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30:艾斯德斯与阿尔泰尔

作品:《次元勇者

    皇宫,大殿。

    艾斯德斯胜利归来,顺利讨伐了妄图入侵帝国的北方异民族,是有功之臣。

    作为皇帝,秋野雅自然而然需要接见。

    于是,小丫头满脸不情愿的坐在王座上,俯视着下方的冰蓝御姐,怎么看怎么不爽。

    “啧!你作的很不错,可以退下了。”

    ““······””

    “——!?”

    站在王座左右的大臣内奥斯特和阿尔泰尔,表情齐齐一滞,有些无奈的看了眼秋野雅。

    “陛下,你这也太···嗯,太让人寒心了吧,艾斯德斯将军这次可是立了大功,怎么说也······”大臣欲言又止,似乎在组织语言。

    最近不知怎么的,小皇帝开始不听话······

    好吧,也不能说不听话,而是变得懒散了,以前那些,用一句“学着你父王当一个明君”已经不管用了,对方甚至还会嫌弃大臣啰嗦。

    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这种不受控制的情况,让大臣心中危机感与日俱增,如果不是阿尔泰尔突然加入,使大臣吃了记定心丸,都要考虑推翻皇权了。

    艾斯德斯在下面,也是一脸错愕。

    得胜归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按照以往的套路,不是大臣先站出来夸赞她几句,小皇帝在一旁像个吉祥物一样嗯嗯啊啊的肯定,然后加封官职,赏赐一些金银珠宝吗。

    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小皇帝似乎在······嫌弃她?

    “咳咳,艾斯德斯将军保卫帝国有功,理应赏赐。”

    看不下去的阿尔泰尔出声了,虽然在知道,艾斯德斯是丽兹看中的人才之后,她看对方很是不爽,时时刻刻都想着弄死对方,但现在就掀桌子还太早了。

    对方,还有利用价值。

    “陛下公正,有功必赏,有过必罚,不如这样吧,陛下,娜杰塔叛变后,府邸由艾斯德斯将军继承,但终究不是自己的府邸,赏赐一座府邸可好?”

    “大将军,你······”

    大臣指着阿尔泰尔,气的说不出话来。

    艾斯德斯很早就加入了他的势力,作为武力担当,威慑了一大批人,如果没有艾斯德斯,他也没办法顺利的爬上现在的位置。

    维护关系,重赏是必要的。

    就算艾斯德斯并不在意那些赏赐,也必须做做样子。

    现在,阿尔泰尔竟然想用一座府邸就打发了对方,不是拆他的台吗?

    “大臣,作为帝国将领,讨伐敌人,是职责所在,尽管艾斯德斯将军有功,也不应过重赏赐,何况,对艾斯德斯将军来说,能找到一个新的敌人让她击溃,就是最好的赏赐了。”

    阿尔泰尔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大臣想了想,立即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他脑海里顿时脑补出一些列猜测。

    阿尔泰尔在加入他的势力后,其表现一直给他看在眼里,地位到了武将最上倒没什么追求,但对于金钱,却比他还要贪婪。

    而且性情冷漠,帝都内部,一直有名为的杀手组织活动,不断暗杀他手下的官员,可阿尔泰尔得知这件事后,不仅无动于衷,还十分开心。

    大臣不解,曾经询问过对方,得到的是这样的答复。

    “那些废物,死了也就死了,对我们来说,是值得庆祝的事情才对。要知道,能在帝都生活的都是人才,敛财能力极高,他们对我等来说,却也是待收割的羔羊。而那些被杀死的官员,对现在的我等已经没有用处,反而会和我们争抢财富,出于同一个势力份上,我不好下手,现在有帮了我们处理掉,感谢他们还来不及呢。”

    在加上,加入的时间比艾斯德斯要晚许多,想要打压艾斯德斯,是很正常的。

    而此刻的赏赐,起到的效果非常不错。

    一来,可以打压艾斯德斯,知道谁才是势力领导者。

    二来,省下的赏赐,都存在国库中,那和掌控在他们手中没有任何区别。

    三来,艾斯德斯本就不在意这些,找一个更好的对手给对方,反而对了艾斯德斯的胃口。

    “哎呀呀,我这文官果然还是无法理解你们武将的追求呢,比起财宝的赏赐,还不如一个强大的敌人来的愉快吗?还是大将军厉害,一下子就想到最好的赏赐。”

    大臣很是愉快的笑了起来,脸上肥肉挤成了一团,眼睛都快看不到了。

    这让艾斯德斯直接看呆了。

    什么情况,这两个家伙不是势不两立的吗,大臣竟然同意了?

    感觉事态已经超出了自己理解,几个月不在帝都,一定发生了大变化,想了想,艾斯德斯没有反驳。

    “那么,就在这里谢过陛下的赏赐了。”

    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也不见行礼,她直接转身准备离开。

    刚走一步,就被阿尔泰尔叫住了。

    “等等啊,艾斯德斯将军,别急着走嘛,外界传闻,把你和我并列为‘帝国最强’,一主内,一对外的帝国双壁,但我一直都很不解呢,所谓最强,不是应该只有一个吗?”阿尔泰尔笑道。

    闻言,大臣脸色大变。

    两者要是现在争个你死我活,无论是谁胜谁负,对他来说都没好处。

    最重要的是,他曾和艾斯德斯讨论过阿尔泰尔,对方直言,有把握击败,现在争斗,以艾斯德斯的性格,绝不会错过击杀阿尔泰尔的机会。

    阿尔泰尔的存在意义,对大臣来说无比重要,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这种时候死亡。

    “冷静点啊大将军,你和艾斯德斯将军都是帝国支柱,要是有个万一,损失的可是帝国,分个谁胜谁负,又有什么意义呢?”大臣走到两人中间讪笑道。

    然而,两人根本就不理会大臣。

    “啊啦,真巧,我也一直很在意这个问题,到底谁才是最强呢?”艾斯德斯脸上浮现出侵略性的笑容。

    “是吗?正好,和我想到一起去了,我看今天就是个很好的机会,来近卫军演武场一试如何?”

    “好啊,切磋切磋。”

    说完,两人便直径走出了大殿。

    末了,阿尔泰尔在经过大臣身边时,淡淡的说了一句。

    “放心吧,只是稍微打压一下而已,对于这种桀骜不驯的人,就要像训练野兽一样调教,想想吧,家犬总会比狼听话。”

    这让大臣苦笑不已。

    “我特么是怕你被打死了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