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6:金闪闪,出来挨打

作品:《次元勇者

    在阴影中隐藏气息,拼命的压制住全身的声音,将身体所有肌肉绷紧的同时,让神经放松到最舒适的程度,达到微妙的平衡。

    然后小心翼翼的处理行动时,衣服与空气的摩擦,呼吸不再依靠口鼻,而是让身体的每一个毛孔,一同跟着周围事物变化的节奏呼吸,最好,让心脏的跳动也放慢至最低,近乎停止的边缘。

    将自身化为一部分,融入周围环境,无声无息的接近敌人。

    当敌人进入自身攻击范围,敌人察觉不到的情况下,迅捷而无声的将武器刺入要害。

    此,为暗杀之道。

    这,才是潜行。

    拥有assass职阶的从者,本来应该是这样才对吧

    看着沿途迅速变化,几乎化为流光的风景,与切开了空气,包裹着自己和白华的庞大魔力,卫宫士郎有些崩溃了。

    “没错,这是暗杀,没错,这很潜行,没错我实在无法承认亚瑟道尔先生是assass啊混蛋”

    “卫宫少年,你说什么,不好意思,风太大了,我没听清。”白华一边回过头,一边用更加强劲的力道踏碎石阶。

    “”

    不,我只是想问,你的气息遮断平时都有在使用,为什么一旦战斗,或是真正需要潜行的时候,就丢到不知道那里去了

    你是假的assass吧

    你其实是berserker吧

    当然,这样的话,卫宫士郎不敢说出,看了眼周围瞬间几个变化的风景后,他无声的点了点头。

    随后

    “轰”

    一声巨响传遍整座柳洞寺,平整的石砖与土地蓦然炸裂,白华猛地止住身形,扶着卫宫士郎平稳的落到地上。

    一时间,卫宫士郎不由得哑然。

    粗暴的降落方式,故意弄出的巨响,无疑是宣布自己等人的到来,对敌人挑衅般的行为。

    天空上的云层飘散开来,皎洁的月光驱散黑暗,显示出一栋建筑。

    “这里,是柳洞寺”

    两秒

    仅仅两秒的时间,白华便带着卫宫士郎攀上了近百多米的高梯。

    虽然对于白华那所谓的潜行技巧,卫宫士郎已经无法吐槽,可这一点不得不承认这速度,贼快。

    如果换做常人见白华刚才的移动,也许就是一阵狂暴烈风席卷而过的景象,除此之外,一概看不清。

    “这,也算是潜行吧”

    卫宫士郎就这么不情不愿的承认了所谓的潜行技巧。

    至少在那种神速之下,一般人看不见白华的身形,那么,既然没被人见到,说是潜行应该也不为过吧。

    没有理会卫宫士郎的惊愕,白华环视起周围,旋即紧皱起眉。

    “吉尔伽美什,不在这里”

    其原因,只有一个,吉尔伽美什并没有和他想的一样,被毫不掩饰且巨大的魔力吸引过来,而是依旧待在圣杯降临的地方。

    对方不可能没有察觉,也就是说,比起白华而卫宫士郎,圣杯更能引起吉尔伽美什的兴趣。

    白华脸色阴沉到恐怖,连卫宫士郎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如果,这里喊出xxx,出来受死之类的话,想必那位不可一世的王者,会当成连挑衅都算不上的笑话而已吧

    如何将对方引出来呢

    白华可不擅长这类狠话。

    毕竟按照他以前的作风,直接砍死所谓的敌人,便不需要无意义的狠话了。

    可现在,白华无法使用哪种随意一击歼灭一座城市的力量。

    他无奈的瞥了一眼身旁的少年,似乎在考虑,将希望寄托在对方身上,能引出敌人的可行性。

    但卫宫少年也不像是能放出狠话的人呀。

    低沉着头,长长的叹出一口气。

    果然,应对如此情况,还是需要交给专业的人才。

    “系统,联系唯一神。”

    几乎是声音落下的瞬间,一段信息便浮现在白华脑海中。

    于是,出于对唯一神嘲讽技能的相信,白华毫不犹豫的使魔力涌动,并随着声音从嘴中传出。

    “傻x金皮卡,出来挨打”

    陈述口吻的声音,顿时传遍了整座柳洞寺,甚至是周围的所有山头,都能清晰的听见。

    一旁的卫宫士郎更是目瞪口呆。

    这还能忍

    就连好好先生的卫宫士郎都生出这样的想法,更何况性格极其高傲的吉尔伽美什呢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过去了,依然没有丝毫动静,白华转头望向卫宫士郎

    难道吉尔伽美什是属乌龟的么

    即使没有开口,卫宫士郎也能从白华的表情中读出这样的询问。

    “不,这换我,我都忍不了”卫宫士郎嘴角扯了扯。

    下一瞬,金色的箭矢划破长空而来。

    较之狙击子弹还要快的速度,使人看不清金光物体的正体,当做一刻闪耀的流星。

    如果换做以前的卫宫士郎,只能面前捕捉到轨迹,却无法做出迎击,可现在

    “小心”

    急切的声音脱口而出,与此同时一只手伸出拉开白华,另一只手上凝聚起魔力的光辉,一把黑色短刃瞬间被紧握住,狠狠的向箭矢挥动。

    “嘭”

    空气激荡的声音,与炸裂的火光响起。

    其结果便是,箭矢被击飞,卫宫士郎手中的短刃也一同破坏了。

    “虽然有信心是好事,但这一次,你的任务可不是应敌,而且,太大意”

    白华就这么说着,腰间的神剑不知何时已然出鞘,寒芒在空中划出简洁至极的轨迹,听到“嘭嘭”两声,一侧面,一后方的攻击被击飞出去。

    “当我们进入对方视野的时候,就已经踏入吉尔伽美什的攻击范围,视野能见的空间全部被对方掌控,攻击随时会从任意一个方向袭来,这一点,来之前我已经说过了吧”

    不疾不徐的解说,亦是忠告,将卫宫士郎护在身后,白华看向屋顶。

    哪儿,正有一道由灵光逐渐凝聚的身影。

    “没错吧,吉尔伽美什。”

    微微眯着眼睛,将其内刚刚生出的怒火隐去,甚至彻底平息,白华散发出淡淡的杀气。

    “哼又是你们么,难道上一次的教训还不够吗事到如今还要找过来,果然是一群无可救药的家伙。”

    吉尔伽美什不满的轻哼,正眼都没看白华一眼,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原本,本王是准备迎接saber的到来,让她和本王一起欣赏所谓的圣杯啊,现在竟然被你们两个杂种打扰了兴致,说说看吧,打算怎么平息这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