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1:圣天子已死

作品:《次元勇者

    不得不承认,认识白华,并将其当做友人,真的是一件非常不幸的事情。

    各方面被压制也罢,数次寻求帮助皆被拒绝,甚至到了最后,白华都打算见死不救。

    当然,在白华看来,又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仔细算算白华在此方世界的人际关系,便能理解。

    需要保护的对象一大群孩子。

    稍稍提点的对象妹妹天童木更。

    能驱使的佣人发泄怒气的沙包两猫一狗。

    除此之外,不是陌生人便是仇敌。

    “好了,好了,我们快点走吧,别耽搁时间了。”白华作势开始收拾,看样子是真准备离开。

    然而

    盯

    “那那个翠”

    盯

    “额走吧”

    盯

    “”

    最终,白华不情不愿的留了下来。

    坐在椅子上,白华闭眼养神,权当休息,不过那时不时挑起的眉头,显得有些急躁。

    似乎看出了这一点,布施翠若若的趴在一边,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就连之前想做的事情都耽搁了下来。

    时间流逝,过了许久,天色完全暗了,床上的少女才悠然转醒。

    “呜好痛。”

    这是第一句,圣天子感受到了腰间,因为粗糙手法,甚至没有任何包扎的伤口处,传来的刺痛。

    “我这是在哪”

    头脑渐渐清醒,少女意识到了,自己处于陌生的地方。

    “怎么感觉,有点冷”

    终于,圣天子恢复了,除痛疼外的感知。

    然后

    “呀变态啊”

    看着染血的床单,与被撕碎的衣物,还有坐在对面,用恐怖眼神瞪着自己的少年,圣天子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迅速起身用被子遮掩住身体,发出尖叫。

    白华则是沉默了两秒,旋即起身准备离开。

    “白华哥哥,怎么想,都应该先照顾一下大姐姐吧”布施翠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

    “不,她的样子,完全不像是需要照顾,现在活蹦乱跳的,刚刚醒来就能起身,证明她非常健康。”白华严肃的说道。

    圣天子声音一滞,终于意识到了自己被救了的事实,然后看了眼,虽然被缝合,但仍渗出少量鲜血的伤口。

    “”

    你管这个叫健康

    少女幽怨的看了过去。

    “啧真麻烦。”

    没有丝毫掩饰的不耐烦,白华默默的走出房间。

    过了一会,提着一把烧红了的菜刀走了回来。

    “你你想干嘛不要别过来呀”不顾伤口的刺痛,圣天子不断的往后挪移身子。

    然而,白华哪里会理

    二话不说掀开床单,横着刀背便按了下去。

    一时间,少女的尖叫与悲鸣,以及烤肉的香味,充斥了整个房间。

    一旁的布施翠看着微微胆寒,转身对着墙角,捂着耳朵当做没听到的模样。

    过去了良久,圣天子一看着不再流血,但绝对会留下伤疤的伤口,一边抽泣的叙述了自己的遭遇。

    堂堂圣天子之躯,哪里受过这种罪

    刚才的那一下,她差点痛晕过去。

    当然,比起以上的,她更在意一点。

    话说,用的是普通针线吧,真的不会被烧断么,看这个手法,真的不会内出血吗

    另一头,白华自然不在意圣天子的感受,翘着腿,以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少女。

    “也就是说,为了对抗即将到来的原肠动物入侵,你在秘密前往司马重工的路上,被自己的亲卫队队长背刺,在亲信的保护下,才逃出来的,然后遇上了我们”

    白华神色一凛,内心思考起来。

    对于圣天子本人,白华并不想作评价,或者说,很早以前便作出评价,不过评价很低罢了。

    也是因此,在预见到齐武玄宗会实行暗杀时,他才没有伸出援手。

    因为圣天子的死亡,对乌古耶尔利大于弊。

    这个女孩幸运的活了下来,只能说巧合,白华都打算亲自动手,在东京引发骚乱了的。

    不过,事态的发展出乎意料的顺利,仅仅是23号巨石碑的倒塌,就让整个东京区域近乎瘫痪,绝对没办法在第一时间应对22区的突然变化。

    虽然这还是有些影响的,但在可接受范围之内。

    如此一来,圣天子的生死,就无所谓了。

    然而,让白华没想到的是,在东京面临覆灭危机的当下,圣天子的死亡明明已经不重要了,还是有人对她出手,并且还失败了,圣天子再次引发了幸运的奇迹。

    “救了也是白救,浪费时间。”

    “唉什么意思”圣天子微微皱眉。

    “还没明白吗你的亲卫队队长,那个叫保肋卓人的家伙,根本就不是出于嫉妒不,准确的说,不是出于纯粹的嫉妒才刺杀你的。”

    白华无奈的摇头,不顾圣天子越来越难看的面色,继续说道。

    “亲卫队队长,这个职位并不高,但很特殊,一般都是极为信任的人才能担当,但你是被架空的统治者,身边的人,自然是特意安排。

    换言之,保肋卓人从一开始就是天童菊之丞的手下,刺杀自然是天童菊之丞的命令,不然你以为,区区一个亲卫队队长,那来的胆量敢刺杀你

    他不过是一条没脑子的疯狗罢了,即使对你生出歹意,抱有其它心思,也不可能以自己的身份刺杀东京区域统治者,那种后果他和他的家族都承担不起。”

    白华就这么说着。

    接下来的话,不用说出来,圣天子也能猜到。

    既然天童菊之丞选择了动手,就不会停下来,即使她回到圣居,还是会遭到刺杀,甚至在路上也不安全。

    就实际情况而言,身处在外,根本不需要天童菊之丞动手。

    那些将愤怒的矛头对准圣天子的民众,只要发现,就绝对不会放过。

    天童菊之丞只需要找到圣天子,然后再不小心的泄露情报,让民众听了去,便能在意外之中,除掉最高统治者。

    不需要承担责任,亦不用承担后果。

    圣天子的存在,成为人们的发泄对象,民愤得以平息。

    杀死圣天子的人们,也不需要承担后果,毕竟法不责众,不是吗

    甚至于,就算圣天子成功的回到圣居,躲过种种刺杀,在原肠动物入侵之后,也逃不过被踢下统治者之位,最后在一次意外中身死的下场。

    “你,已经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