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3:卫宫士郎的极致

作品:《次元勇者

    所谓奇迹,便是违背常识,将现实扭曲、干涉、逆行,即为超出常识认知的现象。

    而魔术,正是人为的再现奇迹的技艺。

    当然,想要实现奇迹,是必须付出代价的,比如魔力。

    以魔力作为源泉,从而引发奇迹,不,准确的说,更像是一种交易。

    魔力的本质,就生命力和灵魂这类珍贵的东西,是不可以无止境的消耗。

    可是,想要魔术师不使用魔力,也很强人所难吧。

    虽然世界本就充满大源魔力,但极难吸收,想要用生命力和灵魂转化,却又是自取灭亡的做法。

    于是,现代魔术师,开发了自身体内的小源魔力,以魔术回路这类模拟神经,更为有效率有节制的转化魔力。

    这样一来,魔术师的天赋,便成为先天决定了的关键。

    魔术回路越多,能摄取转换的魔力也就越多。

    即方便又便利,然而这些天生的魔术回路,也并非是在出生时就完全开启,而是处于堵塞状态,想要开启,还需要长年累积的修炼。

    每开启一条魔术回路,都是魔道上的精进,极为喜人的事情。

    但如果

    “27条魔术回路全部在同一时间开启,可以说暴走了啊,这还真是”白华有些无语的注视着,表情因痛苦而扭曲,已经连惨叫都无力的卫宫士郎。

    喜事要变成丧事了呢。

    强制性冲开堵塞的魔术回路,简直就是拿钢棍在身体内来回抽动,而且还是27根又粗又硬其痛苦可想而知。

    最严重的,可还不只是这一点而已。

    如此暴力的开通魔术回路方式,会造成魔术回路扭曲,还未适应的身体,会将其它神经当做魔术回路排列,造成紊乱,甚至休克至死亡也是有可能的。

    “你这家伙,有闲心说这个,倒不如想想办法啊,士郎也是,不要再坚持了,快点让这白痴停止术式吧”

    远坂凛一副急的快哭出来的模样。

    她可不想看着自己的同学、同伴,甚至现在已经成为不可或缺的战力,就这样憋屈的死去啊。

    “最少死在战场也能光荣点吧,要是这样简单死掉的话,说出去会承包别人一辈子的笑点的啊”

    这么说着,然后远坂凛真的哭出来了。

    至于saber,此刻已经拿起了无形之剑,似乎只要白华敢说一个不字,她便会砍上来一般。

    “咳咳,这个,我也没想到,谁知道archer疯起来连自己都杀”

    白华尴尬的别过头,同时撤销了降灵术式。

    原本他想着,即便archer不喜卫宫士郎,至少会看在是过去的自己,加之如今要面对的局势,再怎么也不会下杀手吧

    然而事实却狠狠的给了白华一巴掌。

    抽在脸上,贼响的那种。

    强制性冲开27条回路,简直一点儿也没留情,是在把卫宫士郎往死里整啊。

    “其实,也不能算杀人的吧,严格来说,archer就是卫宫士郎,这是自己杀自己,最多算自杀。”

    白华一脸肯定的点头道。

    我,杀我自己,感觉这微妙的很厉害呢。

    “白痴吗你,现在赶紧想办法啊”

    远坂凛气急败坏,甚至直接表露出了敌意,挥手便射出几个阴炁弹。

    虽然,这些阴炁弹对于从者之身的白华,一点儿卵用都没有。

    “就算你这样说,我也已经撤销了术式,archer的灵体赖着不走,卫宫少年的魔术回路暴走,我也没办法啊。”

    白华很是无奈的摊了摊手。

    “assass”

    saber恼怒的提起无影剑。

    一时间,气氛直接剑拔弩张起来。

    或者说,saber单方面的散发着杀气,心虚的白华弱弱的退后着。

    “喂士郎,士郎,你怎么了喂喂士郎又晕过去了啊”远坂凛抱着脑袋,已经完全顾不得形象了。

    对峙的两人,同时停下动作,投去目光。

    只见,随着一身悲鸣,卫宫士郎瞪着眼睛就晕了过去。

    没错,是瞪着眼睛晕过去的。

    如果不是还有呼吸的话,那就是死不瞑目了。

    “这,好惨啊。”

    即便是见惯了死亡的白华,也忍不住的为其默哀。

    saber更是不忍的移开视线,旋即狠狠的瞪向白华。

    远坂凛则是失落的坐到地上。

    到了如今的地步,远坂凛也明白,他们已经不能给卫宫士郎提供任何帮助了。

    “算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就看他的造化了。”

    说着,远坂凛颇为悔恨的瞥了白华一样。

    当初我是犯了什么傻,为什么会相信这个不靠谱的家伙,难道因为关系到胜利的关键,所以我就突然掉链子了

    唉祖传的毛病,改不了,改不了。

    死亡。

    死亡

    进入视野的一切,皆是失去气息的尸体。

    所见的光景,是一片充满死亡与绝望气息的火海。

    这里,是他最为厌恶,只有死亡和扭曲的地狱。

    杀戮

    杀戮

    一根根箭矢无情又精准的夺取着生命。

    活生生的人们,一个个的倒下,甚至述说遗言的机会也没有,瞳孔便涣散着死去。

    而制造出如此地狱的凶手是谁

    屠戮者卫宫士郎

    “这里是,地狱”

    “第几次了”

    眼前的光景,已经重复了多少次在眼前放出

    卫宫士郎已经记不清了,他唯一能记得的,便是自己那正义的伙伴这一理想的具现化,成为英雄的自己,不断的屠戮生命的场景。

    剑染上血液,身上染上鲜红,甚至连脚下的土地,也已经变成了洗不去的鲜血之色,散发着浓郁的腥味。

    这是死亡的气息。

    可他还是不断的拉开弓弦,射出利箭。

    “这一切,都是为了所谓的正义,你现在所见的,便是你那幼稚的梦想最终抵达的地狱。”

    熟悉的声音,在卫宫士郎耳边响起。

    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位身披红衣的骑士。

    “就算是你所尊敬的那个亚瑟道尔先生也是如此,他为战场而生,屠戮的生命,践踏的敌人,甚至超出了世界所存的人数。

    说到底,他作的事情,和我作的事情,都是一样的。所谓的英雄,就是不断的抹杀敌人,从一个战场赶赴下一个战场,无休无尽的轮回,作着同样的事情。”

    终于,卫宫士郎也开口了。

    “所以你抹杀,为了拯救而抹杀,救下一个人,视野就会以此为扩大,一个人之后会是十个人,十个人之后会是一百人,一百人之后就是千人,然后抹杀,继续抹杀,接着抹杀,为了拯救更多人的性命,不断的抹杀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