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9:项链

作品:《次元勇者

    卫宫宅邸,客厅内,五人相对而坐。

    卫宫士郎和saber面对着两位女仆,显得有些尴尬。

    远坂凛则默默的坐在一旁,脸上的失落任谁都看得出。

    就在前不久回来的路上,她感受到了与archer之间的契约断开。

    archer已经消散回归了英灵座,此刻远坂凛手背上以彻底消失的圣痕,便是最好的证明。

    两位女仆中的莉洁莉特,乖巧的坐在一边,拿着茶杯一口一口的抿着,似乎很喜欢的样子,只是断掉了一只手臂,让她看上去多了些血腥和诡异。

    血已经止住了,但毕竟是断了一条手臂啊,莉洁莉特脸上平静的无表情的模样,仿佛感受不到疼痛一般。

    “那个莉洁莉特小姐咳哼,你真的没事吗,手臂”卫宫士郎小心翼翼的问道。

    莉洁莉特只是轻轻摇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虽然很感谢你的收留,但我们如何,好像和你没有多大关系吧”塞拉冷冷的说道。

    实际上,如果不是白华指名在这儿会和,并且两人此刻没有主见,塞拉是绝对不会同意来此的。

    在她眼中,姓卫宫的都应该当做叛徒对待。

    自然不会给卫宫士郎好脸色看,即便卫宫士郎允许她们驻留此地已经是一种恩惠,塞拉也不会承认。

    或者说,她口头上那毫无诚意的感谢,已经是出于礼仪的底线了。

    紧接着,这位女仆便合上了嘴,显然不打算再开口,只是目光时不时的瞥向一旁伊莉雅所在的客房。

    对此,不知其中缘由的卫宫士郎,只得干笑两声,然后在微妙的氛围中沉默下来。

    在卫宫士郎惊讶的目光下,一直没有言语的saber,竟然用柔和的口吻道出了安慰。

    “没事的,伊莉雅斯菲尔的话,不会有事的,assass在消散过后又凝聚了灵脉的力量,其魔术造诣让心脏复原的话,问题不大。”

    对于saber,塞拉倒是很礼貌的点点头。

    “是的,我们爱因兹贝伦的结界,就是由assass改良布置的,他的魔术造诣很厉害。”

    虽然说着这样的话,可塞拉还是忍不住的露出了担忧迷茫的神色。

    一来,是担忧晕迷不醒的伊莉雅的身体。

    二来,失去了,白华也没有选择与伊莉雅再契约,身为伊莉雅的协助者,塞拉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如果只是如果,大小姐能就这样放下爱因兹贝伦的夙愿,在剩下的日子里去作自己喜欢的事情,也是不错的结局呢。”

    塞拉就这么用着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呢喃着。

    下一刻,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身为爱因兹贝伦家族赋予生命和使命的人造人,竟然妄图劝说爱因兹贝伦的最高杰作放弃夙愿

    当下,塞拉摇摇头,将那些不该出现的想法甩出脑海。

    但我还能做什么

    去充当战力和从者战斗

    还是用自己的魔术暗杀吉尔伽美什背后的御主

    别开玩笑了

    似乎受内心的复杂与迷茫的影响,塞拉身上散发出极富感染力的低沉气息,使得气氛再一次的跌入低谷。

    沉默

    沉默

    因为失去了自己信赖的从者。

    因为失去存在的意义。

    因为自己逃走的行动,让一个少女受到重伤。

    因为自己战斗都没有参加,使的一位同伴牺牲。

    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理由,全部沉默不开口,甚至让空气都迟缓了两分变得压抑起来。

    然而,在如此低沉的气氛下,有一个人,并没有受到影响。

    咽下最后一口茶水,轻轻的将茶杯放下,莉洁莉特起身便向伊莉雅所在的房间走去。

    “莉洁莉特,你要干嘛”

    或许是长时间都担任指挥的一方,在自己没有下令,甚至手足无措的情况下,同僚先一步的行动起来,塞拉惊愕的有些呆滞了。

    这还是那个自我意识薄弱的莉洁莉特

    比起惊讶的塞拉,莉洁莉特就显得平静的多。

    她理所当然的回答道:“保护伊莉雅我的职责。”

    是啊,她是女仆,服侍和保护自家大小姐,就是她的职责。

    这让塞拉惊醒过来,旋即苦笑一声,也跟着站起身来走去。

    “想不到,竟然会被莉洁莉特比下去。”

    她们是女仆,除了默默的守护在伊莉雅左右,还需要做什么

    或者说,如果迷茫的话,就坚定自己的职责,好好保护伊莉雅就可以了,不需要想一些多余的事情。

    因为,那不是女仆应该思考的。

    随着两位女仆的离开,客厅内没有冷场,反而多了些生气。

    “士郎我或许应该告诉你了。”

    原本缩在角落的远坂凛,起身在塞拉的位置,也就是卫宫士郎的正对面坐下。

    她从口袋里拿出一条红宝石项链。

    “这个项链,是我父亲留给我的,里面储蓄了大量的魔力。”

    “唉”

    这条项链,就是两人之间缘分的起始。

    就在saber被召唤出来的那一天,在学校逗留到很晚的卫宫士郎,不巧的出现在archer与ncer战斗的战场,被ncer发现,并被魔枪刺穿了心脏。

    赶到的远坂凛,就是用这条项链中的魔力,挽回了卫宫士郎的性命。

    之后,应该留在卫宫士郎手里才对。

    甚至于,卫宫士郎此刻才知道,那个救下自己性命的少女,竟然是远坂凛。

    也是因此,卫宫士郎对这条项链很珍惜,一直随身携带。

    摸了摸口袋里的硬物,卫宫士郎皱起了眉。

    “只有一条的项链”

    “没错,世界上只有唯一一条的项链,在用掉了魔力的那晚,被archer捡回来了。”

    本该只有一条的项链,出现了两条,其意义已经不用言语出来。

    或者说,不仅仅是远坂凛知道,卫宫士郎本人心中也早已有了猜测。

    远坂凛手中的项链,是archer。

    卫宫士郎手中的项链,才是远坂凛的。

    “archer,那家伙的真名是英灵卫宫。”卫宫士郎眼底浮现出复杂,呢喃出声。

    或许是因为对archer不满,或是天性的排斥,卫宫士郎一直在拒绝这个真相。

    但此刻,他必须接受。

    “没错,就是这样,archer是未来的你成就英雄后的姿态。”

    不属于的三人的声音蓦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