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7:切断的契约

作品:《次元勇者

    “caster的从者”伊莉雅凝重的低喃。

    能无声无息的绕过结界,在伊莉雅察觉之前先一步使用魔术将其束缚,除了caster以外,伊莉雅实在想不出,还有谁有如此本事。

    凭借她那非人的魔力量,就是间桐家的那个老怪物也无法使用魔力束缚吧。

    可此刻,束缚自己的,分明只是含有微弱魔力的丝线,却怎么也挣不开,这个caster

    “这个时候assass应该在战斗才对,可是你却出现在这里,那与assass战斗的是那个从者”

    即便被束缚住,伊莉雅也没有露出半分胆怯,一如既往的维持对敌时的冷静与优雅。

    倒不是认为caster不会伤害自己,或是能凭借巨量的魔力冲破束缚。

    前者,自然是不可能。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用什么方法拖延住了白华,但来此的目的不正是因为没有信心直面白华,这才直接对其御主下手的吗

    至于后者,亦不可能。

    如是是魔力的束缚,就算是对手是从者,伊莉雅也有信心比拼魔力,从而达到干涉,甚至反弹束缚的效果。

    可束缚着她的是已经完成的魔术,作为被束缚的对象,伊莉雅没有任何方法对以成型的魔术进行干涉,甚至连使用令咒召唤白华都做不到。

    她的信心来源于莉洁莉特。

    经过魔术调整,莉洁莉特的身体机能远超常人,就算做不到与从者一较高下,但闯进来解除束缚,为伊莉雅争取使用令咒的时间应该可以做到。

    “哎呀,小女孩不会是在等待外面那两位女仆吧虽说我做不到拿着刀剑战斗这样粗暴的事情,但是魔术方面的话,还是很有信心的,催眠一两个被区区粗劣手段制造出来的女仆,这一点还是做得到的。”

    caster噗呲一声轻笑起来,如同收获猎物的猎人一般,充满优越感的这么说着。

    眼前的确是无解的难题。

    caster已经是胜利者。

    “这么短的时间就”

    于是,伊莉雅沉默下来,惊讶的瞪着caster,实则已经放弃了。

    从塞拉和莉洁莉特走出房门,连1分钟的时间都不到,对方竟然能将其催眠

    魔术技艺有着天差地别。

    只论魔术技艺的话,caster已经是怪物级别的了吧

    注视着伊莉雅惊愕的表情,caster不由得以胜利者的姿态,带有嘲笑性质的解说起来。

    “的确,你的assass很优秀,强大到连我都没有办法,明明已经收集到了宝具的信息,也无力应对。”

    想到月夜见那种足以操控从者五感的宝具,caster就一阵无力。

    实际上,她持有的对魔宝具。

    说是一切魔术的克星也不为过。

    被这一宝具刺中的对象,便会强制性进行破戒,将形成的术式重置会发动之前的状态。

    区区幻术不在话下,只要刺中自身,就不会被幻术影响。

    可这,仅仅限于对魔术的破戒,对象是宝具的话,就完全没有办法干涉了。

    “知道吗我召唤出了另一个assass哦,可是重要的棋子啊,为了对付你的assass,我都将其作为诱饵放弃了。”

    caster轻而易举的说出了残酷的话。

    佐佐木小次郎与白华对战,不可能幸存。这是caster的判断,明知道这样,她还是对其下达全力阻拦白华的命令。

    “付出了这种代价,只是为了解决掉你的assass,感到荣幸吧。”

    缓缓从斗篷中抽出一把闪耀着七彩炫丽光华的匕首,宝具,caster漂浮到伊莉雅身前。

    “这是我的宝具哦,只要被刺中,你和assass之间的契约就会被切断,我甚至能将契约转移到我身上,不过放心吧,不会抢走你的玩具的,毕竟,那种从者,就算是有令咒,放在身边也不安心呢。”

    下一秒,令咒不受控制的从伊莉雅体表浮现出来,那如同艺术品一般的匕首,直接刺入其胸口。

    “呀啊啊啊啊”

    惨叫声顿时响彻。

    如果将使用魔术的痛苦比喻成被刀剑割伤,那么此刻切断契约的痛苦,简直就是斩断手臂了。

    “要怪的话,就怪你召唤出的assass太难缠了,不然我也不用使用这种方式。”

    两个呼吸的时间,伊莉雅与白华之间的契约被彻底斩断,惨叫声停下。

    而caster则冷笑一声,化作点点灵光消退。

    “呼呼白华白华”

    如caster所说的一样,契约真的被斩断了。

    伊莉雅没有半点因留得了性命而欣喜,只有对失去白华的愧疚。

    如果不是大意,也不会被caster这么轻易的得手吧。

    她,再也感知不到白华的存在。

    同时间,少女有种恐惧,如果,白华没有消失,再看到自己的话,会不会露出陌生的眼神

    毕竟,御主与从者之间最紧密,也是唯一的联系就这么被切断了。

    突然,伊莉雅抽泣的声音一滞,脸上浮现出错愕。

    “契约还在从者”

    时间回溯到几分钟前。

    柳洞寺的山门前,两位从者互相厮杀。

    “呯”

    “呯”

    “锵”

    每一刀,每一剑,都是抱着杀掉对方的决心挥出。

    可即便是这样,一时间两人也奈何不了对方。

    “嘭”

    一剑狠狠挥出,将assass击飞至半空中,可还不等白华追击,处于半空中的assass便调整了身形一刀斩下。

    对此,白华只能无奈的再次挥出一剑。

    “锵”

    随着钢铁交鸣的声音,两道身影顿时分开。

    “这家伙是本土英灵的加持还是”

    即使白华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了。

    自己的每一次攻击,无论是多么迅速,对方都能捕捉然后防守,并有余力反击,其敏捷属性不在他之下。

    甚至于,对方的武艺在自己之上。

    虽然两人之间只是交手不过十招,便可以看出,白华的优势不大。

    明明,a级的筋力至少是对方的十倍,甚至百倍。

    要承受比自己强上百倍力量的一剑,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然而,这个名为佐佐木小次郎的assass偏偏做到了,还能在不断的攻势下反击。

    白华都想象不到,对方手中那柄纤细的刀是怎么接住自己攻击的。

    这已经不是卸力技巧的问题了,而是剑道的境界,和白华所在的,是完全不同的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