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9:拖走

作品:《次元勇者

    没有提醒对方,和威廉比起来,阿尔泰尔简直就是个乡下贵族,白华面带怜悯的移开视线。

    “嗯,总而言之,觉得你的计划成功希望不大,但加油努力吧,我会在精神层面上最大程度的支持你,当然啦,如果中途发生了什么意外,我也会每日为你默哀的。”

    “”

    汝听,人言否

    老娘连跑路都没忘你,现在是冒着被弄死的风险救你啊

    虽然心中已经在进行,将白华分八段并鞭尸十次的复杂工作,可是表面上,阿尔泰尔依旧保持着那副委屈兮兮的模样。

    “我也是想着救你出水深火热啊,要知道,我们可是最好的挚友,一辈子的兄弟。”

    阿尔泰尔就这么真诚的握住了白华的手。

    开什么玩笑,所谓计划,往往会出现纰漏,在成功的美好未来下,伴随着失败的风险。

    而白华的计算力,是进行计划不可或缺的一环,且在计划失败的时候,最好的甩锅对象和能保护自己的存在,不能放过。

    “相信我吧,我们会成功的,就像以前一样,只要我们联手,就能无所匹敌”阿尔泰尔语气高昂的说道。

    然而,白华的表情更怪异了。

    能别特么跟我扯什么兄弟么

    你已经成功的让我无法直视兄弟这个词了啊

    他已经无法想象,以后要怎么面对身边的男性朋友了。

    难道,以后在交流之前,先将对方拖到小树林里,确认下性别

    “阿尔泰尔,你听说过y国的阿斯布罗家族吗”

    “没有啊,我在f国时,每天被人寸步不离的看着,每日行程,学习知识,甚至连吃饭都要按照那些白痴一样的安排,哪有空闲去了解一个y国的小贵族。”

    说着,阿尔泰尔不满的撇撇嘴:“而且,你不知道吗y国和f国,在历史上可是有着无法化解的宿仇啊。”

    小贵族

    你管y国唯一终身公爵叫小贵族

    闻言,白华更加不看好阿尔泰尔的计划了。

    计算都不用呢,一个连敌人底细都没摸清的家伙,能成功吗

    “你,是因为长时间的安逸,脑袋锈掉了”

    “喂太过分了吧,我内心很受伤啊”

    “好吧,你开心就好,现在请你离开,去进行计划吧。”白华一脸冷漠,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我的悲伤,逆流成河。”

    “”

    “有酒吗我有故事。”

    “你在说什么,应该知道我不喜欢喝酒的吧。”

    “我学会了喝酒,是想把你和我的寂寞和悲伤给一起淹没,没想到,你他喵的学会了游泳,你这个叛徒,你背叛了革命与你我之间的纯洁友谊”阿尔泰尔突然激动的抓住了白华的衣领。

    和她说的一样,阿尔泰尔现在真的很伤心。

    以穿越者的眼界,她自然不会从一开始就敌视威廉。

    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此乃大势所趋,更何况一个各方面都能吊打世界的超级帝国呢,统一反而会迎来和平盛世。

    因此,在穿越的半年后,阿尔泰尔便找到了一个机会,暂时脱离了联盟军,在一个较为偏远的村庄,一边提升实力,一边为以后的日子努力,平静而安逸的生活。

    然而,事实证明,她低估了战争与仇恨的火焰。

    无论何等身份,身处乱世,就不得不投身乱世。

    就算逃离了战争,随着战火的燃烧,终有一天会燃尽每一个人。

    其中,就包裹了阿尔泰尔当时所在的村庄,友好的邻居,刚认识没多久的朋友,嬉戏的幽幽森林,皆在狂暴的术式与铁蹄下,化为灰烬和废墟。

    甚至当时的阿尔泰尔,成为了战俘,受尽屈辱。

    直到那一刻,她才真正理解了,只有从根源上泯灭战争才能结束。

    必须做出选择。

    一方,是强大的铁血帝国。

    另一方,是高层,大难临头仍不自知的联盟诸国。

    阿斯布罗帝国的话,拥有毋庸置疑的碾压性军力,虽然要从最底层开始,或许付出极大努力也得不到回报,但绝对是最正确的选择。

    但是,当时的帝国,正处于征战时期,且各方面极大膨胀,内部却因为不断攻下新城池,只能实行残酷的铁血镇压。

    在帝国,她只见到了被征服的人们,不断的哀嚎与痛苦,如同地狱般的景象。

    而诸国,诚然无力且腐化到了根源,但大部分的平民,反而能露出淳朴的笑容,乱世中最珍贵亦是最美丽的宝藏。

    于是,感性战胜了理性,阿尔泰尔回到了诸国联军一方。

    她恨

    不同于白华仅仅憎恨战争本身。

    她憎恨帝国,践踏村庄的刽子手,杀死了朋友的屠夫。

    憎恨着威廉兰阿斯布罗三世。

    虽然说,身死一次,前世恩怨尽消,但面对威廉,阿尔泰尔只能抑制内心深处涌动,将憎恨压低至最低限度的敌意。

    这,便已经是极限。

    虽然知道,这股情绪已经没有道理,如同无根浮萍般,早晚会飘散无踪,毫无理性可言,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但至少现在,她还无法立即转变心态。

    而对待威廉的问题上,白华应该永远站在自己一方才是。

    “好我知道了啦,你现在已经不是勇者了,也不是我认识的白华,不愿意跟我走,就自己留在这和那混蛋一起交流哲学吧,你个白痴,大蠢蛋,我自己一个能也能行”

    阿尔泰尔那清冷的脸上,带上了几分恼怒,难得的露出小女孩姿态,赌气一般站了起来。

    “喂我说,你等等啊”

    “哼你就留在这里憋屈的老死吧”

    “不是,外面有威廉的保镖。”

    “呵,区区凡人保镖而已,我三拳两脚就能解决,你这个窝囊废”

    “”

    还不等白华继续挽留,阿尔泰尔就灵敏的跳出窗外,越过了樱花庄的围墙。

    紧接着,便是一阵数十个不同声线组成的哀嚎乐曲响彻。

    足足十分钟后,阿尔泰尔被两个黑衣大汉拖了回来,从白华房门前路过。

    没错,是拖,完全没力气挣扎的那种。

    “那个,我其实是想提醒你,威廉的保镖团队执行任务时,都是最少20人一起行动来的。”白华面无表情这么说着。

    诚然,阿尔泰尔的战斗意识强大,经验丰富,区区保镖,7个8个能轻松撂倒。

    但在这个世界,终究不过是身体柔弱,没经过锻炼的大小姐,20个人的保镖队

    “咳咳,下次,至少听我说完再行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