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0:宝具·月夜见

作品:《次元勇者

    舍弃了诸多逆天的特性,留下了唯一的能力朦胧。

    也就是幻觉

    相比赐予众生死亡,或是令死者复生,操作幻觉这个能力,简直平淡无奇,甚至会让人感到惋惜,毕竟将一位神灵的概念从世界中抽取出来,从而打造出的东西,竟然只能单单的操纵幻觉什么的,不是太可惜了么

    就像拿一千亿出来,买到了世界上最好吃的糖果,那也只是糖果。

    可一旦见识过神玉的能力,就不会这样想了。

    也许正是因为抛弃了如此多的特性,才让神玉的能力,升华至足以颠覆世界法则的极致。

    操纵五感,使人所见所闻,甚至感觉,心想,均为幻象。

    阴为虚,阳为实,阴阳逆转月夜见,将虚幻化为现实,将真实贬为幻影。

    不仅可以欺骗生物,连世界都能欺骗的绝对能力,一切皆为虚幻之花。

    这,便是神玉月夜见

    虽然,月夜见有一个极为严重的缺陷,幻觉锁定的目标始终只能为一。

    可换一种方式想,这何尝不是因为月夜见太过强大,连天地都为之敬畏,创造者都恐惧,才加上的枷锁与限制呢

    操纵幻觉的能力,使白华能在一对一单挑中,立于不败之地,在应对复数敌人时,更是能让敌人中的一个,直接叛变,成为自己的帮手。

    甚至于,面对无法躲避的杀招,都能在付出等同魔力的代价后,以月夜见的能力,使其直接由真实,贬低为幻影。

    就像archer射出的伪螺旋剑一样,连丁点波澜也生不起来,仿佛虚无之物。

    之前,白华也是以这种能力,将自身存在定义为幻影,才在魔术束缚的情况下,躲过了杀招。

    如此能力,若是知晓,只能感叹其强大,敬畏的避免为敌吧。

    如若不知,那便是极度的诡异。

    “”

    “到底是怎么回事”

    立于高塔之上的archer,狠狠咬着牙关,憎恶的情绪,几乎快要从双眸中溢出来了。

    他的视线紧紧盯着战场,所注视的目标却并非白华,而是另一道身影。

    旋即,他才重新看向白华。

    “他的真名到底是什么怎会拥有这么诡异的宝具”

    全程关注战斗,清楚的见到白华剑技,archer生出了这个疑问。

    月夜见的能力,虽然诡异,可在众多英灵能力万千的宝具之中,并不算什么。

    然而,白华的剑技,属于大开大合,迅猛无比的招式,这亦能反应出其主人的信念,乃堂堂正正的武人。

    月夜见这种符合魔术师的宝具,与白华的作风处处都透露着不协调的感觉。

    “太奇怪了,这个assass”archer眉头紧锁。

    另一边的战场中,见识了月夜见的诡异之后,气氛便寂静下来。

    谁也没有先开口,甚至连伊莉雅,都愣愣的不知说什么。

    终于,几人陆续的回过神来。

    “a级宝具的攻击,就这样轻易的被消除不,应该是抹杀了”远坂凛惊讶的一时间忘记责怪archer无差别攻击。

    “简直,就像是梅”saber紧了紧手中的剑,强硬撑起虚弱的身体。

    “刚才,发生了什么”

    对于刚才的一幕,卫宫士郎完全理解不了。

    “原来,这个宝具,有这么强大。”伊莉雅惊愕的张开小嘴。

    从白华的属性信息中,她一直以为,ex等级的神剑才是最强的,现在看来,月夜见的能力,才是万金油。

    见众人反应,白华深深的叹息一声。

    他不喜欢月夜见,这能力太过霸道,操纵对手五感的话,不用白华动手,就可以骗的对手自杀,这是极不尊重对手的方式。

    甚至月夜见使用过多,会给人一种无所不能的错觉,最后将自己也欺骗了,走向自灭,或是作出无法挽回的事情。

    因此,除了对自身和对物外,白华几乎从不对人使用。

    白华瞪了远方的archer一眼,随即又看向远坂凛。

    “作为敌人的我,没有资格指责你们的作为,但是,刚才的攻击,波及到我和御主也就算了,竟然将saber和卫宫少年也算进去,这就是你们的战术吗一次将能消灭的敌人全部消灭,就算是前一秒的盟友也是如此”

    白华的声音,在这一刻听上去有些愤怒。

    “好好记住这件事吧,日后我必然将archer手刃。”

    说完这些,不顾远坂凛的反应,白华有转向伊莉雅。

    “御主,既然宝具已经暴露了,那么不淘汰一个从者,怎么也说不过去,因此,请准许我释放神剑的部分能力,将saber送回英灵座。”

    白华征询着伊莉雅的意见。

    此刻的saber,因为之前的伤势,已经变得极为虚弱。

    气势也在archer的攻击到来时消散,立即再凝聚是不可能的。

    正所谓,一而衰,再而竭,三而败,四而亡。

    saber准备全力攻击的时候,是抱着背水一战的想法,令气势提升到极限,如同受伤的野兽一般,警惕而危险。

    如今散去了,就算还留有后手,也必败无疑。

    这也令白华生出,再暴露一张底牌,将其彻底解决的心思。

    伊莉雅想了一会后,摇了摇头:“在不暴露神剑的前提下,assass可以放手去作。”

    从者与从者的战争,初次决定胜败的,是武艺、技能、属性等等因素,可再次交锋时,信息量的不对等,是极有可能影响胜负的。

    如今,还有4名从者在暗处窥视,再将神剑也暴露了,就太不利了。

    “这样吗,那就没办法了啊。”

    白华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本想以解放神剑的部分封印,以强大的攻击表达自己的敬意,送saber回英灵座。

    “saber,抱歉了,你要在今天退场。”

    白华重新举起手中的神剑,对准了saber。

    而saber则是无声的点点头,作出战斗姿态。

    下一刻,战斗再开。

    和白华想的一样,这一次的战斗,saber表现的与刚才,完全是两个人,精神萎靡不说,就连反击都完全消失了。

    远处支援的archer好似受到刚才事情的影响,箭矢的速度,甚至是量都明显的减少。

    终于,被白华抓住了一个空隙,身影出现在saber身后,神剑无情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