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9:berserker退场(3/2)

作品:《次元勇者

    “吼”

    在吉尔伽美什错愕的神色中,原本已经沉寂下去,仿佛死亡了一般的巨人,突然暴起,一边发出愤怒的咆哮声,一边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恐怖力量,瞬间挣开了连神明都无法挣脱的天之锁。

    当然,其中有吉尔伽美什大意的缘故。

    毕竟,五杆洞穿了berserker的长枪,每一把都是a级或之上的宝具,锐利程度毋庸置疑,绝对能造成有效的攻击。

    事实,也是如此。

    五杆长枪的确洞穿了berserker那如岩石一般的躯体,并将其内脏破坏。

    换做是常人,就算是传说中的英雄,受到如此重伤,不死也会被废去战斗能力了吧。

    “什么,这家伙,还没有死吗”

    然而,berserker并非普通的英雄,他是赫拉克勒斯,传奇的半神,比英雄更为令人敬仰的大英雄,其存在便代表力量的象征。

    这样的berserker,又如何会在简单的伤势面前放弃呢

    或者说,就这点伤势,还远远不够使他丧命,不然他生前也不可能跨越十二试炼。

    “吼”

    最后一条命的最后一刻,最终的最终,仿佛意识到,自己唯一能为御主做到的,就是拼尽一切带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一起回归英灵座一般。

    狂暴的眼神出现短暂的清明。

    无论是憎恶还是仇恨,绝望还是决意,亦可能是觉悟,和不愿认命的不屈,这些情绪皆是从眼中消散,或者说融了为一体,转化为一股说不清的莫名力量。

    然后,巨人的身体中,仿佛有什么原本不属于他的东西破碎了一般,传出“咔呯”的清脆鸣响。

    “轰”

    这一刻里,奇迹发生了。

    在伊莉雅的脑海中,berserker的属性值突然变动起来,呈现发爆发式的增长。

    耐久、敏捷、魔力三项本就优秀的a级能力值,瞬间突破为惊人的a。

    而原本就有a等级的筋力,更是在这一瞬间,打破了极限,变成代表着无法预测的ex。

    如果说,berserker此刻的突然暴起,是这个技能导致。

    没有受到致命伤害,其不屈的意志能令他站起来。

    但是,如今的能力值变换,甚至面板中各项技能与宝具信息尽数消失的状况,又该如何解释呢

    根本无法用道理来解释了吧

    就是魔法,也做不到这一点。

    “到底发生了什么”伊莉雅捂着小嘴,惊讶的叫出声。

    两位女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默默的拉住自家大小姐。

    旋即,失去武器的berserker,就这么以最原始的方式,扑了上去。

    一双如岩石般僵硬的手掌,仿佛能握碎空间一般,狠狠抓向吉尔伽美什。

    “什么,你这杂种”

    意识尚未没有反应过来,吉尔伽美什的身体本能便先行一步行动起来,脚尖轻微的踮起,虽然即不迅速,移动距离亦不远,但确实是躲避了。

    他,这位傲慢的最古之王,虐杀了berserker十次,从始至终都只有前进与挑衅的王者,在这一刻里第一次的作出了退后。

    怒

    暴怒

    因为觉得受到了屈辱而暴怒。

    “当真该死”

    一面喊着这样的话,金色的门扉刹那间开启,三杆粗长的不似人类使用的长枪延伸而出,阻挡住berserker的去路。

    同时,数件散发着强大魔力波动的武装射出。

    足以束缚神的锁链亦在这一刻弹射而出。

    “呯呯”

    金属被暴力破碎的声音响起。

    拦在berserker身前的长枪,直接被蛮力撞成碎片,那些攻击的武装,因为没有躲避的缘故直接射进巨人的躯体中,但却没有令巨人的行动出现任何的停顿。

    毫无技巧可言,存粹的蛮力,却破开了空间的拳头,狠狠的击打在刚刚浮现出的盾牌之上。

    盾牌没有起到丁点保护的作用便破碎开来,拳头的力道不减,猛然的击中吉尔伽美什。

    “轰”

    如同berserker被天之锁拖拽的情形,地上出现了一条犁沟,可这一次,狼狈的人,是吉尔伽美什。

    过了好一会,这位最古之王,才咳着血,挣扎的站了起来。

    服装,头发,面容,全部沾上了灰尘,显得狼狈不已。

    然后,他用着既像傲慢又像惊叹,却有些虚弱的声音,开口了。

    “真是令人惊讶呐,还以为只是稍微值得头疼的野兽,没想到,竟然是和伪装成野兽的怪物吗”

    只是退后一步就暴怒的他,反常的没有生气,而是在赞叹一般。

    因为,就在刚才的最后一刻,berserker实在太让人惊讶了。

    没错,是最后一刻

    此刻,撞碎了长枪,正面接下复数宝具射击的berserker,终究没有逃出神性天敌的锁链束缚。

    甚至于,已经不需要吉尔伽美什再出手,巨人的身体已经开始溃散成魔力了。

    “虽然不知道你使用那股力量付出了什么代价”

    吉尔伽美什拍打着身上的尘灰,感叹着。

    “但这样你就满足了吧,骄傲的带着这份满足,自豪的去死吧怪物。”

    终于,这一瞬间,berserker的身躯彻底消散成魔力,灵魂被圣杯吸取。

    也是在这一瞬间,伊莉雅仿佛失去了力气一般,瘫倒在地。

    “大小姐”

    塞拉急切的呼唤,并将其扶住。

    莉洁莉特亦是护在两人身前,准备用自己的身躯挡下敌人。

    形势已经很危险了,要是伊莉雅连逃走的念头失去,那就真的一点儿存活的可能都没有了。

    “大小姐,请振作起来,我和莉洁莉特会全力掩护你逃走的。”

    然而,无论塞拉如何努力的呼唤,伊莉雅都没有反应。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berserker要”

    低喃着的声音充满了不解,伊莉雅内心中的某些信念被颠覆了。

    berserker充满狂气没有理智。

    原本,应该是这样,受到命令就会全力执行,但为何,要如此

    明明,如果一开始就放弃自己的话,berserker是有机会战胜那家伙的,但为什么

    “明明只是区区一个berserker,一个没有令咒束缚就会背叛的从者我只是把你当做工具,随时可以抛弃的道具而已,为什么要”

    可是,那为了守护主人,连灵魂都愿燃烧殆尽的意志,就是自我意识薄弱的莉洁莉特都能感受到吧

    更何况,比之更感性的伊莉雅呢

    berserker不会背叛,只会忠诚的守护少女。

    可如今意识到这一点,为时已晚。

    “那么,接下来就由我作你的对手吧,最古之王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