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5:lancer来袭

作品:《次元勇者

    顺着白华的目光看去,伊莉雅呼吸有了瞬间的停顿,微微退后两步。

    哪里,拥有深蓝发色,且穿着同样颜色紧身战甲的青年,手中提着一杆猩红的长枪,蹲在不远处的树干上注视着两人。

    即使相隔数十米,伊莉雅也能从这男人身上,感受到魔力的气息。

    对方,要不是一位强大的魔术师,就是从者。

    魔术师更像是研究者,将知识作为武器的存在,无论性情如何淡漠,多少会给人从容或理性的印象。

    可对方脸上狂野的笑容,与充满战意的气势,与魔术师的差异实在太大。

    且那杆长枪,明显不像是魔术师的武器。

    至少伊莉雅没听说过,有那位魔术师,是以长枪作为魔术礼装的。师酱的那是宝具

    “哟打扰到两位,真是抱歉了啊,不过这算是公主殿下与骑士大人的私密约会吗还真是好雅兴呢。”

    对方就这么扛着枪狂野的笑着,嘴上虽然说着道歉的话,可脸上却丝毫没有那个意思,反而一副轻挑的模样。

    于是,伊莉雅眯起了眼,暗自使用御主的能力。

    筋力:b

    耐久:c

    敏捷:a

    魔力:c

    幸运:e

    其职阶

    “ncer的从者吗”

    伊莉雅就直截了当的道明对方身份,眼中更是浮现出敌意。

    “我该说,御主的运气很好呢,只是说说而已,就真的撞见了从者。还是该说我的运气很差呢,明明才第一天正式在圣杯战争中出门,就遇到了这种不得不战的局面。”

    淡然的说出类似抱怨的言语,白华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按在腰间的神剑上。

    “呐,ncer,你也是这样想的吧。”

    同时间,白华身上蓦然浮现恐怖的气势,周围的空气都仿佛沸腾了一般,变得凝重附有压力,连月光都折射了。

    并非杀意或敌意,而是单纯的战气,因一己之念,足以干涉现实。

    这,便是邀战的信号。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和眼前的这位英雄交手了。

    实际上,白华对于这次圣杯战争还是很期待的。

    毕竟,对手都是古往今来传说中的英雄,身为失败的勇者,有很多问题,想要向这些英雄们请教。

    然而,这次七组之间的战争,只有互相厮杀可言。

    那么,和平交流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可是换一种方式想,刀剑相交,白华多少能明白点对方的意志。

    当然,除此之外,白华对枪兵还有种接近于怜悯的好奇。

    “不过,拿着枪的战士,还真是少见呢。”

    没错,在白华的世界,因为某个名为阿尔泰尔的第三元帅的极力推动,枪兵成为了幸运负数的代名词,联盟军中基本上见不到。

    甚至于,作为敌对方的阿斯布罗军里面,也是极其稀少的。

    枪兵,可是随时都有可能死于自己枪下的高危职业。

    现在,就有一个拿着枪的传说中的英雄在面前,怎么让白华不兴奋

    “说不定,枪兵定会死于自己枪下的定律,是胡扯的吧。”白华这么低喃着,望向ncer的眼神,已经带上了几分期待。

    仿佛眼前的人,就是打破这定律的证据一般。

    然而,对面的ncer,听到这句话后,脸都黑了。

    “哎呀呀,真是没办法呢,看样子小哥你也是一个好战的人物啊,早知道这样,就不该一时兴起跑过来搭话了。”

    挑着眉,恶狠狠的说出这句话,ncer的表情显得极为暴躁。

    或许,这是因为白华言语的刺激。

    亦或者,他本就是这样的脾气吧。

    “不过,这样一来就确定了啊,小哥是我的敌人这件事啊”

    声音落下的瞬间,ncer的身形顿时消失在原地。

    魔力于长枪流动,泛起猩红的光芒。

    同一时间,神剑出鞘,白华以不逊于ncer的急速,直接冲了出去。

    刹那间,如闪电一般的魔枪三连刺出。

    无论是角度的刁钻,还是轨迹的变化,其中的技艺都是极为顶尖的。

    然而,纵使因世界意识的排斥,使白华遗忘了超越神域的剑技,也是非人类的领域。

    “嘭嘭嘭”

    神剑在白华的舞动下,伴随着魔力的加持,在空中留下三道极为流畅的圆形流光。

    轻易化解了ncer的初次攻势。

    巨大的力量魔力同时碰撞,亦是令地面多出三个满是龟裂的坑洞。

    “攻击完了吗,那就到我了。”

    淡然的说了一句,白华的身影瞬间加速。

    等级a的筋力与a的敏捷,远远凌驾于ncer之上。

    甚至在这一瞬间,超出了ncer能应对的极限速度。

    银白的华丽神剑,划破黑暗,化为寒芒。

    不,就连那寒芒,都只是因剑的速度过快,在空气中留下的残影而已。

    无法反应,必死

    猩红长枪,不知何时被ncer提了起来。

    并非意识的操控,而是出于身体的本能,野兽一般的直觉。

    “锵啷”

    比钟声更悠长,与钢铁更承重的声音,响彻夜空。

    白华的斩击,被ncer险之又险的挡下。

    然而,a级的筋力与b级的筋力,是绝对的差距。

    如果把筋力等级换算成数值的话,b级等于100,那么a级就是b级的十倍,也是就是1000。

    这是ncer无法用技巧弥补的。

    没有任何悬念,蓝色的从者直接被击飞了出去。

    “轰”

    在地面拉出一条近十米的深长犁沟,最后ncer猛的踩踏地面,这才弹跳而起,在空翻了两圈后,平稳的落在地上。

    只是,比起之前的轻浮,此刻的他,脸上满是凝重。

    比之前挑衅时的从容,此刻的他,看上去狼狈不已。

    短暂的交手,白华占据绝对的上风。

    无论是技巧,还是属性。

    “如此剑技,加上这等属性,是saber吗”低喃一声,ncer戒备起来,单刀直入的质问道:“你到底是哪里的英雄”

    或许是白华给他的压力太大,令ncer不由自主的绷紧身体。

    可这样,也令白华不得不防备,毕竟身后的伊莉雅,可不同于从者啊。

    “没什么,只是无名出名字,你也不会认识吧。”白华举起剑。

    不在意自己的名字暴露,但也不会主动说出。

    因为,就算说出来,对方也只会认为是假名,白华的戏弄吧。

    “哼少胡扯,如果这还算是无名之辈,那身为英雄的我,该承受多大压力啊。”ncer突然豪爽的大笑起来。

    “真是不错啊,作为对手而言。”说着,ncer的周围,因魔力的爆发,升起劲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