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7:回去做舒服的事情吧

作品:《次元勇者

    长枪,化为红色的闪光,直刺白华而来。

    那是超越人类反射神经的极限的速度。

    对常人来说,别说挡下这一枪了,就是动态视力,都捕捉不到任何影子吧。

    即使是白华,也在刹那间失神。

    失神只是刹那之间,可在生死对决中,已经是极为致命的失误了。

    这一击,足够杀死白华。

    然而心眼真a

    通过无数次战斗累计下来的经验,从而获得,近乎第六感的判断能力。

    意识没有跟上,但身体的本能已自动判断出魔枪的轨迹。

    神剑,已经被高举过头顶,狠狠劈下。

    没错,魔枪的目标,正是白华的眉心。

    携带庞大魔力的魔枪与神剑碰撞,产生的冲击,顿时爆出烈风。

    成功挡下了

    回过神的白华,如此断定。

    然而,一位英雄的宝具,怎么可能是这样简单的东西呢

    异变突起。

    如同时间回溯一般,长枪回到了半空中,未至一半的距离,而白华却还保持着劈落的动作。

    刚才的事情,确实发生了,白华挡住了魔枪的攻击。

    但时间倒流回去了

    不,应该是白华成功挡下这一击的命运被操纵了。

    白华瞪大了眼,脸上既有惊讶,亦有不解。

    ncer眼中浮现出狰狞的笑意,他的身形真确的行动起来,猩红的闪光,再次向白华袭去。

    不过这一次,魔枪的轨迹改变了。

    不再是以眉心为目标,而是极为精准的朝白华的心脏突射而去。

    就算白华反应过来了,再想提剑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或者说,在魔枪刺出的瞬间,已经注定命中白华的心脏,躲不掉,挡不开。

    那么,就用魔枪无法贯穿的盾来防御吧

    “汝乃狂乱之神灵,挥手掀起暴风与怒涛神盾素盏鸣”

    “嘭”

    白华左手上的臂甲,不同于金色主体的蓝色花纹,顿时活了过来,弯曲扭动着,渗出丝丝水汽,然后像分裂一般,一化二,二化四。

    转眼之间,实质的浪涛凭空形成,携着恐怖的气质,向魔枪拍打而去。

    “轰”

    毫无悬念的,魔枪如海中浮萍一般,直接被冲刷回去。

    而怒涛,好似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一样,分解成灵光消散。

    “操纵时间不,应该是改变了因果,因果律的宝具。”白华神色凝重。

    紧接着,在场的三人同时沉默了。

    ncer是因为自己的魔枪被挡住,又惊讶于白华的盾形宝具。

    要知道,持有盾形宝具的英灵可不多。

    白华是对自己的宝具,在第一天就暴露出来,对这个世界的英灵惊叹。

    伊莉雅则是单纯的惊讶于ncer的宝具,因为,她已经从这其中分析出了对方的真名。

    没办法,这个英雄,实在是太有名了。

    “原来如此,难怪拥有野兽般的灵敏与这般精湛的枪术,凯尔特神话中的半神英雄,爱尔兰的光之子库丘林。”

    伊莉雅丝毫不惧,就这么指着对方,冷静的道出其真身。

    而ncer,便傲然的将魔枪收回,扛在肩上。

    “哎呀呀,这可失策了呢,看来太有名气也不是好事情啊。”

    然而,这份自信的模样,与对自身的骄傲,引起了少女的不满。

    仿佛赌气一般,伊莉雅上前一步,从白华的身边走出,如此说道:“哼有什么好得意的库兰的猛犬,就算传说再怎么美化,也不过是区区野狗而已,最后竟然丢脸的死于自己的魔枪,真是令人惊讶呢,你不仅没有感到丢脸,还骄傲”

    伊莉雅优雅的浅笑,轻声说出对于ncer最为嘲讽的话。

    听到对方是死于自己枪下的,白华顿时露出嫌弃似的眼神。

    似乎察觉到了白华的异样视线,ncer眉头一挑。

    “小姑娘嘴很真是毒呢小心那一天被魔枪贯穿那张讨厌的嘴哦。”

    因为生前的经历,ncer有两个心病。

    其一,便是被称之为狗,这关乎他库兰的猛犬这个因年幼时犯下的过错而得名的称呼。

    其二,便是自身的死亡。

    那是因为自身立下的矛盾禁制与种种原因,最后被暗算,给魔枪贯穿而死。

    是非常悲壮的收场方式。

    绝不像伊莉雅所说是丢脸的事情,但也不光彩。

    此刻,这两件事被伊莉雅轻描淡写的说了出来,且充满嘲讽与轻蔑。

    如果不是看对方是年幼的少女,ncer都要忍不住再来一发刺穿死棘之枪了。

    “哦豁”

    伊莉雅玩味的笑了笑,然后说道:“有本事的话,就用你的魔枪刺过来啊,不过在那之前,assass会先杀死你,向你这种三流从者,我的assass能打100个”

    我是三流从者

    还打100个

    assass

    ncer嘴角狠狠一抽。

    这种能硬钢三骑士,拥有盾形宝具,属性爆表的家伙,是assass

    那种剑术,可以担任暗杀的工作

    突袭进去开无双么

    能别跟我提什么assass了么

    这货绝对是saber吧

    当下,ncer无视了伊莉雅,转头看向白华。

    “那么saber哟,今天就暂且到这儿吧,因为我的御主是个胆小鬼啊,对我下达了一旦陷入不利就撤退的令咒。”

    ncer就这么说着,用独特的方式表达对自己御主的不满。

    “还有,好好看住你的小公主,不然的话,下次见到,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这么说着,恨恨的瞪了伊莉雅一眼后,ncer转身便灵体化离开。

    见状,伊莉雅不悦的皱起了眉。

    “assass,追上去杀了那个讨厌的ncer。”

    似乎一点儿也没把ncer看在眼里一般,伊莉雅轻声的下达命令。

    可这回,白华却未动。

    “不行呢,御主,ncer的宝具非常棘手,如果他将目标对准御主的话,我也没把握保护你。”

    至于将伊莉雅独自丢在这儿

    这种危险的事情,白华想都没想。

    “难道,assass没有信心解决ncer吗”

    “不,如果我使用月夜见的话,应该能轻松击杀他吧,但是啊,御主,我实在不愿意以这种方式杀死一位英雄,这一点请御主见谅。”

    如果不是刺穿死棘之枪那种诡异的逆转因果宝具,已经摸清了对方招式的白华,单凭剑技就能将其斩杀。

    另外,在神剑天照被封印的前提下,他也能使用神玉月夜见的五感操纵,将其轻易杀死。

    可是,在白华看来,对方是一位英雄,不应该死在这种手段之下。

    “不过御主,请放心吧,我一定会将ncer斩杀,然后将圣杯送到你手中。”白华坚定的注视着伊莉雅,等待着决断。

    旋即,少女微微一笑。

    “嗯,我相信assass,因为assass是最强的嘛。”

    声音中有着同样的坚定,还有对白华的绝对信任。

    “是这样吗”白华愣了一会,随即道:“嗯,这样就好。”

    “那么,我们回去吧。”

    牵起白华的手,伊莉雅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浮现出红晕,有些不敢去看白华,迟疑的发出了细小的声音。

    声量之低,就连白华都没听清。

    “那个,御主能再说一次吗我没听见。”

    伊莉雅脸色顿时更红了,最后自暴自弃似的喊了出来。

    “啊真是的,assass这个笨蛋”

    下一刻,伊莉雅的声音又压低了下去。

    “就是就是回去之后,就昨天一样,那种很舒服的事啦。”

    “是要我帮御主梳理魔力吗”

    白华歪着脑袋,貌似在疑惑,这种小事,为何要如此扭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