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5:其实是姐姐来的

作品:《次元勇者

    不得不说,卫宫士郎再晚一步醒来的话,心虚得完全没有反抗底气的白华,说不准已经被saber一剑枭首了。

    如此,说是卫宫士郎救了白华一条命也不为过吧

    虽然,无形之剑架在他脖子上的根本原因,也是因为卫宫士郎就是了。

    当下,白华用着颇为感激的眼神,望向正接受自己魔力梳理的卫宫士郎。

    “啪”

    一巴掌狠狠的拍在卫宫士郎的后背,在对方吃痛的表情中,白华满意的站起了身。

    他敢发誓,这绝不是趁机报复。

    “怎么样,卫宫少年,魔术回路的运行还正常吧”

    “啊嗯,很舒服不对,是魔术回路已经恢复正常了,之前刺痛和麻痹的感觉已经消失了。”

    卫宫士郎干笑两声,然后向门外,因为自己发出了奇怪的声音,而躲得远远的两位少女无奈的招招手。

    “那个,saber啊,远板啊,已经好了,你们可以过来了吧”

    商量的口吻和祈求般的神态,令卫宫士郎看上去显得低声下气。

    没办法,两位少女那微妙的如同注视着变态,或者说是在看不可回收垃圾一般的目光,实在太扎心了。

    “咳咳虽然中间出了一点儿小差错,但结果还是好的,总之,这次术式进展的很顺利。”

    白华认真的望向saber,似乎在对自己刚才遭到的待遇抱不平,又好似在证明自己一般。

    “你这家伙给我闭嘴,士郎可是差点死掉了,这也只算是小差错吗那大差错是什么,难道把地球给炸了才算是大差错”远坂凛十分气恼的上前几步,扯着白华的衣领恶狠狠的道。

    “小事,小事,这都是小事,总之最后还是成功了不是么”

    在白华的又一次退让,以及当事人卫宫士郎的劝说下,远坂凛这才冷静下来。

    当下,白华便主动开口道。

    “那么,现在确认了圣杯已经被污染,不再是万能的许愿机,而是作为此世一切之恶的杀戮机器的显现,我们已经没有理由再为此战斗下去,倒不如说,我们现在的目标应该是一致的。”

    无论是御主们为了自身得以成活下去,或是为了拯救世界,还是白华和saber作为英雄,不会允许地狱之门的降临,都不会放着圣杯不管。

    闻言,其余三人均是点头。

    “saber,虽然这样说很对不起你,但是抱歉,作为御主的我,不能让你得到那种东西,圣杯不是你的渴望。”卫宫士郎有些歉意的看了saber一眼。

    saber也是理解的点点头。

    从得知arher的遗言和降灵魔术后,她的情绪就有些不对劲了,显得消沉。

    或许,是这位骑士的内心被触动了吧。

    仿佛没有察觉到气氛的沉寂似的,白华自顾自的开口说道。

    “那么,有了共同目标的我们,也是时候告知真名和传说,坦白愿望了吧”

    因即将必要的合作,消除隔阂也好,单纯的相互了解也罢,现在正是这个时候。

    作为御主的两人,率先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远坂凛单纯的希望赢得这次圣杯战争,以望证明自己作为魔术师的才能,和家族的荣耀。

    卫宫士郎则并不关心胜利,只是想防止有人带恶意的许愿,利用圣杯作出不好的事情,期间作为和平维护者一般,减少普通人受到牵连,同时在可能的情况下帮助saber取得圣杯。

    白华和saber对视一眼,皆是哭笑不得。

    这对少女少年,无论是哪一个,都没有利用圣杯完成愿望的想法。

    前者是单纯的希望摘取胜利的荣耀,后者则是想要守护正义。

    结合两人的性格来看,倒是很合理。

    但

    历代圣杯战争中的其他御主听见,两人竟然凭借这种仿佛玩笑一般的理由走到现在,估计会哭出来的吧。

    接下来,就轮到了saber。

    “什么saber竟然是传说中的骑士王”远坂家错愕的瞪大眼睛。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亚瑟王是女的吗”作为御主的卫宫士郎亦是露出惊讶的表情。

    “作为御主不知道自己从者的真名,卫宫少年,你再一次刷新了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呢。”

    白华有些残念的瞥了卫宫士郎一眼,随即认真的打量起saber。

    “传说中的亚瑟王啊,就是连我也知道呢,这可是真是出乎意料。”

    但也是在情理之中的答案,毕竟saber高洁的气质与极为严谨的作风,的确符合骑士王的形象。

    骑士王,拯救不列颠的最后之王,永恒的王者。

    诸多荣耀的称谓,都被付之于这位王者身上。

    其知名度,不说每个人都清楚,但至少都听说过吧。

    “那么,宝具就是传说中的圣剑嘛,这样一来,能破坏圣杯也就说得通了啊。”

    然而saber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似乎并不觉得自己的身份多么值得骄傲一般。

    她没有提及原本想要赋予圣杯的愿望。

    现在提不提出,都不重要了。

    众人也不在意,短暂的惊讶后,便将注意力转移到saber提供的另一个信息中。

    “你就是上一届圣杯战争中担任saber职阶,为爱因兹贝伦出战,和御主卫宫切嗣一起赢得了圣杯的最后胜者”白华瞪目结舌。

    “不,也不能这么说,最后一战时,当时的arher也就是吉尔伽美什还存活,我并没有与之一战,只是圣杯提前显现出来了而已。”saber苦笑一声。

    “而且,最后卫宫切嗣以令咒下令,我的圣剑破坏了圣杯。”

    “等等,你是说,老爸是代替爱因兹贝伦出战的御主,还赢得了圣杯”

    卫宫士郎更是震惊的无以复加,这可是第一次听说啊。

    “原来如此,卫宫切嗣啊,他就是伊莉雅一直等待的人,和塞拉口中的背叛者啊等等”

    白华突然想到了什么,僵硬的转过视线,直勾勾的望着卫宫士郎。

    “卫宫切嗣是伊莉雅的亲生父亲,也就是说,卫宫少年你是伊莉雅的义兄”

    “啥”

    “不,不对,卫宫少年今年只有17岁吧”

    “额,是的。”

    “那已经1八岁的伊莉雅,不应该是卫宫少年你的义姐吗”

    “”

    卫宫士郎顿时呆滞,想到时长带着天真笑容,一口一个大哥哥叫着自己的小女孩,竟然是自己名义上的姐姐

    “那个伊莉雅斯菲尔的小鬼竟然已经1八岁了,比我还要大,只是喜欢装嫩而已”

    远坂凛惊讶的张大嘴巴,旋即露出了阴险的笑容,似乎在考虑日后如何以此调侃伊莉雅。

    “这,我是不是说了不该说的话”

    冷汗在白华的脸颊上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