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2:天灾——多兔

作品:《次元勇者

    万象皆全,万象皆无。

    就是在这种奇妙而充满矛盾的空间中,一条条代表着各式概念的线,旋转漂浮着,有节奏的向中间聚拢,却又一次次被无形的力量弹开。

    这里便是囚禁白华本体的牢笼。

    自上次,从者之身与本体连接,引起魔力暴乱现象后,大陆的神灵们纷纷警觉起来,一直在加固牢笼,试图压制白华的力量,迫使其沉睡。

    分身在外,白华自然不甘愿沉睡。

    而神灵们无论如何的努力,也不可能对白华造成影响。

    但

    说实话,挺烦的。

    毕竟每一根概念线,对阿德诺亚大世界都是极为重要的东西,平时组成牢笼,安分的不动还好,现在这不断收缩的状态,白华不仅需要压抑魔力,还要克制自己的动作。

    万一不小心碰断了一根概念线,就罪过大了啊。

    当然,白华也有能力将这些概念线与神灵之间的联系切断。

    可麻烦的是,神灵是一种极犯规的生灵,一旦白华撤销术式,神灵便会与概念线再连接。

    因此,最近一段时间,白华也不敢闹出多大动静,只得无奈的将活动空间缩小。

    不过这样一来,他每日里就完全没有事情可做,就连像曾经一样散发魔力去观察大陆,也会让那些多疑的神灵,去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吧。

    “有这功夫,倒不如思考如何做好自己的本职啊。”

    白华一面沉声呢喃,一面手握神剑,将少量的魔力附加在其上。

    下一瞬,神剑化为寒芒,犹如切开时空斩断因果的威势落下了。

    “啪。”

    一条手臂掉落,平整的切口,与其上散发着的恐怖威压,显示其手臂主人的强大。

    但是只有一个人的空间,哪儿来的手臂

    收起神剑,白华面无表情的捡起手臂,随意释放了一个术式将衣服修复,握了握稍微有些不适应的左手,摘下一根发丝,展开大术式。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手臂的形态不断的变化,无数的复杂术式被打入其中,变得如液体又如金属一般怪异,甚至反射光芒。

    这已经不是一条手臂,而是手臂为材料,作出的道具

    最后,手臂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有的形态,被打造成一柄剑形的武器,其上的威压丝毫不逊与神剑。

    要是流露出去,又是一柄会引起争抢,人们无论付出何等代价也要拿到手的神器。

    然而,正是如此神器,却被白华不以为意的,像丢垃圾一样,甩到身后。

    哪儿,还一堆散发相似的气息,各式各样的武器或道具。

    这,便是白华最近打发时间的游戏了。

    就在白华准备继续游戏时,与分身的联系,突然又显现了出来。

    分身的记忆被接收,然后,白华沉默下来。

    “分身他竟然经历了这么多吗”

    白华发出既像感叹,又像是不可思议的声音。

    要知道,他在牢笼中的日子,每天无事可做。

    甚至在担任勇者,与阿斯布罗帝国战斗时,亦没有多精彩的经历,每日不是打仗,便是在谋划计策,再就是修炼。

    要说最精彩的一次,还是和阿斯布罗三世的最强之战。

    且身边根本就没有什么朋友。

    可分身呢,不仅有会卖萌的伊莉雅,冠位老妈子的卫宫士郎,性格分明的两位女仆,还有形形色色的敌人,日子可谓是精彩至极啊。

    莫名的,白华有些羡慕自己的分身了。

    “算了,只要分身的意识归来,和我重新合一,就能感受到在那个世界经历的一切了。”

    至于现在要做的,便是给与自己帮助。

    于是,无法言喻的至高意识,降临型月。

    一只,两只,三只无数只。

    成群的白色生物,如同暴雨般从天空坠落,渐渐的,填满湖泊,占满山林,转眼间,眼前便化为洁白的海洋一样。

    那是一只只外形酷似兔子,拥有猩红的眸子,与头上长有尖角一般东西的小动物。

    它们每一只都一模一样,散发着相同的魔力气息,仿佛是复制出来的。

    如果是单独一只,可爱的小兔子足以萌化,任何少女的内心。

    但此刻,成群的出现组合在一起,密密麻麻的,反而令人有种恶心的反胃感。

    “这到底的什么生物啊杀了这么多也不见减少,难道这就是此世之恶”远坂凛一边发出阴炁弹,一边观察着逃跑的方向。

    saber亦是眉头皱成了一团,不断挥舞着圣剑。

    没错,两位少女正是被这群外形可爱的小动物,逼至绝境。

    远坂凛心中有些崩溃了,她听过蚁多咬死象的话,以前只是当做笑话来听,小小的蚂蚁,就算再怎么多,怎么可能杀死大象

    可现在,她终于切身的体会到,原来蚂蚁多了,真的可以咬死大象的。

    面前的这些兔子,单独一只出来,无论是力量、速度还是魔力,都不能和远坂凛比较,更别说从者的saber了。

    可是众多聚到一起,无理智的疯狂攻击,仿佛数量无限一般,怎么杀也杀不尽,不具备任何智慧,就不会顾忌生死,将人海战术发挥到极致啊。

    她都开始考虑,这群兔子要是真的放出去,人类会被吃光的吧

    “嘭”

    一个阴炁弹再次将扑到自己周围的兔子击飞,远坂凛烦躁的出声。

    “烦死啦,烦死了这种东西一点也不会感到害怕的吗”

    瞥了眼远处丝毫不见减少的兔群,远坂凛顿时打了个寒颤。

    她清楚的记得,在这些兔子刚刚掉落下来时,直接无视了她和saber,遵循着饥饿的本能,仿佛已经进行过无数遍了一般熟练,作出同一件事情互相蚕食。

    这让正准备上去捉住一只,抱在怀里疼爱的远坂凛,顿时止住了动作。

    她瞬间意识到了这些看似无害的兔子的危险性。

    那是将兽性,或者说是将饥饿特化到极点,为了满足食欲,只会疯狂暴食,连自己同类也不放过,恐怖而又危险的生物。

    那副比地狱还要渗人的景象,让远坂凛立即便生出了撤退的想法。

    就在和saber移动了一步后,所有的兔子,全都停下了撕咬,无数双猩红而贪婪的视线,集中到了两位少女身上。

    食物

    没错,堂堂亚瑟王,和未来的大魔术师,在兔群眼中,就是食物。

    或者说,在这群连自己同类都能蚕食的魔兽们眼中,一切生灵都是食物。

    区别只在于体型的大小,能满足多少食欲而已。

    不,应该说它们的食欲永远不会满足,只要有无限的食物,它们便能无限的进食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