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0:两个archer(3/3)

作品:《次元勇者

    “那么,接下来就由我作你的对手吧,最古之王哟”

    伴随着这样一道声音,红色的身影从上方落下,护在伊莉雅身前,亦是挡住了吉尔伽美什侵略似的视线。

    旋即,一黑一白,成对的两把刀,由魔力凝聚而成,出现在来人手中。

    “凛的archer”

    伊莉雅颤抖的开口,露出不可置信,有些释然的表情。

    archer在这里,也就是说,卫宫士郎等人已经离开了吧

    大哥哥逃走的话,应该就安全了吧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archer在这里,大哥哥应该已经离开了吧,那你就没有理由”

    伊莉雅的声音渐渐微弱下去,直至完全听不见。

    无论archer的目的为何,她都不想知道,即便真的是要与吉尔伽美什对抗,伊莉雅也不看好,berserker都被其以不讲理的方式灭杀。

    反观archer,一个连面对berserker都不敢的从者,又怎么可能是吉尔伽美什的对手

    像是放弃了希望一般,少女眼中的神采黯淡下去。

    “作为哥哥的,来保护妹妹,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

    archer轻轻回头,轻松的这么说着,然后将目光放在吉尔伽美什身上。

    “什么啊,还以为是谁呢,散发出的令人厌恶的气息,连我这个要离开的人,都忍不住的回来想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讨厌。”

    archer失望似的叹息一声,然后挑衅道。

    “原来,是上一届圣杯战争遗留下来的老古董啊。”

    一言,道破了吉尔伽美什的真相。

    正如archer说的一样。

    吉尔伽美什是在上一届圣杯战争战争,以archer职阶被召唤现世,但出于某些原因,得到了肉体,并凭着a级的技能,在这个时代停留了十年之久,直至今天又参加第五次圣杯战争。

    “哼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这faker赝品,要是saber留下来的话,我或许会手下留情也说不定,但你这样的杂种,就没有那个价值了呐。”

    完全没有把archer的挑衅放在心上,吉尔伽美什自顾自的这么说着,将自己的傲慢表现的淋漓尽致。

    “那么,要不要现在就来试试你那引以为傲的工艺品的质量呢”

    说完,在吉尔伽美什挥手间,大量的门扉展开,一把把等级极高的宝具出现。

    细数之下,打开的门有36道之多。

    可比起之前对付berserker时的数量,明显的减少了,显然是瞧不起archer吧。

    “如何,这个数量的话,你应该可以跟上吧,赝品”

    “呵,嘴上不饶人的家伙,不过吉尔伽美什啊,你这么急切的想要战斗吗,还是说,你在紧张,你的从容到哪里去了,就这么害怕我吗”

    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嘴巴也是得理不饶人。

    “投影,开始”

    转眼之间,archer的身后,大量的魔力凝聚,形成一把把从吉尔伽美什的宝库中延伸出的宝具,一模一样的武装。

    投影,一种低阶魔术,将物体完全复制的技术。

    说到底,只是魔术而已,竟然复制出宝具,实在令人惊讶。

    这也是吉尔伽美什将archer称呼为赝品的原因吧。

    毕竟,比起真品来说,archer身后的,的确全部都是赝品。

    “少得意忘形了,杂种,本王不过是想要尽快将东西拿到手,避免一些麻烦而已。”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还真的是竟然被英雄王当做麻烦看待,我到底该伤心呢,还是感到荣幸呢”

    archer无奈的摊摊手,却一点受宠若惊的模样也没有,反而挑衅似的勾了勾手指。

    吉尔伽美什冷哼一声,皱起眉头有些不快。

    “愚蠢本还认为就算是赝品,也应该会比较有意思,能给本王带来愉悦才是,但没想到,竟然连自知之明也没有吗”

    随着一声大喝,气氛顿时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给本王认清自己的分量,像你这样的杂种,也就只能当做开演前的余兴而已,被本王当做麻烦的,是那个家伙”吉尔伽美什昂首。

    不做迟疑,archer立即向后上方看去。

    以那位最古之王的骄傲,不屑于用这种手段欺骗,也就是说,真是有人要来了。

    下一瞬间

    “轰”

    屋顶破碎开来,大量的石块砸落,掀起尘灰飞扬。

    紧接着,一道身影从中浮现而出。

    “assass”

    认出来人的塞拉,立即叫出了声。

    “可是,assass不是应该”

    听到声音,伊莉雅有些僵硬的抬头看去。

    “白白华”

    熟悉的华丽盔甲,左臂标志性的金色臂甲和腰间佩戴的神剑,这只有白华了吧

    “但为什么我是亲眼看到白华应该是”少女惊讶的长着嘴巴,不知道说什么。

    当时,她来到柳洞寺时,正好见到白华的身躯分解为灵子状态沉入地脉的一幕,场景实在太像从者的消散了。

    而且,之后她也没有在卫宫士郎处了解真正的情况。

    误会了,是理所当然的。

    再次见到白华,少女先是不敢置信,随后蓦然生出一种想哭的冲动。

    并非因为悲伤,而是一种出于喜悦和理解的情绪。

    和berserker一样,白华不会,也没有背叛自己,而是真心的想要保护自己,berserker已经证明了,现在,白华至此,也是为了证明这一点。

    于是,伊莉雅就这么做了。

    才刚了解berserker就失去了的她,内心前所未有的脆弱,根本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

    在两位女仆惊讶的视线中,少女突然站起来,用全身的力气跑动至白华身前,一把将脑袋埋入其腰间。

    “白华白华白华呜呜白华”

    少女一边抽泣着,一边用悲鸣似的声音,一次次的呼唤白华的名字。

    注视着身高只达自己腰间,身躯微微颤抖的伊莉雅,白华有些措不及防的扬了扬手,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御御主你,没事吧真是抱歉,因为我的计划疏漏,被caster钻了空子,自己也沦落到魔力不足要消散的地步,只能藏入地脉吸收魔力了。”

    白华有些紧张,不知所措的解释着。

    “那个我感应到结界被人触动,立即赶过来了,御主,他们两个就是入侵者吗”

    被伊莉雅抱着,白华不便行动,但眼神已经变得危险起来,对一金一红的两位从者,凝视过去。

    arc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