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6:城堡来客

作品:《次元勇者

    “assass佐佐木小次郎,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可知道,caster将这座城市里的普通人视作草芥,肆意的收取灵魂积攒魔力,至今为止已经有至少百人受害的恶行”

    紧盯着对方脸上的表情,白华极为郑重的质问。

    说是质问,倒不如说是通牒。

    如果对方知晓,那么

    闻言,原本环绕assass生出的清爽而风雅的气势顿时散去,从容不迫的脸上亦是沉了下来。

    身为被caster召唤的从者,他又如何不清楚

    可是,assass不像其他从者一样有着御主的支撑,是将柳洞寺的山门作为御主而凭依,只能在附近活动,就连下山都做不到,类似于地缚灵一般的存在。

    因此,他只能沉默不言。

    “这样吗”

    颇为惋惜的轻叹一声,白华语气转冷:“虽然你无意将无关者牵扯进来,但也不能说无罪,那么”

    听到白华的话,assass没有反驳,反而如同想通了一般,浅浅一笑。

    “虽然很讨厌那只母狐狸,但事情就是你所想的那样,虽然不是加害者,亦不能视在下为帮凶,却不能算是与这件事情无关,想要将在下定义恶并讨伐彰显正义的话,就尽管来吧。”

    assass颇有深意的看了眼白华胸前悬挂着的勾玉,继续道。

    “当然,如果你想使用击败rider的战斗方式的话,在下也无话可说。”

    毕竟,这本就是赌上性命的厮杀,没有任何规则可言。

    白华无声的紧了紧神剑。

    果然,caster一直在监视从者的动向,就连月夜见都暴露了。

    “视情况而定吧。”

    话音落下,白华的身影顿时消失在原地。

    等到再次出现时,已至assass面前,一剑毫不留情的斩下。

    搅动空气般的利刃,显然是将自己a级的筋力发挥到极限。

    “锵”

    短兵相接,刀与剑的碰撞擦散出火花。

    两位assass之间的战斗开始。

    爱因兹贝伦的城堡中,伊莉雅默默的注视着窗外,感受体内流失的魔力,娇俏的脸上面无表情,显得异常冰冷。

    “白华已经开始和caster交战了吗”

    “大小姐,这样放任assass真的没事吗”

    在其身后的两名女仆中的塞拉,有些担忧的问道。

    实际上,在一个星期前,伊莉雅拒绝攻击caster后,白华每天夜里便会擅自前往城市伏击caster,想要阻止其收取普通人灵魂的举动。

    可是,这种方式的效率极低,往往都是caster完成魔术并离开之后白华才赶到现场。

    这些,伊莉雅都看在眼里,却没有对白华说半句责怪的话,甚至在今天,直接下令出击。

    不是说排除其他从者的行为不好,这本就是圣杯战争的一环,而是如此顺着从者的想法,对御主来说是很危险的事情。

    并且,伊莉雅身上的令咒,此刻已经只剩下19道了。

    这可是制约从者最终也是最强的手段啊。

    加之白华本身通晓术式,就更不能安心了吧。

    “我才是assass的御主,做事情轮不到你来操心。”伊莉雅回过头冷冽的瞥了一眼,便继续望向窗外。

    “可是”

    塞拉急切的上一步,似乎意识到了此刻的行为是对主人的不敬,当下便不甘心的退了回去,但目光却紧紧的盯在伊莉雅身上,等待着回答。

    但这种行为无疑是在挑战伊莉雅的耐心。

    这位大小姐,对自己的女仆可不会客气。

    “77道令咒,本就是为了加强对从者的控制,因为按预定计划,要召唤的从者是berserker,被狂气侵蚀没有理智可言,战斗中容易暴走。

    有77道令咒加持的我,就算不使用,所说的每一句话也会对从者起到束缚效果,即便是没有理性的berserker,也能很好的控制。

    但assass是有理智的,会自己判断,不需要我多加命令,也是就说命令是多余的,在战斗中,我的话反而可能妨碍assass的判断,所以,减少令咒是有必要的。”

    不耐烦的说完,伊莉雅冷哼一声,这才转过身子,一双赤红的双眸中流露出杀气。

    “这些话,应该已经足够了吧,现在,给我出去。”

    不容置疑的语气,令两位女仆连反抗的想法都提不起来,只能无奈的退下。

    房间内再次恢复平静,伊莉雅轻叹一声,坐到了沙发上。

    这个如雪一般的少女,很清楚自己是为何而存。

    可即便如此,依旧很向往外界的多姿多彩,想要被人保护。

    终于,在她的生命迎来了倒计时阶段,圣杯战争开启。

    召唤出了白华,只能说是一个意外。

    可正是这个意外,给她带来了一个真心想要保护自己的人。

    从一开始的不信任,到了后来的尝试信任,直至现在对白华产生了一些依赖。

    “还真是不可思议讷,明明只是一个从者,迟早要和我一样消失。”

    后来,多少带有生命最后一刻的放纵的消极想法,少女带着从者来到外界。

    然而,外界没有她想象的丰富多彩,反而平平淡淡,可却令少女更加留念,并为之着迷。

    无数次的,少女想要扼杀这种想法。

    我是爱因兹贝伦的人造人,肩上负担有使命,赢得圣杯战争然后以祭品的身份迎接死亡便好。

    啊,这样就可以了。

    但

    为什么呢,感觉这么的不甘心

    于是,少女尝试着敞开心扉,扮演与自身外表年龄相符的姿态,像一个普通的小学生一般撒娇、任性、幼稚。

    既然白华想要保护自己,那我就回报他,暂且当做一个小女孩就好。

    可这终究是伪装出来的,即便笑得再如何开心,也逃不过最后的命运。

    她无法像这样活下去,越是留念就愈加不舍,越是清楚自身的命运,就愈加感到不甘。

    但

    “我只能作为伊莉雅斯菲尔冯爱因兹贝伦,而不能以伊莉雅的身份活下去。”

    可至少,在迎来自己的最终之前,安心的作为伊莉雅接受白华的保护吧。

    “啊,还有士郎呢,和切嗣一样,让人放不下心稍微,有些寂寞啊。”

    伊莉雅有些疲倦的合上了眼。

    就在少女的警惕放松时,无形的丝线缓缓向她聚拢。

    紧接着,大量的紫色魔力光华浮现而出。

    “看来是受到了不少伤害呢,爱因兹贝伦的小女孩。”

    一位被斗篷罩住,看不清面貌的女性悄然降临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