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8:宝具解放——天照

作品:《次元勇者

    集聚无限之剑在其内的世界再次降临,荒凉的大地,与一柄柄倒插在地上,如同墓碑一般的剑。

    和上一次一般,剑的坟墓。

    整个世界都在倾述悲伤。

    和上一次一般,作为术式施放者的卫宫士郎英灵卫宫,友军的白华,敌人的吉尔伽美什。

    无论的人物还是场景,都和上一次一模一样。

    不,有一些差别,天空上那些巨大的齿轮消失了。

    “嘛,多少看着顺眼了些,但也仅此而已,那么,让本王再次看到这样的世界,到底是想干什么呢,还是用上次的方式再战斗一场”

    简直是无意义的举动。

    就算作出这样的世界,在切割世界的ea面前,同薄纸一般脆弱不堪。

    既然一切都和上一次一样,那么结果也会一样,是白华和卫宫士郎的败北吧

    “怎么,这一次又想换做谁,来牺牲,让另一个人逃走呢”

    戏谑的口吻,轻蔑的眼神,吉尔伽美什就这么讥讽似的注视着对面两人。

    只不过,被握在手中,由红黑色三瓣圆柱刃形组成的剑,显示着他没有丝毫轻视。

    也对,在见识过archer的无限剑制,并在王之财宝被破解后,吉尔伽美什怎么可能不防备呢

    当然,也仅仅只是防备而已,还远远不足以引起吉尔伽美什的忌惮。

    “攻过来吧,反正你们也只有一击的机会呐。”吉尔伽美什傲然的站立着,魔力急速流向ea。

    那还未释放,就已经令人战栗的威压,足以让所有生灵为之敬畏。

    然而,白华以及卫宫士郎并未受到丝毫影响,各自准备着。

    他们有自己的任务。

    无论是无限剑制的完成,还是进入固有结界后,吉尔伽美什立即就掏出ea的举动,都在计划之内。

    “亚瑟道尔先生,我已经准备好了,会全力加固结界的,你就放手去做吧。”

    一边说着,一边投影出花瓣形状的樱色盾牌,卫宫士郎满脸凝重。

    卫宫士郎的任务只有两个。

    一,作出让两个ex等级宝具碰撞一击的战场。

    二,竭尽全力的在两个宝具的对撞中活下去。

    而白华的任务,则更加简单,释放宝具,然后保证卫宫士郎的存活。

    仅此而已,但做起来却十分困难。

    “可是,不做不行。”

    将神剑交换给左手,在解放神剑之前,首先全力解放神盾。

    “汝乃狂乱之神灵,挥手掀起暴风与怒涛神盾素盏鸣”

    海量的魔力顿时涌动起来,神盾如同过滤器一般,迅速有效的将魔力转化为水气,然后将其凝聚起来,一瞬间,冰冷的气息环绕着白华播散,让周围的大气温度猛烈的下降好几个程度。

    空气中的水分流动凝聚,空间更是荡起了阵阵涟漪。

    紧接着,浪潮出现

    不,是已经称之为大海都不为过的怒涛,化作屏障一般,覆盖了白华与卫宫士郎的身影。

    见状,吉尔伽美什嘲讽似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你们认真的吗,还是脑子有问题,以为能防御下本王的ea愚蠢至极”

    到了最后,嘲笑声变成了恼火的呵斥。

    堪比海洋的怒涛,完全抹去攻击性,而是全部转为防御,其中掺杂了丝丝神性在内,威势令人惊叹不已,想必其防御力十分出众吧。

    可是,区区海洋,又怎能阻挡撕裂世界之力呢

    带着被小瞧了的怒火,吉尔伽美什输送全身的魔力。

    “天地乖离,开辟之星”

    撕裂空间,毁灭森罗万象的猩红风压,随之流动起来。

    无限之剑的世界,逐渐崩溃了。

    世界的边境破碎成一块块,如同玻璃碎片一般掉落下来。

    一击

    就和吉尔伽美什说的一样,这个世界只能承受一击而已。

    不过,一击,已经足够了

    “神剑解放”

    踩着空中生成出的魔力屏障,白华两步便踏到空中,手中的神剑上,纯白的天焰摇曳,烈焰的颜色变异了一般,白色中丝丝金色的火焰扭动。

    因为神盾解放而降低至寒冷的温度,顿时提升至英灵也受不了的灼热,即便是空间都在恐怖的高温下扭曲起来。

    等同海洋质量的水气在蒸发,无数的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连大地都开始出现晶化现象。

    卫宫士郎亦是在这一刻紧咬起牙关。

    虽然他的工作,仅是开放剑制,然后全力加固,令其达到在两个宝具碰撞前不彻底破碎的程度就可以了。

    但没想到,这工作比想象中的要亏难得多。

    无论是ea还是神剑,都拥有破碎这世界的能力。

    更何况,现在两个一起解放出来,在无限剑制内肆虐呢

    别说加固了,就是保持碰撞前,世界不破掉,就已经需要祈祷神明眷顾了。

    虽然有很多话想说,但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于是,卫宫士郎忍耐着灵魂受损的痛苦,一边全力吸收拟造魔术回路的魔力,一边全力转换自身的魔力。

    可这仍然不够。

    那么就用灵魂与生命

    眼底闪烁决意,卫宫士郎体内的生命力与灵魂,通过27道回路转化起来。

    另一边,白华的面色难看,那是一种血液流失过度才会出现的苍白。

    盔甲被融化开来,体表的皮肤,亦是通体被灼烧,甚至连构成半灵体身躯中的魔力,也仿佛化为火焰的养料一般,开始了燃烧。

    如同固有结界只能承受住一击,白华也只能释放一击。

    不过,这定然是绝强的一击。

    “天照降临”

    声音落下,世界沉寂。

    神剑在刹那间破碎成碎片,时空压抑的仿佛停止。

    无论是狂暴的怒涛,还是撕裂世界的风压,都在这一瞬间出现停顿。

    然后

    “轰”

    比之刚才更加恐怖的高温,升起

    不,是降临了。

    白与金交织的太阳,就这么出现在了白华的上方。

    时空都会为之颤抖的最高等级神性,一瞬间扩散出去。

    “这,就是神剑天照么”

    忘记了干裂的嘴唇,忘记了高温灼烧带来的痛疼,卫宫士郎呆滞的望向天空。

    他只能保持呆滞了,不知是眼球被灼伤了,还是巨大的太阳占据了,视野内只剩下金与白两种色彩,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烈阳陨落大地,怎么样的生灵,才能在这比天灾还要恐怖的威能下存活

    没有

    就算神灵也做不到。

    或者说,伴随烈阳一同下来的,本就是最恐怖的神灵。

    “这就是,对文明宝具天照。”

    旋即,一位面无表情的白发女孩,睁开了双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