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9:伪·螺旋剑

作品:《次元勇者

    伊莉雅天真无邪的微笑着,就这么直接站在自己的敌人面前,在战斗之前,发出好似提醒的邀请,甚至连对敌手段都大方的展示出来。

    正大光明,优雅而华丽。

    这大概,便是所谓的贵族精神吧。

    作为一名魔术师而言,此般方式,无疑是愚蠢的。

    可是,仅代表爱因兹贝伦颜面的御主身份而言,伊莉雅做到了完美。

    即使是以蔑视的目光看着远坂凛,她也无法在同为御三家,又是贵族的远坂家当家面前,失了礼仪。

    可惜,某位大小姐却不这么想。

    远坂凛毫无征兆的抬起左手,魔力流动起来,小臂上由怪异纹路组成的图案,亮起青绿色的光芒。

    紧接着,五颗gandr阴炁弹的魔术,便飞向伊莉雅。

    那是一个魔术世家,历代家主研究累积下来的知识,远坂家传承了百年的结晶,她从自己父亲那继承了魔术刻印。

    只要流动魔力便能激活,使其主人可以无咏唱释放刻印中所记录的一项魔术。

    在魔术师的对决中,能起到极强的奇袭效果。

    然而这一次,注定是无用功。

    “咚咚咚。”

    随着两道银色的流光在伊莉雅身前灵活闪动,五颗阴炁弹顿时炸裂。

    宣告远坂凛奇袭失败的同时,两道流光速度慢了下来,重新化为两只白鸽使魔,静静的守护在伊莉雅两侧。

    “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偷袭过来,简直就和野兽一样呢,凛。还是说,远坂家的作风本来就是这样的”

    用轻叹一般的语气说出了这样的话,伊莉雅面色不改,依旧带着轻笑。可言语中,仿佛透露着对远坂凛,乃至整个远坂家的轻视。

    事实上,正是如此。

    伊莉雅对远坂凛的态度,从还未见面时,都带着一股轻蔑。

    在她自身那远超人类范围的魔力总量面前,无论什么魔术,哪怕是对魔术师而言如同玩笑性质的小魔术,都会随着大量魔力的注入,将威力提升至足以威胁人体生命的程度。

    就像召唤出从者一样,白华也因为海量魔力的加持,得到属性上的提升。

    简单来说,远坂凛的法强是10,那么伊莉雅的法强,便是100。

    这是一种几乎没有技巧可言,蛮不讲理的碾压。

    凭借这一点,少女能短时间和顶级魔术师抗衡,甚至在特定情况下,压制顶级魔术师。

    是的,远坂凛的魔术才能优越,跻身进入现代魔术师史,前百名内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惜,就算才能方面超越了伊莉雅,在实战方面的差距,却如两人间的才能一般,是不可跨越的深渊。

    毕竟,伊莉雅可是爱因兹贝伦家族为了这次圣杯战争,特意准备了十几年的最高杰作啊。

    关于这一点,远坂凛隐隐约约的察觉到了。

    面对伊莉雅,她感到了极大的压力。

    可远坂凛要强的性格,是绝对不会表现出半点弱势的。

    因此,这位大小姐用着极为不屑,又理所当然的语气开口了。

    “呵~,明明是你发出对战邀请的吧,那么既然是战斗,奇袭就没有什么好奇怪了的吧。”

    而这番话,引起了另一个人的不满。

    “远板,你该不会真的准备全力战斗吧”

    卫宫士郎难以置信的望着远坂凛。

    伊莉雅是自己的敌人,卫宫士郎自然清楚,但即使如此,对方也只是一个小女孩而已。

    如此一来,就算要战斗,就是从者的事情。

    如果在双方从者战斗时,他们还以人数优势欺负一个不过去。

    “她只是一个孩子耶,再怎么说,这也太”

    “你是白痴吗那个叫伊莉雅斯菲尔的小鬼,明显是想杀了我们好吧,你竟然同情她”

    该被同情的,不应该是我们才对吗

    远坂凛很是惊奇的瞪了卫宫士郎一样。

    虽然相处不久,她也知道,卫宫士郎的老好人性格,可问题是,现在已经不是他们欺负伊莉雅的问题了,而应该反过来考虑保命吧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当下,远坂凛烦躁的挥挥手:“早就说了让你逃走就好,不要妨碍我”

    等到两人停止争吵,伊莉雅这才缓缓说道:“那么,竭尽全力的狼狈逃跑吧,凛。”

    下一刻,白鸽使魔迅速飞舞起来,并放出威力不逊于子弹的魔力弹。

    与此同时,白华和saber的战斗,也进入白热化。

    “这场战争中没有荣耀,更无自由可言,面对你这样的强者,我只能用全力的一击回应你”

    紧握着无影剑,saber凝重的盯着白华。

    三位御主的开战,吸引了白华的注意,saber得到了两分钟的时间,

    两分钟,并不长,也不断,经过两分钟的蓄力,saber身上的魔力,已经运转至一个巅峰。

    就在这一刻,saber发动攻击。

    “上了,assass”

    开口的瞬间,saber浑身魔力蓦然放出,进入全所未有的神速领域,身形直接消失。

    如果不是使用些技巧的话,就算是白华,也无法捕捉到吧。

    需要用肉眼去捕捉吗

    并不需要,saber会直接的朝他冲过来

    那么,应对saber这全力一击,也不需要再思考,因为从saber动手的一刻起,白华就知道该如何行动了。

    两人的剑技十分相似,怎么攻击,从那个角度出剑,两人都了然于心。

    这也是saber,在两属性相差如此之大的情况下,能坚持下来的原因。

    反过来,白华亦可预判saber这一击的路线,甚至无影剑会从那个方向刺来,他都知道。

    因为

    如果是我,会这样作

    近乎本能一般,在saber身形消失的同时,白华作出了反应。

    魔力的光晕在黑暗转动起来,半秒内在空中留下数圈圆弧,神剑上缠绕丝丝焰光。

    “轰”

    两把神兵相撞,跟着各自的主人带起了恐怖的风压,亦是令一上一下的两股魔力碰撞在一起,形成风暴吹散。

    这股风暴,让离两人只有数米距离的三位御主,连稳住身形的做不到,纷纷被吹到在地。

    “什么”

    “怎”

    战斗的两人一齐愣住,停下手中的动作。

    他们没想到,三位御主一边战斗,一边移动的情况下,竟会不知不觉的来到与他们这么近的地方。

    “刚才使用大威力的招式的话”

    “万一”

    两人均是生出类似的想法。

    即使这想法,只停留于假设,也足够两人心惊胆战的了。

    御主死于自己手中的话,身为英雄的荣耀,甚至尊严都会丢光的吧。

    想到这里,两人对视一眼,默契的准备转移战场。

    然而,远处的高塔之上,archer的嘴角裂出狞恶的狰笑。

    他一手持弓,另一只手上,凝聚实质化的魔力,一把螺旋形的怪异魔剑出现。

    一把充满魔性的长剑,或者说,就外形而言,只是被塑成螺旋形的钢铁,没有剑刃,也就无法做出砍、劈、斩的招式,完全是为突破,穿刺而生。

    然后,魔剑在archer手中改变形态,化作银白的箭矢,被搭在弓。

    而archer便保持着开弓的姿势,目光紧紧盯住远处的战场,身上在刹那间放出了不逊于白华的魔力。

    “伪螺旋剑cadbolg 2”

    同时间,战场中的几人,分别作出了反应。

    “唉离远点什么意思”远坂凛惊讶的这么说着,显然是听见了archer传来的信息。

    她看了看战场,处于战场最边缘的她,有些不知所措的忘了移动。

    卫宫士郎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一样,旋即看向远方。

    那,是archer所在的方向。

    “那家伙”

    下一秒,携带恐怖威压的箭矢到来。

    这股魔力,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有种自己的身体会下一瞬被刺穿的心悸感。

    这一箭,突破了空间的限制,甚至已经刺穿了空间本身。

    “a级宝具”

    白华作出判断,心下一沉。

    如此浩瀚的威势,不可能是对个体单位的宝具,也就是说,一旦击中,那之后的余波,必然会波及几乎所有人。

    archer不是只攻击他一人,无论是saber,卫宫士郎,还是伊莉雅,都被算计进去了。

    也许,只有最边缘的远坂凛能在这一击下安然无事吧。

    “混蛋”

    白华瞥了伊莉雅一眼,作出决断。

    伊莉雅此刻正面对着远坂凛,也就是说,少女会无防备承受宝具攻击。

    当然,有神盾素盏鸣的庇护,防御a级宝具不在话下。

    可神盾的防御是单方向的,也就是说,发动神盾防御螺旋剑的话,就会把没有任何防备的背后暴露给远坂凛。

    如此一来,白华便只能暴露自己的底牌了。

    “阴阳逆转月夜见”

    所有的一切毫无变化,螺旋剑还是落下了,穿透了白华的胸口,没入大地。

    可令人惊讶的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没有预想中的爆炸和魔力的爆发。

    仿佛螺旋剑只是幻影,之前感受到的魔力,都是错觉一般。

    “这是神玉月夜见的能力”

    就算是白华的御主伊莉雅,也无法确定。

    自古以来,月亮有着多重含义,死亡、高洁、复活、慈悲、启示等等。

    截取了一世界中月神的概念,并将其锻造而成的神玉月夜见。将这些月的特性统统抛弃了,转而特化一个能力朦胧。

    月,是朦胧的,永恒的挂于天际,却时而隐秘,时而清晰,时而梦幻。

    如水中倒影,可望而不可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