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75谋生

作品:《次元勇者

    故事,似乎是发生在阿德诺亚大陆。

    白华在一旁安静的倾听,表情逐渐变得惊愕起来,虽然故事中,主角所使用的手段说的并不详细,可那是从威廉口中说出!

    仅仅这一点,便能证明其中凶险与手段的精妙。

    他感到不可置信。

    无法理解那位‘小女孩’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人心’的力量非常强大,有时能引发逆转战局的奇迹,这一点他深信不疑,战争时期他数次都是凭借内心深处的希望才在绝对的不利情况下取得胜利。

    无限的突破极限,那便是心灵的力量。

    可谓是世间最强之力,但同时,人心也是世间最复杂的东西。

    然而在故事里,所谓人心,只不过是被小女孩握在手中的玩具,轻易便能将其揉搓成各种形状,在白华看来,简直不可思议。

    故事,还在继续。

    “王国内部的一次大清扫,算上王国的军队与贵族士兵,一共折损了3成,其他资源更是不计其数。

    虽然这让小女孩成为了国王,但也让王国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

    小女孩明白,虚弱的王国,已经无法成为她的保护伞,反而成为了死亡的诱因。

    和自然界一样的道理,死去的动物会成为食腐动物的口粮,当时的王国,在邻国眼中正是一顿香甜的美餐。

    很快就迎来了王国a和王国b的入侵。

    不,准确的说,是小女孩放出的饵,因为她知道,就算再怎么隐瞒,终究是有极限的,而那个极限的时间,并不能令王国恢复力量。

    与其等到时候不上不下的半吊子国力比拼,还不如以真正的虚弱姿态对敌,至少那样能让敌人放松警惕。

    幸运的是,作为目标的两个王国都上了勾,如她所料立即发动了进攻。”

    威廉有些感慨的说着,眼底流露出复杂。

    当时的那段时光,虽然一切都在预料之类,但对阿斯布罗和她,都是十分痛苦且艰难的。

    另一边,白华陷入了沉思。

    扪心自问,如果处于同一情况,他虽然不是没有破局之法,但绝不可能作出同时引来两个王国的疯狂举动。

    不由得出声问道:“那位小女孩,她不害怕吗?”

    威廉浅浅一笑,旋即缓缓摇了摇头。

    “怕!她当然害怕,比起贵族乃至平民,都要害怕得多。

    如若亡国,她的下场会比王国中任何人都要凄惨,怎么可能不害怕,但即使害怕,也必须做,因为只有那样,才能赢得一线希望,不然的话,只是拖延死亡时间的坐以待毙。

    所以,她才示敌以弱,对敌人的攻击,也只是象征性的反抗,一边损耗兵力的同时,不断将王国的形象弱化,使其从受伤的野兽,变成了临死的家畜。

    如此一来,便给予了敌人一个印象。

    随手便能拿下的肥肉。

    试问,一个随时可以灭掉的王国,有什么可操心的呢,随手便能收入囊中,因此,真正的敌人,是盯上肥肉的另一位食客,只有抢夺到手的肥肉,才能吃下。

    王国a和王国b都是这么想的。

    当然,小女孩所在的王国,虽然不断的撤退,一直采取示弱,能战也不战,可毕竟是战争,还是损失了2成兵力。

    继位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就折损了国王整整半数兵力,其余资源更是一个天文数字,自然引起了贵族和平民的不满与恐慌。

    不过这对小女孩来说,实在太好解决了。

    单纯的几句话,便能点醒那些愚昧的人们,再派出一部分人散布谣言,引发舆论改变集体观念,将危险澄明且最大化。

    破国,贵族死,平民贬。

    财产被剥夺,性命不得保障,妻女的安危,也需要看他人的心情。

    谁也不愿意将自己的一切,赌在敌人的仁慈上。

    即便知道,活下去的希望很大,可一旦被点醒,意识到最坏的可能性,就会打从心底去抗拒现实,而那些想投降的人,在大势推动下,也无法做出选择,不敢表态。

    一步的迟疑,就被埋下了‘不能输’的种子。

    在听到身边所有人都发出了同一声音时,心态缓缓的改变,被同化其中。

    举国上下空前团结。

    虽然丧失了一半的兵力与不计其数的财力,但将王国上下拧成一团,其凝聚力让小女孩都不禁感叹,比起得到的,那些损失的区区一半兵力,已经不算什么了。

    这危机感的压迫下,带来的归属感以及决然,能在她手上发挥出更大的力量。

    三个月。

    三个月的时间里,派出死士游走在战场,调拨王国a与b之间的争斗,令其更加剧烈,甚至引出ab两国本土留存的兵力。

    当然,为了保证真实性,期间派出的士兵几乎尽数牺牲。

    同时派出精锐伪装进入两国本土,探查情报,制造舆论。

    紧接着,在三个月后的某一天,ab两国的军队如往常一样开始时,突然收到了后方命令。

    在他们征战时,ab两国发生了叛乱,贵族与皇室之间的关系加剧恶化,直接演变成了明面上的冲突。

    他们必须立刻返回国土镇压叛乱。

    明明已经到手了的战果,却因为后方的拖累,不得不拱手相让。

    就在这时,小女孩站了出来。

    ‘我们的王国已经没有任何抵抗之力了,就算你们在此退兵,甚至不再攻打,我们也无法保证自己的安全,必须要寻求庇护。’

    就这样,立下了赌约,王国会臣服于最先稳定的敌国,让两国的军队能安心离开,甚至迫不及待的返回。

    然而,此乃谎言。

    回去后,迎接他们的,是各自王国中大贵族们的联军。

    皇室,成为要挟他们的筹码。

    他们自然不会束手待毙,怒不可遏的开始战斗。

    可那些贵族,好似发了疯一般,不计后果的展开死斗,杀红了眼的双方,在见面的第一时间便将谈判等和平解决的方式扼杀。

    死斗过后,变成残肢断臂,最后是贵族军的失败。

    说到底,贵族军是联合军队,虽然拥有同一目标,但做不到真正的统一,更无法与长年在战场上厮杀的正规军比较。

    失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可是,明明已经是注定死亡的结局,贵族们仍不愿意认输,以王都的国土发动了最后的术式,将连同王都在内的战场化作灰烬一同泯灭。

    同一天里,两个王国的战力与高层,就这样因为内部厮杀成为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