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8:对人魔剑·燕反

作品:《次元勇者

    如果说,白华的剑技,是将自身的力量与速度发挥至极限,以杀敌为最终目的的话。

    那么佐佐木小次郎所挥舞的刀术,便是将武艺本身作为一门艺术去专研最终得出的成果。

    二者完全是不同的技术,不能相比。

    就好似,白华的剑技在战场上,杀敌效率是最高的。

    可是此刻,一对一的厮杀中,无疑是佐佐木小次郎那赏心悦目的长刀更胜一筹。

    “真是厉害。”

    毫不吝啬的赞叹,白华内心中属于武人的一面,逐渐被唤醒,那是强烈的求胜欲望。

    比不上,如此技巧,就算是本体那超越神域的剑术,也只能凭借绝对的力量才能压制吧

    不过,想赢

    生平第一次的,如此渴望用纯粹的剑技战胜一个人。

    可惜,现在不是时候。

    心中莫名而来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了一样。

    而且,迄今为止,柳洞寺里面的caster好似一点儿没有察觉一般,完全没有现身的意思,即便是在暗处的魔术支援也没有。

    也许是将佐佐木小次郎留下殿后,自己带着御主撤退了吧。

    那么,就更应该速战速决了

    这样想着,白华将神剑收回剑鞘,握了握左手的金色臂甲,收拳作出怪异的姿势。

    “怎么了,另一个assass,打算放弃剑术的比拼了吗”佐佐木小次郎蓦然一笑,随即玩味的问道:“还是说,终于准备抛弃武人的尊严,使用那个狡猾的宝具对付在下了呢”

    明显的激将法。

    想必对方,比起存粹的厮杀,更想用刀剑交流吧。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武人之间的决斗,是技艺的胜负,更是附加在手中刀剑之上的信念比拼,自然不愿将无聊的东西参合进来。

    只不过,此刻作为从者现世,就算白华使用月夜见夺得胜利,佐佐木。

    “不,只是想要换一种战斗方式罢了,不过如果这还不能击败你的话,我就会使用月夜见。”白华严肃的这么说着。

    既然对方的技巧在自己之上,继续使用剑也无法胜利,只会无意义的消耗时间,那么就用更为灵巧迅速的拳法吧。

    如此才是合理的最佳策略这便是白华的判断。

    相比起白华身上传来阵阵压迫的气息,佐佐木小次郎的气质就弱小的多。

    如微风一般清雅,感觉不到半分危险,却不容忽视。

    “那么接下来,差不多要动真格了哦,另一个assass哟”

    风轻云淡的说着,佐佐木小次郎缓缓从高处走下,落到和白华平齐的台阶,放弃了地形的优势,亦暂时放下了守门的职责。

    现在,他不再是防御,而是要抱着杀死白华的决心,全力以赴了。

    旋即,佐佐木小次郎双手握住了,被蔑称为物干竿的长刀,然后架起摆出出刀的姿态。

    一时间,淡淡的杀气在空气中弥漫。

    然后

    “秘剑”

    刹那之间,佐佐木小次郎身上的气质蓦然改变,如刀锋一般尖锐刺眼。

    长刀如飞舞般划出轨迹,其上超越了速度和锋锐程度的东西,深深吸引了白华。

    这种武艺已经超出了技艺的范围,并非是人类可以理解的东西。

    “燕反”

    危险的感觉在这一刻被放大至极限。

    危险

    危险

    无论是通过无数场战斗累积下来的经验,还是灵魂中接近第六感的直觉,都在急切的向白华告知危险

    急度危险

    于是,他立即发动自己最信赖的防御。

    “汝乃狂暴之神灵,挥手掀起暴风雨怒涛”

    长刀化为闪光飞舞,然后仿佛分化一般,从三个方向发出斩击。

    明明只有一把刀,但的的确确是在瞬间一分为三。

    不是错觉

    而是佐佐木小次郎的刀术做到了这一点。

    不,这已经不是刀术了。

    或者说,这存在于现实的一闪,却无视了时间和空间的概念,将其完全重叠,从而发动了来自三个方向的斩击。

    多重次元曲折现象

    只有不同于魔术,被称之为奇迹,魔术师们追求的最终想要抵达的最终魔法

    只有魔法才能做到这一点。

    然而,佐佐木小次郎却打破了常理,凭借自身武艺抵达了魔法领域。

    令人惊叹

    可也只是增加了斩击次数,从多方面捕捉敌人,难以避免的攻击罢了。

    其威力并未加强。

    那么,就不可能突破神盾的防御。

    “神盾素盏鸣”

    金色臂甲上的花纹开始浮现出光华,大量的魔力输入其中。

    白华身前开始凝聚起水汽。

    就这样,防下斩击吧

    突然,白华的气势一顿,魔力的运转出现瞬间的迟钝,那不断向白华输送的魔力莫名的消散了。

    而这,造成了正在发动的宝具不受控制的停止。

    水汽顿时散去。

    就连白华都没有在这一瞬间的变故中回过神。

    三道斩击直接斩在他身上,穿透铠甲的保护,划开血肉。

    血液飞溅。

    “亚瑟道尔先生”

    “assass”

    刚刚赶到的卫宫士郎和saber恰巧看到这一幕。

    白华的强大早已映入他们心中,可此刻,白华就这么被击败了

    “噗”

    身体重重的滚落下石阶,滑到卫宫士郎身前才停下,白华猛的咳出一口血。

    “其中有两刀是想要砍下你的头颅,避开了吗,在下的秘剑。”佐佐木小次郎没有追击,饶有兴致的打量刚刚到来的两人。

    他还有再战的余力,而白华已经没有,虽然灵基没有被斩碎,但行动,暂时不可能了。

    也就是说,就算继续战斗,他要面对的,也只有saber一人而已。

    “亚瑟道尔先生,没事么”

    注视着白华身上渐渐恢复的伤势和完全散去的气势,卫宫士郎连忙搀扶。

    白华没有理会,眼底浮现出难以置信与慌张。

    “契约断掉了。”

    也就是说,伊莉雅出事了。

    到了现在,白华怎么猜不到,被自己认为逃走的caster,其实从一开始就在监视,当他上山时,caster便动身前往爱因兹贝伦的城堡。

    白华最大的弱点,亦是想要守护的少女,可能已经

    真是讽刺,明明我才是assass,却被区区caster的暗杀给

    不甘,愤怒,自责。

    但却毫无办法。

    随着契约的断绝,伊莉雅的魔力支援,甚至大圣杯的魔力支援都被断开,现在的白华连行动都很困难,更别说战斗了。

    输了。

    输得彻彻底底。

    就在此刻,变故又生

    刺眼的光芒和巨大的魔力蓦然从白华体内爆发。

    “从者召唤”

    卫宫士郎惊愕的叫出了声。

    如此光辉,他只在saber被召唤出来时见过。

    紧接着,难以言喻的狂气,从其中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