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5:樱花庄的新同伴

作品:《次元勇者

    “嚯,那么,你现在就拿出决定性的证据,让余闭嘴怎么样”威廉嘲讽似的轻笑一声。

    虽然伪装作的很足,或许,在阿德诺亚时,阿尔泰尔身上无时无刻都在使用类似暗示效果的术式,影响着身边同伴的思维吧。

    然而,在此方世界,对方显然做不到这一点。

    化妆技术,虽然高明,但也仅此而已,不断使用老子存爷们之类的话强调,提升可信度,一身装扮亦是极度偏向男性化,但无法掩饰天生的行为举止。

    甚至,在威廉这类对情绪极为敏感且聪慧的人看来,阿尔泰尔的行为,反而是不断告诉身边的人,自己藏有秘密的事实。

    “比如,现在就脱掉你的衣服,让余见识见识,第三元帅健壮的上身怎么样”

    欣赏着阿尔泰尔脸上,既倔强又快哭出来的表情,威廉心中愉悦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很好,就是这样,让余看看,你这贱人还能露出什么表情吧。

    “怎么了脱吧,都是男人,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我”

    “放心吧,就算并不强壮,余也不会失望的哦,现在告诉你也没事,余的身体,比起你们这些战士来说,是非常瘦弱的。”

    “我这不行,影响不好,大街上掀掉衣服什么的,会被当成变态抓走的,而且,就算没有人看见,真白酱也是女孩子啊。”

    阿尔泰尔猛地上前一步,莫名的提起勇气,让自己的气息全部展现出来。

    当然,面对白华和威廉,这气息显得太过弱小,于是

    狠狠的拍击胸口,同时调整自己的面部表情,两条眉毛往中间凑,眼睛也努力的往下压,嘴角拼命的抿在一起。

    就效果而言,不是多么显著,但比起刚才,阿尔泰尔在这一番努力后,看上去的确凶了不少。

    “阿尔泰尔,你”

    白华想笑,又感觉气氛实在太过诡异,于是不忍的低垂下脑袋。

    “很有趣的表情。”

    真白如此评价道,然后学着白华的模样,移开了视线。

    “非常好,你成功的逗笑了余,对了,提醒你一下,如果嘴角往下拉五度,效果应该会更好。”

    威廉平静的从白华手中接过手机,熟练的打开录制功能,对准了阿尔泰尔。

    “”

    一时间,气氛是如此的尴尬。

    似乎意识到了,就算付出再多的努力,也起不到半点威慑作用,阿尔泰尔眼角挤出两滴委屈的泪水。

    但要让她就这样轻易放弃,公开埋藏了几十年的秘密,她又不甘心。

    于是,阿尔泰尔的目光,缓缓飘向白华。

    那并非求助的眼色,而是在注视一个工具人一般的眼神。

    好似下定了决心,阿尔泰尔深深吸了口气。

    喵的,反正已经有了一次,再来一次也没什么,就当被狗咬,老娘跟你们拼了

    快步走了过去,在白华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阿尔泰尔牵起了白华的手。

    “现在,我就证明给你们看”

    说着,直接牵引着,将白华的大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

    一瞬间,才刚刚升起些许严肃,立即重归尴尬。

    至于白华

    “那个,至少在我看来,这不是女人的触感。”白华身体顷刻间变得僵硬。

    没错,真的没有半点儿柔软,只感觉到一层微硬的薄膜,白华非常熟悉那种感觉金属。

    应该一层非常薄的金属片。

    也就是说,阿尔泰尔在自己胸前垫了一层铁片。

    至于稍稍用力,铁片后面立即凹下去的微妙感

    白华尴尬的看了看阿尔泰尔。

    这家伙,真是女人,实锤了。

    视线紧紧盯着,涨红着一张脸,努力忍耐着什么的阿尔泰尔,威廉亦是跟着白华瞬间僵硬了起来。

    许久之后,见阿尔泰尔还紧抓着白华的手,威廉嘴角缓缓勾出一个机械化且不失温和的笑容,身上气息逐渐浓郁起来,甚至有将空气凝结的现象。

    因为缺少了三年的情报,他怎么也没想到,被逼入混乱状态的阿尔泰尔,竟然会作出如此不理智且愚蠢的举动。

    “很好,阿尔泰尔同学,明天你入学的时候,余会亲自为你检测一次身体的。”

    说完,不顾三人反应,威廉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他发誓,明天不,今天晚上就要叫这不知廉耻的小贱人好看

    白华与真白对视一眼,皆是不明所以。

    只有阿尔泰尔,如同失去力气一般,直接瘫软下来,整个人都依靠在白华肩上,才能勉强保持站立。

    说真的,要是阿尔泰尔再重一点,说不准白华就被压趴下了。

    “无论怎样,先回樱花庄再说吧。”

    众人回到樱花庄,立即就被热情的接待。

    伴随着一阵“啪啪”的声音,手拉式礼花砸向,无言留着的彩片飘落至众人身上。

    千石千寻脸上浮现出浅浅的笑意,靠在门口。

    空太亦是热情的拍手迎接。

    然而,还没过一会儿,他们不由自主的停下动作,沉默了下来。

    白华四人之间的气氛,委实太过诡异且险恶。

    威廉没有了往日里的温和知性,反而散发出一种生人熟人也勿进的气息。

    白华与阿尔泰尔各自保持着沉默,视线稍稍对上,便会立即别过头。

    也只有真白,能保持着一脸平静,跟在几人身后。

    这种极富感染力的气息,让原本兴高采烈,满怀期待的千石等人,纷纷被沉重所笼罩,僵硬的呆愣在原地。

    “你们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千石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有,绝对””

    白华和阿尔泰尔对视一眼,顿时愣住了。

    阿尔泰尔主动退后一步。

    白华这才重新开口:“并没有发生什么,很正常的将真白接回来了而已,另外,这一位是阿尔泰尔格兰。”

    说着,白华看向威廉:“不出意外的话,他明天会和真白一起入学,并入住樱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