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7:无限之剑再临

作品:《次元勇者

    柳洞寺寺庙的顶端,毫不顾忌这所寺庙是冬木市最古老的建筑之一,金色的王者踩踏着脚下的砖瓦,维持高高在上的常态,猩红的双眸中浮现出丝丝暴虐与残忍。

    吉尔伽美什是真的愤怒了。

    在上次交手之后,他可是特意的启用了,一直以来刻意压抑着的宝具,查探了关于白华的情报。

    毕竟,一个拥有超规格宝具,却无法完全掌控,这样的英灵实在太奇怪了。

    于是,全知全能之星,最大功率解放。

    可即便如此,得到的信息也十分稀少,虽然残缺,但真确的接收到了,只要稍稍浏览过,不难想象出中间缺失的部分。

    因此,吉尔伽美什如此评价白华。

    “披着人皮的怪物呐,事到如今也不打算改过吗”

    为结束战争而参与战争,在胜利的同时,自己的友人与战友以精心准备的封印术式为贺礼,明明有着反抗的力量,甚至只要轻轻挥手便能逃脱封印,却甘愿被囚禁。

    一个矛盾到极点的存在。

    “简直窝囊到本王都看不下去了,你这种家伙,也有资格称之为英雄”

    不过,不得不承认一点,白华的力量之强大,连吉尔伽美什都只能惊惧,将其称之为怪物。

    在牢笼中,白华的力量升华,已经不能算作人类范畴,而是仅有着人形,内里却是完全不同的生物。

    对于这位唯我独尊的王者来说,已经是最高的评价了吧。

    而且,吉尔伽美什很清楚,比起他自身,白华更加了解一件事情。

    “你应该看透了人类的根性,那是恶劣到极点的东西,人类早已无可救药,即便是这样,你依然要站在本王对立面,妄图阻止本王吗”

    说到这里,吉尔伽美什冷哼连连,表露着明显的不满。

    “你,才更应该是使用此世之恶的人才对,如果那样做了的话,或许本王还能高看你一眼。”

    完全不顾其意愿,吉尔伽美什直截了当的下达命令。

    “去,将那个圣杯里面的东西放出来。”

    然而,回应吉尔伽美什的,只有冰冷的视线。

    “只是想说这些么实在无聊至极”白华寒声道。

    且不论白华是否会使用圣杯,就算白华对人类彻底失望,首先要作的事情,也是杀死吉尔伽美什,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听从其命令的。

    而且

    “吾等没有否定他人的权利,无论是生命也好,思想也好,丑陋也罢,美丽也罢,都是生灵们自己的事情,而我,只是众多生灵中,力量比较强大的一个。

    而你,亦没有这种权利,你只是人们推出来的领袖,仅此而已。就算身为最古之王,也只是过往,代表的仅仅是你个人和乌鲁克,并非全部生灵的意志,你没有资格凌驾其上方审判。”

    白华就这么眼神凌厉的说着。

    他很清楚,自己与对方的身份不同。

    对方是真真正正的上位者,出生便决定了拥有最高贵的地位。

    因此,白华无法理解吉尔伽美什的想法,当然,也没有必要刻意理解对方。

    可吉尔伽美什不一样,更加愤怒了起来。

    “可笑”

    的确,在承认无权否定他人的前提下,杀戮众多生灵的白华,才是最没有资格说这句话的吧

    但是

    “哪里可笑了我仅以自己的观念划分善恶,然后杀害被认为邪恶的一方,所行之事的结果是为彰显正义,但我的所行之事,从始至终都是最为邪恶的,我本身便是踏足恶的一方,这一点我从未否认过了”

    白华淡然的说道。

    说到底,现在的从者之身,也只是白华过去的姿态,很多事情都不了解,甚至畏惧自己本体,因为看不透想法,不理解本体的理念。

    但是,在接受最上位术士知识的同时,白华也窥得到本体的一丝信念。

    “邪恶与正义是密不可分的正反面,总是伴随而至,因此,以阴抱阳,以阳遮阴。”

    就是这样,白华从不为自己的行为辩解,这本就没有什么需要辩解的地方,就算他人污蔑白华,他也会承认下来。

    存粹的善良和正义,是无法消灭邪恶的,那就化身为最大的邪恶,去杀害,去吞噬,比自己弱小的邪恶,这才有资格去否定。

    “而你,连自己的邪恶都无法正视,就算想要释放此世之恶,也只是打着清除无用的人类人类无可救药这样的借口,着实让我感到恶心,可笑的,是你才对吧”白华手持神剑指着对方,大声的质问。

    “你这混蛋”

    气氛,沉重而压抑。

    两人分别站在一高一低的位置上,犹如针锋相对一般互瞪起来。

    就算一下刻,金色箭矢爆射,或是天焰飞舞,也不会感到奇怪吧

    无形的魔力在空中互相冲突着,终于让险恶的气氛提升至顶点,然后爆发。

    “嗡”

    魔力的轻鸣回荡,一瞬间天空被金色所占据,数百柄宝具射落而下。

    白华在同一时间行动起来。

    “神剑啊”

    被判断为ex等级的对神封印,伴随着白华的声音打开了一丝缝隙,纯白的烈焰在长剑的锋刃燃起。

    白华的身影顿时进入神速领域。

    紧接着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不断有炸裂,破碎的钢铁交鸣之声作响,各色的光华闪烁,大地瞬间便被破坏。

    但没有一道能突破白华的防御,波及其身后的卫宫士郎。

    卫宫士郎也在这一刻明白了白华的意思多说无益。

    于是,他立即咏唱起来。

    “身为剑所天成,血若钢铁,心似琉璃,纵横无数战场而不败,然而未尝败绩,亦未曾胜利。”

    华丽的流星群不断的飞射,随着火焰之剑的轨迹,尽数被斩落下来。

    被击落的宝具,虽然没有直接泯灭,但也损坏到了无法回收的地步。

    “斯人常孑然一身,铸剑于剑丘之上,因而,此生无须任何意义。”

    战斗愈演愈烈,柳洞寺的庭院,卫宫士郎身后的石梯,甚至周围的山林,全部燃起火光。

    就在这时,最后的声音落下。

    “此身,定为无限之剑所成。”

    再一次的,世界,破碎重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