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75丽兹·兰·阿斯布罗

作品:《次元勇者

    “这,怎么可能?!”

    白华脸上写满了惊悚。

    没错,在还未确定真实性的情况下,他对故事感到了一丝害怕。

    准确的说,并非因为小女孩的谋略不可能成功,而是因为,故事中的谋略,与现实的吻合度实在太高了。

    这种熟悉感,他不会认错。

    在曾经的战争时期,诸国联盟军也发生过好几次如此案例。

    想象到那种情形,便感到一阵不寒而栗。

    “那种掌控力与大局观,除了你之外,还有人能办到?”白华惊声质问道。

    威廉眼皮一跳,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怎么不可能了?再说了,那只是区区掌控敌人的心里而已,现在的余能做的更好!”

    白华语气一顿,郑重的看向威廉。

    “威廉,冷静一点,别把所有人都看得和你一样,正常人能作出变态的事情吗?”

    “······你是诚心想气死余对吧?算了,听好了白华,所谓掌控心里,不,应该说心理战的精髓,不是如何欺骗敌人,而是让敌人认清现实。”

    “呃,这和我们现在说的,有什么关系吗?”

    “白华,你老实告诉余,是不是和阿泰尔泰那蠢货待一起时间长了,脑子也变蠢了?”

    “我认真的!”白华不满道。

    他无法理解人心,自然理解不了更加复杂的心理战了。

    对此,威廉无奈的叹息一声,解释道:“那么,如果余告诉你,现在有几十个全副武装的保镖围着阿尔泰尔,正以击杀为目的战斗,估算一下,还有三分钟结束。”

    闻言,白华立即站了起来,升起恐怖的气势。

    “威廉,你说的是真的吗?”

    “余保证,那是正在发生的事情。”

    “带我回去,现在立刻带我回去,以最高的速度,无论什么方式!”

    “看,现在的话,就算余用公主抱的方式带你回去,你也不会介意。”威廉微微一笑,并没有动作。

    “你······假消息?”

    “不,那是真的,不过目标并非阿尔泰尔,而是一些来暗杀余的虫子罢了。”

    “······”

    “别急着生气,只是告诉你一个简单的心理战技巧而已,更何况,余说的本来就是事实,阿尔泰尔的确有危险,不过概率小到和没有一样。”

    “好吧。”白华无力的坐了回去。

    “同理,小女孩当时也用了同样的方法,只是告诉了敌方贵族,出征的军队是一股极有可能威胁到他们性命的力量,并且在军队征战期间,是他们最好的反击机会。

    虽然概率很小,却可以制造某些条件,使他们对此深信不疑。

    然后在发生冲突的时候,加以挑拨,再告知一旦失败会迎来的下场,便能促成最后的结局。

    在行动之前,对目标的情报调查足够,更能将结果100的确认。

    因此,两国的崩坏,可以说是小女孩一手造成的,所有的一切,从始至终都未脱离过计划。

    而之后的数天,因为大贵族和皇室以及军队一齐覆灭,剩下的小贵族无力支撑局势,让王国a和王国b陷入了混乱。

    这个时候,小女孩如同救世主一般降临,伸出援助之手。

    大量掠夺其资源与人才,收复失去的土地,甚至吞并了两国一半的国土,将王国在短时内扩大了一倍。

    因为人力不足,无法接收其余土地,便作为赠礼换取周边其余诸国的友谊。

    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让王国恢复了原有的实力,乃至进一步增强。

    小女孩作的很好,但还不够好,展现了神奇却并未展现武力。

    自然而然的,又一次吸引了其余王国的到来。

    不,和之前一样,是礼貌邀请了其他王国,然后以各种方式,无声无息的掠夺资源。

    一次,一次,一次又一次。

    虽然国土并未再次扩张,但力量却不断的在积蓄。

    期间更是在王国内发动变革,力量上、精神上、物质上、策略上,5年的时间,让王国焕然一新,然后在一次决定性的战争,展现出惊人的武力,震慑其余国家。

    终于,小女孩得到了安宁,能作自己想做的事情,因为保护伞已经足够强大,其余诸国想要来犯,就必须衡量下兵力,做好元气大伤甚至覆灭的准备。”

    说到这儿,威廉没有再说下去。

    之后的事情,自然是小女孩成长为少女,研究出了,自身获取了更多的时间,并逆反天赋突破至立下大愿,在王国推广子系统后,放出消息引得其它诸国来犯,开启百年大战的序幕。

    说起来,当初因为孤独,没有人可以理解自己,想着将人类升华,制造出哪怕稍微能理解自己的人,就立下那种大愿,还真是冲动了呢。

    当然,这样的话威廉不会说出来。

    以上所说的过往,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话说,现在说出了这番话后,已经害羞到脸红的程度。

    再明显的告知,大概会害羞的晕过去吧。

    重生一次再为王,攻伐诸天异世界后,她公开了自己的身份,成为名正言顺的女皇,但白华并不知道,这样一来,她总有一种欺骗了对方的感觉。

    片刻后,威廉深深吸了口气:“呐,听完了故事,有什么感想,想对余说些什么吗?”

    “啊?感想,嗯,感想还是有的,比如,真厉害啊之类的······”

    白华心不在焉的回应着,显然在思索其他的事情。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故事中的小女孩所使用的手段,实在是与威廉太像了,其吻合度高达76。

    “那位小女孩叫什么名字啊,是不是真的存在过?”白华有些迟疑的问道。

    闻言,威廉好似松了口气一般,有些开心的回答。

    “当然存在,她的名字是——丽兹·兰·阿斯布罗!”

    威廉,不,应该称呼为丽兹。

    丽兹就这么投去十分期待的眼神。

    白华自然没有让她失望,右手敲在左手,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哦!原来如此,那位叫做丽兹的小女孩,是你憧憬的祖辈,所以在行为方式上,才和你有众多相似之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