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0:哥哥不是坏人哟

作品:《次元勇者

    缇娜来东京是为何

    暗杀圣天子。

    白华是谁

    i排名序列第1的。

    那么,当一位i排名高达98位,并接受了不能见光的违法委托,遇到i排位第1,且拥有只要有足够金钱,便无事不可为这样传闻的民警,会发生什么

    完全不用去考虑,百分百会被抓住,然后换取赏金的吧

    因此,便造成了此刻,缇娜将脑袋埋在白华怀里,眼睛都不敢睁开的状态。

    啥,反抗

    呵呵。

    尽管身为98位的高位起始者,缇娜拥有超强的实力,但终究也只是98位,而白华的排名,则是序列第一。

    这可是百位的排名,像百位开外的民警被下克上,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每一个数字都代表着实力的天渊之别。

    而白华,曾斩杀两匹阶段五,并在前段时间,无伤击退了一匹。

    如果说排名百位以内的民警全是怪物,那么,便是君临怪物顶点,怪物中的怪物。

    别说现在没有武器了,就算武器在手,在白华面前,缇娜也不敢表现出一丁点儿的造次。

    一手提着三轮车,白华有些奇怪的看着怀里的丫头。

    这孩子,体内病毒携带的动物因子是鹌鹑吗

    心里默默的想到,走到街边的长椅,将缇娜放下。

    “好了,差不多该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了吧”白华露出和善的笑容。

    一瞬间,缇娜僵在椅子上,没有说话。

    紧绷的身子,说是战斗的姿态,倒不如说,是因为太过紧张而导致的行动不能。

    “”

    白华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感到有些奇怪,明明只要对盖亚和阿赖耶露出这种笑容,那两只小萝莉就会瞬间变得乖巧无比,为什么到了缇娜这儿,就不管用了

    嗯,一定是笑得不够灿烂

    于是,他嘴角咧的更大了。

    “不用害怕哦,大哥哥不是坏人,嗯,绝对不是坏人,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

    缇娜瑟瑟发抖,差点没直接哭出来。

    开玩笑嘛

    你会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

    一个排名98的起始者,装成普通小女孩的样子,到圣居门口转悠,除了观测敌情还能干嘛

    这是在逼问罪行,还是单方面的恶趣味发作,想要玩弄我,看蝼蚁最后的挣扎

    至于白华不记得自己这种可能性

    缇娜的年龄虽然小,但拥有丰富的战斗经验与阅历,没有那么天真,她可是在一年前与白华打过照面的,现如今更是身为98位的起始者。

    好吧,第98位,比起序列第1不算什么,只是一个小人物,但至少有一些威胁吧

    到了这个等级,潜在威胁的信息都会记录在大脑。

    在缇娜的印象中,所有高位民警都是这样作的,那么,不可能连这种民警基本常识都不知道。相反,应该比其他民警作的更好。

    现在一定认出我了,不过是想看见我绝望的表情,才没有立即动手罢了。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缇娜缓缓抬起一张充满灰暗的脸,嘴角微微勾出一个微妙的笑容,一副要杀要剐随便你的认命模样。

    本就因为疲惫完全没有灵气的双眸,在这一刻更是

    眼神,已经死了。

    对敬畏情绪特别敏感的白华,瞬间慌乱起来,不知所措的在缇娜眼前挥动着手。

    同时,我的长相真有这么可怕吗的自我怀疑油然而生。

    “缇娜斯普朗特,对吧我就称你为缇娜吧,别怕,大哥哥真的不是坏人哟,要不,等会给你买糖吃”

    嘴里吐露着某种意义上来说很危险的言语,一边努力的保持笑容。

    然而,缇娜根本不为所动,脸色变得愈加苍白。

    如果说之前,白华还能从对方身上感到越来越浓厚的畏惧气息,那么现在,缇娜散发出的气息,便是与将死之人无异的绝望。

    白华顿时慌了,又是手舞足蹈的哄着,又是讲一些冷到不行的笑话。

    直到天色完全黑下来,路灯一排排的亮起,缇娜眼中才回复了些神采。

    然后,在内心总结出一个结论。

    好像真不记得我了

    换而言之,区区第98位,百位的最边缘,一点儿威胁都构不成,甚至无法称之为麻烦

    好吧,这个结论令缇娜很伤心,不过在伤心的同时,缇娜眼底亮起了精光。

    现在,只需要装作普通小女孩,过一会儿随便找个理由回家就能活下去

    缇娜斗志满满的想到,感觉此法可行。

    已经熟练掌握自身能力,被诅咒之子标志性的猩红双眸能随着意识收敛,在加之过去进行民警活动时,丰富的伪装经验,装作无害小女孩,熟练层度简直刻入了缇娜的灵魂,根本不需要任何准备。

    于是,她抬起了一双碧蓝的眸子,不动声色的窥视白华,眼帘微微合起,一副快要睡着的表情。

    随即,在白华怪异的目光下,她从睡衣口袋里摸索出贴有英文标签的瓶子,抓起一把里面的药片丢尽嘴里仰头吞下。

    啊,多么普通的行为啊,这样一来,就能消除戒心了吧。

    白华微微一愣,看着药瓶上明显的字样,皱着眉头一把夺过。

    “小孩子怎么能吃这种东西呢”

    “呜,我是夜行性,不吃这东西的话,很快就会睡着的。”

    缇娜一边无意识的挥舞着小手,一边迷迷糊糊的摇晃着脑袋。

    白华看了看完全黑下来的天空,又狐疑的看着缇娜。

    “就算体内的动物因子是夜行性的,也不可以吃这种药,会破坏身体机能,就算是被诅咒之子也不行,病毒的强化是有极限的。”

    说完,便蹲下身子在缇娜面前打量起来。

    “说起来,夜行性的动物因子吗都影响到生活习性了,看样子很严重呢,不过就是因为这样,才更应该爱惜自己的身体。”

    “”

    殊不知,在听到被诅咒之子字眼的时候,缇娜已经彻底绝望。

    这绝对是恶趣味对吧

    绝对是在期待我露出绝望的表情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