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7:柴刀

作品:《次元勇者

    晚餐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对于起源于东方大国的美食,白华一直抱着推崇态度,虽然流传到日本,制作方式与口感因为改良有了极大的差异,但对白华这类吃货来说,依旧拥有无法抗拒的诱惑力。

    阿尔泰尔则一边吐槽着日式火锅,一边感动的留下了泪水。

    天知道这三年里,在f国作为大小姐,她经历了什么。

    反正想要吃到传统的东方料理,是不可能的。

    回想着,阿尔泰尔不由得对格兰家族的厨师和家人,愤愤的念叨起来。

    在愉快的氛围中,时间过得很快。

    三鹰仁和空太,两名男生帮助真白将行李搬到二楼后,回到了各自的房间,美咲似乎计划着什么,带着神秘的笑容合上的房门,真白亦是淡然的进行自己的工作。

    剩下的,就只有体能贫弱的白华,和满脸不知所措的阿尔泰尔了。

    “所以呢我的房间在哪,还有,我没有行李来的,换洗衣物怎么办”

    因为是离家出走,带的金钱本就不多,在上性格使然,她到了樱花庄后,身上基本分文不剩,只有一些化妆品,日常生活方面,貌似准备耐上白华了。

    “换洗衣物和洗漱用品,我有一套备用的,你不介意的话,倒是可以”

    说到这儿,白华面色一僵,想到对方的女儿身,顿时将没说完的话咽了回去。

    实际上,白华担任勇者时期,日常生活很大一部分都受到阿尔泰尔的照顾,因为双方都是男性,很多事情自然而然的没有防备,但现在知道了对方是女儿身,白华已经不能像从前一样直视对方了。

    “那那个,如果是白华的话,其实我不介意的。”阿尔泰尔红着脸,尴尬的低垂下头。

    两人就这样,陷入了沉默不语状态。

    “喂喂你们是哪里来的清纯少年少女吗都什么时代了,还互相对一眼就害羞什么的,你们不嫌恶心,我都嫌恶心啊喂,至少别再我面前这样。”

    千石恶狠狠的瞪着两人,声音中隐藏不住一股酸味。

    千石可是年近30是大龄剩女啊,这两个人的行为,对她而言,简直是惨无人道的虐狗。

    不,这是把单身狗一刀捅死,然后鞭尸的恶劣行为行径。

    “请不要调侃我们,我们之间的关系,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白华不满的反驳。

    “我我是纯爷们好吧你说的少女,是指的白华吧,而且,两个男人秀恩爱什么的,你不觉得恶心吗”阿尔泰尔几乎用喊得说出了这段话。

    “并不觉得恶心,反而有些小兴奋呢。”

    千石淡淡的回了一声,然后说道:“而且,你的身份,威廉已经和我说了哦,格兰家族的大小姐还有,作为樱花庄的管理员,我是不会放着一个有百合倾向的学生,入住二楼的。”

    “”

    “也就是说,你,阿尔泰尔,只能在一楼的男生宿舍里,选择一间住进去,顺带一提,男生宿舍一共4间,已经住满了。”

    “”

    开什么玩笑,你要老娘和那群臭男人睡一起

    阿尔泰尔幽幽的望向白华,貌似只有这一个选择了吧。

    “哦这么快就作出决定了呢,果然啊,很好”

    注视着阿尔泰尔一脸羞涩,又有些不甘心的表情,千石愉悦的笑了起来。

    不知怎么的,阿尔泰尔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就在这种情况下,千石如同审判一般,开口说道。

    “威廉老师已经预料到这种情况的发生,而且和我说过,虽然你是百合,但不是没有喜欢男人的可能性,特别是白华,为了防止不纯洁交往在樱花庄发生,你以后就和威廉老师一个房间吧。”

    说完,千石内心顺畅不少,整个人都得到了净化一般,轻松了起来。

    “啥啥玩意”

    阿尔泰尔瞬间呆滞。

    和威廉住在同一个房间

    开什么玩笑,就连现在,同在一个屋檐下,她都觉得毛骨悚然了,要是在同一个房间

    这已经不是羞涩或者恶心的程度了,会出人命的啊喂

    “放心吧,威廉老师绝对是合格的y国绅士,你不用担心他对你作出什么,而且,这可是水高每一个小女生求都求不来的机会呀,好好把握吧,少女。”

    千石轻笑着摇头,似乎对威廉很认同,并对所谓的绅士深有体会一般。

    实际上,她的确有体会过。

    甚至曾对威廉展开疯狂追求。

    年少、多金、温柔、英俊,除了个头矮了一点,威廉没有任何缺点,这对千石来说,简直是致命的罂粟花。

    明知危险又忍不住被其深深吸引。

    如果不是最后,察觉到威廉与白华间的微妙,她到现在都不会放弃吧。

    “总之,虽然青涩,但你的魅力毋庸置疑,到时候让威廉老师恢复正常也好,说不定老师我也有机会呢,加油吧,少女。”

    说完,千石返回了自己居住的管理员室。

    “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阿尔泰尔绝望,甚至崩溃的看向白华。

    希望白华能拿出在阿德诺亚时的姿态,毅然反抗威廉,从而保护自己。

    至于亲自反抗什么的

    疯了吧

    反抗是不可能反抗的,这辈子都不可能,面对那种怪物等级的对手,还是交给另一个怪物去解决吧。

    总而言之,现在一定要紧紧的抱住大腿,打死也不松开

    阿尔泰尔就这么希冀的伸出手。

    然而

    “咔崩”

    在她伸手的同一时间,一只手捏住了她的后劲,其力道之大,让白华都听到了骨骼的悲鸣。

    “”

    “呃很晚了,我先去睡了。”

    白华嘴角一抽,看着阿尔泰尔活生生的被威廉拖走,最后那眼神里流露出近乎哀求的求救神色,白华立即别过头。

    随他们闹吧,反正不会出人命大概

    当晚,白华做了一个梦。

    梦境中,他回到了阿德诺亚大陆,没有战争,没有魔力,自己也不再是勇者,仅仅作为一个普通人,和家人在一起日复一日的度过平凡生活。

    母亲慈祥的微笑,看着他和两个弟弟一起打闹。

    过了一会儿,作为领主的威廉驾着马车巡查领地路过,邻居的阿尔泰尔避让不及之下摔倒在地。

    出于关心,白华上前将其拉起,却不小心触碰到了某个柔软物体,紧接着,画风突变

    阿尔泰尔满脸狰狞的从身后拿出了一把柴刀,猛的将白华按倒在地。

    “竟然发现了我的秘密,那就不能让你活下去了,放心吧,你死后,我很快就会下来陪你。”

    而白华,仿佛失去了所有力量一般,只能呆呆的看着柴刀一点一点的接近自己。

    没落下一分,胸口就会有一股莫名的重量,压得他喘不过气起来。

    “什么鬼”

    被一身冷汗惊醒,白华艰难的控制眼帘抬起,一道与梦中极为相似的身影映入视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