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0:圣杯战争首个退场英灵

作品:《次元勇者

    “神性与魔性交织的姿态,和那匹天马,原来如此,原来这就是你的身份。”

    白华漠然的低喃,显然是猜到了rider的真名。

    白华不属于这个世界,抑制力给予的知识中也没有英雄们的传说,只是在圣杯战争开始前夕过少量的书籍,想要凭自己的知识推断其余从者的身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对方的传说是在太出名,加之rider脸上带着眼罩样的封印,只要稍稍想想,其身份就是想不知道也难吧

    “美杜莎,希腊传说中,可怜又无辜的少女,其妖艳的身姿与美丽的容貌令神明嫉妒,最终因诅咒堕落成戈耳工怪物,盘踞于海岛之上,以石化的魔眼,将无数前来讨伐的战士变成石像的女妖。”

    那么,其身下天马的身份,自然容易推断。

    佩加索斯

    传说中因美杜莎的血而诞生的幻想种。

    幻想种。

    如字面一样,存在于幻想中的种族。

    像是妖精和巨人这类亚种人,亦或者鬼怪和龙之类的魔兽。

    其存在便代表着一种神秘本身,也是因此,幻想种凌驾于魔术之上。

    魔术师,凭借储蓄的知识来累积神秘。

    而幻想种就更加直接,以悠久的寿命,从漫长的时间中储蓄力量。

    眼前这匹从神代开始变存在的天马,所储蓄的力量可想而知,那是几乎等同于幻想种中最上位的龙种的力量。

    如此等级的力量要是爆发出来,绝对能威胁到白华,甚至有可能突破神盾的保护,将这座公园都夷为平地。

    只不过

    “如果这就是你的底牌,就太让我失望了,rider。”

    随着这句话落下,磅礴的魔力从白华身上流转起来,形成微型旋风盘旋在白华周身。

    他手中的神剑,亦是有了一些变化。

    “咔嚓”

    一道极其清脆,如同枷锁破碎的声音徒然响起,神剑之上闪过一丝纯白的焰光

    然后,这火焰越来越大,剧烈的燃烧起来。

    周围的空气乃至空间都承受不住其高温一般扭曲,就连白华自己散发出的魔力都被白焰燃烧,仿佛要将世间一切的污秽全部净化、吞噬、燃烧殆尽一般。

    属于太阳与神明的气息,就这么从神剑之上流露出来,耀起光辉与天空之上的天马遥相呼应。

    宝具

    还未正式解放,便能预想到其威能的强大。

    “汝乃恶,扰乱秩序,必要斩杀之物。”

    宣言一样的言语,白华的气势顿时提升到至极。

    这也令rider脸上表情变得更加凝重,纤手一挥,一条散发着淡淡金光的缰绳出现套在了天马之上。

    面对即将到来的宝具攻击,rider准备以宝具应对。

    虽然白华手中的神剑威势的确强大,但rider并不觉得自己的宝具会输。

    毕竟,她的宝具可是a等级,在全英灵中也算是很高的等级了。

    “令人厌恶的英雄,你就在这里消失吧。”

    rider用冰冷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身下的天马亦是张开了一对洁白的羽翼,踏空飞行,化作彗星一般急速升起。

    白华也在这一刻平淡的开口。

    “你已经死了。”

    “噗嗤”

    下一秒,剑尖透过rider的心脏。

    无声无息,毫无征兆的,神剑就好似刺破了空间一般,直接给与rider致命一击。

    精准无比的破坏了灵基。

    “什么”

    惊愕的看着从后方穿透了左胸的剑尖,又望向地面上白华的身影。

    直至此刻,rider都不知道,自己何时被攻击。

    明明,白华还站在地面,散发着强大的气势。

    明明,在被攻击的前一刻,没有任何气息接近自己。

    就算对方的职阶是assass,有气息遮断的技能,也不可能做到这种事情吧

    穿透时间与空间的攻击,如果目标是普通人的话,那魔法应该可以做到,但rider是从者啊。

    神秘,会在更加神秘中消失。

    但白华的位格,应该是英灵才对,怎么可能影响到同为英灵的rider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做的到”

    rider不解的呢喃。

    “当然可以做到。”

    白华的声音蓦然从后方响起。

    “”

    看了眼地面上渐渐溃散的幻影,又转过身,注视着站立在天马之上,手握神剑,被朦胧的月光照耀的身影。

    最终,rider的视线集中到白华胸口挂着的,此刻正在发出微弱光华的勾玉。

    一切,明了了。

    “你欺骗我了,对吧竟然用这种方式,还算是英雄吗”rider口中传出愤怒与不甘的喊叫,质问着这个她已经猜测到的事实。

    从战斗开始。

    不,也可能是还未战斗,刚刚见到白华那一刻,甚至是之前的某个时间,自己所见的一切事物,所听的一切声音,都是幻象。

    那都是白华创造出来的,想让她听到,见到,所以她才能听,才能见。

    所有的一切都在白华的掌控之中。

    从一开始,rider便没有任何胜算。

    所有的一切都是骗局,这根本不能称之为一场战斗。

    自己,竟然是被对方玩弄在鼓掌之间

    “这是什么”

    “神玉月夜见。”

    “从什么时候开始”

    “从一开始,你见到我的时候,你就已经进入月夜见的掌控范围。”白华冷眼注视着。

    “啊原来如此,所以,你从一开始就是已经胜利了一样的态度,原来,我从一开始就输掉了。”

    rider没有去管不断流血的伤口,亦没有去看地面上还晕厥着的间桐慎二一眼。

    因为,这个时代的一切事物,从白华的剑刺入她心脏的一刻起,就已经与她无关了。

    灵基破碎,她将回归英灵座。

    她,是不属于这个时代,没有时间概念的英灵。

    只是,她依旧不能释怀。

    “为什么,你们要用这种战斗方式难道你们英雄,就连一点自尊心都没有吗你也是,珀尔修斯也是,难道,就不能”

    这句话还未说完,她的灵基就因为神剑搅动彻底崩坏。

    rider连同坐下天马,开始反还化为魔力消散。

    “你是恶,面对恶,只需要清除就可以了,无论是什么方式,只要有效率。”

    就是这样。

    面对并非英雄,而是被白华判定为恶rider,白华不会给予尊重,也不会像对待英雄一般尊敬,只会用最有效率的方式将其除掉。

    白华严肃的点点头,仿佛只是完成工作一般,然后神剑一甩,一道焰光飞射向间桐慎二。

    就这样,rider退场,其御主,在噩梦中迎来了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