,如果想快点回去,我记得昨天你们这群人里面有一个叫张宝的,他曾经和我说过几句话,好像是专程来寻找你的。”

    我点头说道:“我知道,只不过我没有露出我的身份。”

    “为什么?”

    “柔福也是见过寅娘本面目的人,如果我当着她的面说出换魂的事情,未免太骇人听闻。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事,到时候恐怕反而会惹来谣言,说我是妖孽。”

    从前寅娘曾经用纸人代替自己,以至于害得绿萝没了性命。如今这种事情我自然会小心,怎么还会轻易给人把柄?

    张玄意听了也点头所:“你考虑得有道理,既然这样,那就好柔福一起商量吧。”

    好在柔福听了之后,立即表示自己可以和张宝一起返回应天府,毕竟,昨天张宝拿出了一恒的信物玉扳指,应该是可以相信的。

    于是,我们又找来张宝,拜托他一定要将柔福送回应天府。

    张宝拍着胸脯答应说:“两位尽可放心,这本来就是圣上交予小人的事情,小人自当尽力完成。小人即使自己丢了性命,也会将帝姬平安送到应天府。”

    难民们害怕村里的僵尸返回,急匆匆地踏上了前往应天府的路途,张宝带着柔福也离开了!

    昨天晚上死去的人已经从井里捞了出来,他浑身苍白,皱纹满面,通身上下,没有一滴多于的血。显然已经被僵尸吸成了一个空壳。

    我和张玄意在这座小村子里一连等了三天,一直都没见到僵尸的踪迹。

    看来这个僵尸也许是不会回到这里了,就怕他反而会到处作乱吗,吸食人血,这才是最严重的后果。

    想到这点,我和张玄意连忙向村长辞行,沿着难民要走的路程,一路寻找过去。

    这时的道路黄沙漫天,路上也是崎岖不平!一路走过去,到了傍晚时分,前面已经是一座山。周围再无旁的路。

    张玄意于是提议先早点休息,明天天亮了再赶路。

    他指着前面一处凹进去的地方说道:“那里好像是一个山洞,我们去那里休息吧。”

    走过去之后,发现果然是一个天然的山洞,外面吊着藤萝,是很好的天然掩护。

    张玄意扒开这些藤萝,眉毛立刻皱了起来,低声说道:“红豆,你过来看。”

    我走过去一看那,吃了一惊。

    山洞里赫然有一个七八岁孩子的尸骨,也是干瘪瘪的,好像被吸空了血一样。

    张玄意凝色说道:“看来这个孩子就是那天晚上被僵尸掳走的孩子,看这个情况,已经死了好几天了。我看我们要小心一点,这座山有古怪。”

    我摇头说:“不见得,你看地上,干干净净,没有什么痕迹,我看是那个僵尸吸完了血随手把孩子丢在这里的。”

    “那他居然还知道找了这么一个地方,把他藏起来。”

    “这是本性,他不愿意我们查到他的行踪,自然要这样做。不过我看那些难民们只怕有危险了!”

    张玄意不禁跺脚:“早知道这样,我们当初还不如和他们一起走倒好了,那样的话就不至于连累他们。”

    我劝他道:“这个僵尸很聪明,如果我们跟着难民走了,说不定他就会留下来吃光村里人了!其实我们如今追到这里也是好的,他再怎么厉害,白天还是不敢出来的,也只有晚上出来害人了!我看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往前走,找到那群难民的踪迹吧。”

    张玄意点头说:“也只有这样了,谁让我们上路晚了呢?”

    想到僵尸有可能现在晚上出来害人,本来已经很疲倦了,我们又连夜找寻了好几处地方,却都没有发现僵尸的痕迹。

    到了天快亮的时候,连日赶路,终究是觉得疲倦,找了一个避风呢过的地方,我们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

    这座山绵延数百里,我和张玄意脚力比一般人要快,总算在第三天的时候,发现路上渐渐有了人的尸体。

    这些人的尸体,有的好像是被刀剑戳死的,明显不是僵尸所为。有的身上是平民装束,有的却带了刀剑。显然是士兵。

    我们立即意识到,恐怕我们遇到了一支军队。

    如果是宋人的军队倒好,可是看现在这些人死在地上的惨样,再根据地形和条件,很大可能,前面是一只金人的队伍。

    我不禁有点担心,张宝带着柔福就在难民的队伍里,不知道现在怎样。柔福好不容易从金国逃出来,可千万不要再度陷入金人的手里。

    又往前走了数里,前面传来一阵兵器相交的声音,只见一队金兵围着十几个宋人装束的汉人。两队人都骑着马,打得非常热闹,分不出胜负。

    为首的一个汉人长剑翻飞,犹如蛟龙,连连数点剑尖指向金人,不过对方的金人也是骁勇善战,加上金人的数量又多。宋人被包围在其中,一时之间想突围也突围不了。

    张玄意见了,立时说道:“我也是宋人,宋人肯定是要帮着宋人的!”

    “那你打算怎么帮?”

    “这次回去之后,老师曾经传我一招,可惜变化时间不长,否则的话,我们压根不用担心。”

    他说完已经飞奔过去,右手从怀里拿出数张符纸,嘴里大声呼喊着,并且将符纸贴在了自己身上。

    他的身形一下子暴涨数十尺,手臂双腿也变长变粗,一下子变成了一个三米多高的巨人。

    交战的双方突然看到冒出来一个庞然大物,都吃惊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张玄意立刻冲过去,好像一阵旋风一样,金人手里的兵器全都被他夺了过去。他一手拎起一个金人,将他们奋力抛向远处。一个个收拾了之后,方才对那些宋人喊道:“还等什么?还不快跑!”

    一句话说完,他就好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变回了原型。

    为首的宋人立刻执住了他的手,惊喜地抱住了他!

    刚才混战的时候,我根本来不及看清众人。此刻,我看到了为首的宋人,眼睛不觉灼热潮湿起来!

    一恒,是一恒!他怎么到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