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18:为‘不幸’之人带去绝望

作品:《次元勇者

    “大臣虽然是帝国腐败的根源,但造成危害的,并不是他一个人,而是他的势力,如果不连根拔起,反而会让我们陷入困局乃至死局。”

    说着,阿尔泰尔沉吟一声。

    帝国彻底腐烂,可谓病入膏肓的当下,必须下一记重药才能解决问题。

    这种方式,必定会造成帝国的动荡,总体实力大幅度下滑,那不是阿尔泰尔希望看到的,但现在只能用这种方式。

    没有壮士断腕的决然,终将因这份犹豫自取灭亡。

    “大臣必须死,但不是现在,至少有等到确认他的全部党羽时。”

    阿尔泰尔首先便说明了任务的行动方针不会变化,和大臣的隐患。

    身为前联盟军第三元帅,与白华的初衷虽然不同,可对于弱者,她非常同情,并在可能的情况下会伸出援助之手。

    毕竟,她曾经也是弱者中的一员,深知那种无力感。

    因此,系统发布的任务主体,即‘征服世界’这一宗旨,不会改变。

    “那么,第三点,也就是我们的目的。”

    她认真的注视着秋野雅,似乎在确认对方的立场。

    “祈愿者肯定存在,不,在看了这些情报后,已经可以确认了,祈愿者正是生活在帝国的人们,这一群体都是我们的帮助对象。”

    “嗯呢!”秋野雅疯狂点头。

    看着小丫头单纯的模样,阿尔泰尔不由得莞尔。

    “好了,征服这个世界的意思,应该就是,统一此方世界的零散势力,重新制定人们的生存规则。这一点不会变!”

    “而另一方面,我们要在完成这一目的的前提下布局,制造出,在征服此方世界后,白华无论如何也不能将世界控制权交出的局面。”

    说完这一句,阿尔泰尔不再理会秋野雅,独自捏着下巴沉思起来,眼底精光闪烁。

    此方世界虽然存在特殊力量,但还比不上神域级的身体强度,何况本体降临,还储存着部分魔力,能在特定的情况下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信息虽然不全面,可相对的,情报可以慢慢获取,但土著却极难得到她的真实情报。

    甚至有时候,可以将秋野雅当做诱饵,反正没人伤害得了她。

    白华的态度会是这次任务的决定性关键······不,白华一定会偏向那个混蛋女人,只能从大势上逼迫他。

    那么,那个胖子大臣才是关键么?

    之后呢,应该有些麻烦啊。

    帝国从三方被异民族包围,情报显示,革命军的存在也是一个隐患,不仅渗透了帝国内部,建立诸多小型据点,还串通了异民族,还答应了取得帝国后,会付出相应的领土。

    也就是说,一旦对大臣动手,革命军定然不会错过进攻的时机,并还有着异民族配合。

    革命军且不提,需要取得民心,不会对平民造成多大伤害,但异民族······

    果然,大臣的势力还是需要利用起来,至少要榨出能投放到战场上的兵力。

    那胖子大臣,不能由我们解决啊,要做到大臣死后,剩下的势力不得不投靠我。

    “嗯——”

    许久之后,阿尔泰尔抬起头,浮现出了微笑。

    “安心吧,小丫头,计划已经拟定完成,单靠白华一个人,是无法破局的,这一次,是我们赢了,来测试一下,你的白华哥有多‘爱’你吧。不过,我们还需要再忍耐一段时间。”

    “唉?什么计划,忍耐一段时间是什么意思?”秋野雅迫不及待的道。

    早听说过,阿尔泰尔是白华的战友,但秋野雅只知道,在武力上,对方很强,却比不上白华,担任的是类似军师的角色,谋略定然不差。

    具体怎么样,还是很好奇的。

    “呵呵,这可不能说出来,不然就不灵了哦,就放心的交给我吧。”

    “呜~好吧,我会努力忍耐的,不过,那个大臣,要什么时候才能干掉?”

    “很快就可以了,所以,听话,好好的当你的小皇帝。”

    阿尔泰尔笑着站了起来,向门外走去,想了想蓦然回过头。

    “对了,小丫头,你知道吗,人类存在着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通病哦。”

    “什么?”

    “嗯,世界上不存在天生的坏人,亦没有天生的好人,人类最终成就的人格,皆为成长过程中的环境所致,性格、作风、手段、气势,都是对个体人生最真实的映照。”

    阿尔泰尔非常理解这一点。

    就如同白华,年幼时与家人和朋友出游,见证了朋友卷入战争中并死去,就是改变人生的开始。

    如果当时,白华的母亲说出的不是:“战争是人类最大的炼狱,只会造就悲剧和痛苦,除此之外一无是处。”

    那么,白华就不会如此痛恨战争。

    如果当时,白华听到的是:“强者杀戮,弱者被杀,是最正确的常理,只有成为强者去杀戮他人,才得以生存。”

    那么,白华将成为一个真真正正的恶魔吧。

    “即为,从诞生一瞬起至此刻,研究‘生活’这一课题得出的答案,而那些得到‘不幸’之类的答案的人,往往都非常可笑又可悲。”

    “不幸的人很可笑···又可悲···”

    秋野雅低下头开始思考。

    曾经作为‘被诅咒之子’的她,应该算是不幸吧?

    曾几何时,她可感叹过命运对自己的不公,生来便注定在战斗中死去,或在被虐杀的过程中死去,亦或者化为怪物死去,应该,算得上不幸···吧?

    但阿尔泰尔显然不是在说她。

    不擅长思考事情,秋野雅实在难以理解。

    其实,道理非常简单,即便所身处的环境,所注定的命运,是何等不幸,但只要本人没有失去希望,尚存在对美好的希冀,便算不得不幸之人。

    “所谓‘不幸者’啊,是无法感受到真正的幸福,只有成为加害者,制造出比自己更加不幸的人,‘不幸者’才会感到‘幸福’,其实他们没有搞清楚,他们只是想要能一起面对困境的同伴罢了。”

    “当然,‘不幸者’通常都意识不到这一点,只有在绝望中,才会看清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与渴望。”

    “瞧,那位将整个帝国都拖入不幸深渊的大臣,也只是迫切的希望制造出同伴而已,多么可笑,又是多么可悲,想来,在他过去的人生中,应该经历过刻苦铭心的痛苦,才会变成如今模样。即使在此刻,位高权重,一手遮天,也是在‘不幸’中不断挣扎。”

    “那位看似掌控他人命运的大臣,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幸’之人,可惜,他没有正确的认知,实在是,太可悲了。”

    “所以啊,现在,就由我带给他绝望,认清自己的可笑之处吧。”

    声音落下,银白长发的少女隐入黑暗。

    不知怎么的,秋野雅内心发寒,感觉阿尔泰尔最后消失时的那个微笑,令人生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