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6:刺穿死棘之枪

作品:《次元勇者

    “锵啷”

    钢铁的交鸣声。

    “轰”

    大地破碎的巨响。

    “嘭”

    ncer再一次勉强挡下攻击,却承受不了巨力被击飞出去,与地面撞击的闷声。

    两人的交手,实际上不多短短数分钟而已。

    但就是这么短暂的时间,已经让周围的一片区域,仿佛被陨石撞击了一般,残败不堪。

    地面铺着的地砖,没有一块是完好的,路灯几乎全被折断,只有一根仍在坚挺着,但也被两人交锋过程中的一次撞击抽成75度倾斜,不断闪烁的灯光,已经失去了照明的作用。

    相反,这样一闪一闪的,只会令人眼花。

    围着人工湖的围栏,亦是被破坏大半。

    将全过程收入眼中的伊莉雅,这时瞪大了眼。

    直至此刻,她才明白,为什么阿哈德翁说,在圣杯战争中负责战斗是从者,而不是御主了。

    “这就是从者的力量,英雄的战斗”

    少女的眼中出现些许动摇,可随即便坚定下来,因为

    “assass是最强的,才不会输给那种家伙”

    于是,伊莉雅不服气的下达了这样的命令:“assass,还有其他从者供你玩耍,对方只是区区ncer而已,杀掉他”

    极为随意的语气,令白华摇了摇头。

    他的每一次攻击,都是实实在在的抱着杀心,绝没有玩耍的兴致。

    毕竟,白华是战争中显名的勇者,其剑技本就是以最有效的杀敌为目的,攻击凌厉而迅猛。

    而ncer在这种攻击下,显得狼狈不堪,身上满是尘灰,仿佛下一刻就会体力耗尽倒下一样。

    可即便如此,ncer还是坚持下来了,每一次受到攻击最关键时候,都能躲开。

    无愧为英雄之名,不是那么好击败的。

    甚至,还能在白华的攻击下发出挑衅。

    但是,既然伊莉雅都这么说了,白华自然要回应。

    “遵命,御主。”

    当然的声音,就好像下一秒就要完成这件事一样。

    听着这话,ncer没有生气,反而乐呵呵的调笑道。

    “我说小哥啊,看你的剑术,应该是在战场上磨砺出来的吧。”

    “ncer,看样子你还游刃有余呢,不如拿出全力攻过来怎么样”白华皱着眉,有些不满。

    当然,ncer看不见白华头盔下的表情,因此,他便轻浮的说道。

    “差不多也该告诉我,你的真名了吧,相对的,在之后也会报上我的真名如何还是说,你真的和那边的的一样,是什么assass,只会藏身于暗处做些卑劣的事情,连名字都不敢报出”

    极为失礼,甚至带有侮辱性质的挑衅。

    当然,ncer也尝到了后果。

    “嘭”

    携带着巨力,毫无技巧的,神剑被当做钝器一般,狠狠砸在红色长枪上。

    ncer仿佛断线风筝一般倒飞而出,这一次,他没有完全防御下来,使身上多出一道伤口。

    白华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在原地作出防守的姿态。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一来,伊莉雅在身后,需要保护。

    二来,在战争中,击飞一个对手后,就立即攻击周围敌人,已经成为习惯了。

    “不得不承认你的武艺,但是啊,ncer,如果在战斗时侮辱对手的话,可是会让我看轻你的哦。”

    白华这么说着,同时,身上浮出莫名的气势。

    如果说之前,因为是第一次与枪术高手对战,白华陌生且不习惯的话,那么此时,他已经摸清了ncer的招式,相信再交锋时,不出几招便能将其斩杀。

    于是,出于敬意与礼节,白华道出自己的真名。

    “吾乃异世界勇者,白华亚瑟道尔,以assass职阶现世,参加此次圣杯战争。”

    听完白华的这番话,ncer心生疑惑,还有种被轻视了的愤怒。

    虽然以ncer职阶降临,但他可不是有勇无谋的莽夫。

    在传说中,他不仅仅是枪术出神的战士,还是一位渊博的魔术师。

    其知识储蓄量庞大,虽因职阶的限制,魔术削弱至无法直接对抗从者,但见识可没有减少。

    勇者的称呼并不奇怪。

    神话与传说,很多人都有勇者的称谓,意俞勇敢之人。

    可是,异世界勇者

    呵呵,听了谁信

    而且,ncer可不知道,历史上有一个叫白华亚瑟道尔的。

    “这是风趣的玩笑么”

    ncer怒目瞪了过去,随即架住长枪,压低身体,摆出一个怪异的姿势。

    “不愿说出真名吗也罢,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宝具吧,注意啦,别死了哦。”

    愤怒的模样,令ncer看上去有些狞恶。

    猩红的魔枪之上,流散出不详的魔力。

    一把,货真价实的诅咒魔枪。

    “宝具吗”

    白华瞥了眼后方,随即握紧左手。

    哪儿,有着金色臂甲的装备。

    宝具,英灵的最终武装。

    有的是,是类似屠龙圣剑之类的武器。

    亦或者,根据传说中演变而来的诡异能力,甚至是英灵生前的功绩所升华形成。

    可以说,所有的宝具都有着各自的强大力量。

    就如白华手持的神剑,手上的神盾一样。

    因此,白华微微眯起了眼,集中全部的精神防备,对方那猩红长枪之上的气息,隐隐的令他后背生寒。

    即使相距十米,隔着盔甲,白华也能感到一种刺疼感。

    这是在战场上,每时每刻都伴随着他的感觉危险的气息。

    深深吸了口气,强压着心中的不适,白华用极为严肃的声音开口了。

    “我到了这个世界后,过很多关于英灵的资料,对于宝具,有这样的说法。

    每一个宝具,都蕴含着一位英雄一生的经历,武艺也好,传说也罢,都在其中。

    那么,来吧,ncer,就让看看,你作为英雄的一生。”

    ncer爽朗的大笑起来,仿佛是认同白华所言一般。

    下一秒,他的眼睛瞪大,瞬间布满血丝。

    这是一位极为狰狞的眼神。

    不,这眼神已经不是人类可以拥有的了。

    这,是野兽即将扑向猎物时,才会露出的,属于猎食者的眼神。

    终于,ncer动了。

    “刺穿死棘之枪gae biog”

    白华视野中的景象突然变得诡异起来。

    ncer明明还站在原地,甚至姿势都没怎么改变,但手中的长枪已然消失。

    红色的闪光,急速在白华视野放大。

    白华知道,该拼命的时刻,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