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1:笨蛋的御主

作品:《次元勇者

    “呯呯呯”

    钢铁的交鸣不断的响起,进入神速领域的白华,身形几乎化为流光,对那名金发的骑士少女发动着连续的,如同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在这飓风般的攻势的中央,saber勉强的举剑挥砍着。

    saber就以这样的方式迎战。

    不,说是在对战,倒不如说是,单方面的坚持自己不落败吧。

    她只是每一次在白华的攻击到来前,凭借直感防御下一击。

    可即使如此,saber身上的伤势还是越来越严重,渐渐的,就连挡住白华的剑都做不到了,碰撞在一起,也会因为虚弱,令神剑在她身上留下伤口。

    此时,这位坚毅的骑士少女,浑身都有大大小小的伤口,并不断流出血液。

    身上的半覆铠甲已经破碎大半,额头上也有一道伤口,血液流过眼睛,令其视野染上猩红。

    “saber”

    卫宫士郎焦急的呼喊着,一边想要上前,劝阻saber逃跑。

    以saber的状态,已经不可能抗衡白华。

    他这个门外汉都看出了这一点。

    他可是清楚的察觉到了,在和白华对战时,saber有好几次都是因为左胸的伤口,和腰间的创伤,硬硬生生的停止了动作。

    前者,是saber刚刚被召唤出来,与ncer对战时,留下的伤势,魔枪的诅咒。

    而后者,则是和白华战斗时,被神剑斩出的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魔枪的攻击带有诅咒,不必多说。

    可腰间的斩击,以从者由魔力构成的身体,只要灵核没被破坏,使用魔力的话,这点伤势,早就应该恢复了才对。

    然而,却迟迟没有治愈,其根本原因,便是卫宫士郎提供不了足够的魔力。

    被远坂凛告知了这些后,卫宫士郎更加自责。

    如果不是他,就算saber不是白华的对手,也不会如此狼狈。

    “saber,快点逃走,不然的话”

    话还未说出一半,就被saber抬起的手被阻止了,上前的步伐,也因此而停下。

    saber在向自己的御主传达一个信息,不要过来,很危险,战斗还没有结束。

    那用无影之剑抵住地面,强撑着想要站起来的少女,也告诉了在场所有人,她还没有放弃,会继续战斗

    啊,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所谓英雄,不就是这类人吗

    升华成英灵之后,伤势更能以魔力来恢复,不到无法行动的最后,甚至身体动弹不了,也不会放弃战斗的吧。

    注视着这样的saber,伊莉雅有些不耐烦的开口了。

    “她可以恢复,砍掉她的头,最后一击了,assass”

    白华的心情亦是沉重,当下也不在意伊莉雅言语中的失礼,缓缓走到了saber身前。

    “saber,你是极为优秀的战士,如果我们的御主互换的话,被斩杀的应该是我吧。”

    白华严肃的说道,眼中满是对saber的欣赏与惋惜。

    有着如此信念的战士,即便在他的世界中,也没有几个吧。

    可

    “如果换一个场合相遇,真想和你好好交流呢,抱歉了,saber,在圣杯战争中,我等从者只有互相厮杀的权利。”

    说完,白华抬起左手,轻轻在胸口锤击三下后指向saber。

    这在他的世界,是向战士表达尊敬与钦佩,最古老的礼仪。

    旋即,神剑被白华高高举起。

    一瞬间,卫宫士郎瞳孔缩小到极致。

    赢不了的,赢不了亚瑟道尔先生的。

    这样下去,会被杀掉的,所以,saber应该逃跑,她的话,只要有这种想法,应该能轻易逃出吧。

    然而,事实却是,saber还坚毅的站在原地。

    是啊,这种事情,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但她不会逃跑

    神剑落下了。

    同时间,卫宫士郎的大脑飞速运转起来,精神前所未有的稳定,身体紧绷到极限。

    紧接着,他作出了令所有人都惊讶的举动。

    “蹦”

    “噗”

    “呜啊”

    三道声音响起。

    saber被撞飞了出去,而卫宫士郎则顶替了她原先的位置,后背被神剑斩出一道从右肩延伸至根部的伤口。

    空气突然寂静下来,所有人的视线全部集中到,那个倒在地上,失去意识晕厥,如同尸体般的身影。

    “士士郎”

    愣了几秒后,saber连忙冲上去,检查卫宫士郎伤势的同时,警惕白华。

    “不不会吧”

    远坂凛的声音中充满了惊讶与不解。

    御主冲上去保护从者的事情,听都没听说过,这家伙脑袋被烧掉了么

    最后,这位大小姐不知所措的僵在原地。

    “卫宫少年”

    白华顿时放开手中的神剑,焦急的上前。

    无视了saber那仿佛愤怒的狮子一般的眼神,撕开卫宫士郎的衣服,身上魔力便以怪异的方式运转起来,对其伤势作出应急处理。

    “这家伙,到底有多傻啊都说过了,从者是不存在世间的死灵,为什么还”

    白华能断定,如不是他在最后一刻收回了力道,卫宫士郎会被直接斩成两段。

    也正是因为这样,白华眼中的神色,开始动摇起来。

    他曾发誓,绝不杀害善良且弱小之人,可如今,他很有可能会打破这个誓言。

    “明明不是一个战士,却非要闯进战场。”

    卫宫士郎刚才为救saber不顾一切冲上来时,虽然表现出了战士的信念,但却并不具备战士的能力啊。

    相比起几人,另一位少女的反应,超乎了预料。

    “骗人为什么要这样”

    伊莉雅本能的后退着。

    作为御主身份时,一直保持着冷静与优雅的她,在这一瞬间,却露出了不可置信的动摇和紧张。

    她一直以来都认为,卫宫切嗣抛下了作为女儿的她,背叛爱因兹贝伦,在冬木市收养了一个孩子,也就是卫宫士郎。

    她名义上的义弟,应该是和卫宫切嗣一样的人,卑劣的背叛者,被利益驱使的小人。

    本来,应该是那样才对。

    可是,既然如此,卫宫士郎刚才的举动又该怎么解释

    这么想下去的话,那切嗣其实

    慌乱的神色一闪而过,便被伊莉雅掩饰起来。

    “算了,实在太无趣了,今天就放过他们吧,我们走assass”

    下达了命令后,伊莉雅转身便往反方向走去。

    只是声音中的颤抖,给人一种少女其实是在逃避,想尽快离开这里一样的慌乱感。

    白华环视了剩下的三人一眼,长长的叹出一口气。

    “卫宫少年的伤势,只是紧急处理而已,等到魔力散去便会重新恶化,轻快处理吧,不然他会丢掉性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