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32:艾斯德斯的狂热

作品:《次元勇者

    “嘭嘭——”

    “轰——”

    “锵啷——”

    巨大的动静,不断从演武场传出,从开始到现在,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演武场已经被破坏的不成模样。

    坑坑洼洼的地面,一道道升起的冰柱,斩击所形成的长沟,散裂开来的冰霜,还有那不断作响钢铁交鸣之声。

    这些足以证明,战斗是何等激烈。

    “呼——呼——真是,这些武夫只会用肌肉思考吗?”

    姗姗来迟的大臣,借由身份优势,从士兵们当中分开了一条路,喘着粗气,还来不及看战况,就双手撑住膝盖,作出一副累坏了的模样。

    他的确累坏了。

    皇宫大殿离演武场的距离可不近,又要帮着照顾小皇帝,又担心艾斯德斯与阿尔泰尔之间的战斗,全速赶过来,实在是太为难他了。

    休息了一会,在手下的搀扶下,一屁股坐到椅子上,下意识看向一旁的少女。

    雪白的长发,大尾巴一甩一甩的,抱着膝盖蜷缩在王座上,陷入了熟睡当中。

    没错,小皇帝,秋野雅。

    来之前,大臣想着,要是发生了个万一,小皇帝的身份,也能起到些作用,就连蒙带骗的想把秋野雅弄过来。

    可谁知道,那啰啰嗦嗦的行为彻底激怒了小丫头,一巴掌上去,差点被把大臣脖子给扇折了。

    “当时······我好像看见走马灯了。”

    而扇飞了大臣之后,秋野雅也不挑地方,窝在王座上就熟睡了过去。

    最后实在没办法,大臣叫人架着王座,连窝带人一起给送过来了。

    虽然······

    “感觉要是真发生了什么,陛下也醒不过来吧。”

    大臣捂着红肿的右脸,不禁有些委屈。

    以前的小皇帝多乖呀,在看看现在的,到底受了什么刺激,才会变成这模样?

    摇了摇头,看向战场,正巧看见交战中的两人近身一击迅速分开。

    不,不是分开,是其中一个被单方面的弹飞了出去!

    这个发现,令大臣惊疑不定。

    和想象中的完全不同,不是艾斯德斯占上风,也不是势均力敌,而是艾斯德斯被单方面的碾压,阿尔泰尔用单手挥剑,闲庭信步的游走在冰霜丛林之中。

    “连帝具都没有使用?!”

    大臣不相信似的揉了揉眼,旋即一颗心沉了下来:“还是,太小看她了。”

    不管场外的人如何想,演武场中的交战仍在继续。

    艾斯德斯几乎用尽了一切手段,拉开距离的远程攻击,近距离的体术战斗,场地上布置各种陷阱,大范围的全场攻击。

    这些都被使用了出来。

    然而,即使她用尽浑身解数,阿尔泰尔,仅仅一刀斩碎。

    差距,实在太大了。

    那就是帝国最强,真正意义上的最强,她绝对无法窥探的深渊。

    至始至今,她已经放弃了对最强的争斗,理解到,现在的自己,是绝不可能战胜对方,争夺最强,毫无意义。

    疯狂逐渐变成了冷静,但眸子里的狂热,却未消散丁点。

    一直以来,她追求的到底是什么?

    有时候,她也会如此自问。

    最强?

    战斗?

    征服?

    还是贯穿父亲教导的理念,强者生存弱者死去?

    然后,她迷茫了。

    最强,她已经被人们称之为最强。战斗,她一直在战斗,战到没人可以与她交手。征服,作为将军,她一直在征服,征服敌人,征服种族,征服个体。

    ——求无所求。

    甚至在远征归来的路上,她因为太过无聊,都开始考虑,要不要换一个目标,比如,谈个恋爱什么的。

    可是现在,艾斯德斯的认知被彻底颠覆,终于明白了,理解了,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活下去!”

    没错,很简单的愿望,活下去,变得比任何人都强,任何人都无法威胁到她,成为最强,然后活下去!

    那么,第一步,就是超越眼前这个人!

    “无论是之前的那头巨龙,还是你,都太有意思了,原来世界如此精彩,我还没看够,我还没学够,不能停下来。不,我已经无法停下来了!!!”

    “咔咔咔——”

    冰结的声音不断在身躯中作响,她需要变得更强,因此,需要学习。

    比自己强大的敌人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她需要学习的东西。

    步伐,眼神,呼吸,动作,神态,斩击——

    “咔咔咔——”

    冰霜的长剑,在她手肘,背后,指尖凝结,艾斯德斯的身躯旋转着,狠狠斩向面前的敌人。

    “呯呯——”

    毫无意外的,这些攻击被对方轻轻一挑,尽数击碎。

    艾斯德斯立即转变动作,腰部发力向后翻去,同时冰刃在鞋尖凝结,踢斩向阿尔泰尔。

    再一次的,被斩的碎裂。

    甚至于,那凌厉的锋芒,差点将她的脚也削掉。

    可这不仅没有令她胆怯,反而更加狂热,看向阿尔泰尔的目光,充满了渴求,不像在看一个人,更像是在看一本真理之书一般。

    毫不迟疑,挥手制造冰凌封住对方退路,同时制造让自身退走的时机。

    下一瞬,冰霜凝结如野兽獠牙般从地面升起,直刺阿尔泰尔。

    阿尔泰尔脚尖轻点,站立在冰霜獠牙的尖端,升向高空,到了五十米左右的高度,轻轻跺脚,冰霜獠牙应声而碎,整个身躯自由落体,如同利剑一般刺向艾斯德斯。

    “抓到机会了!”

    艾斯德斯咧嘴一笑,已经放弃了击杀对方的念头,但这不妨碍她下死手。

    不得不承认,她无法做到阿尔泰尔的从容不迫,那斩击,那身法,那飘逸的气息,都是她无法模仿的。

    但,模仿不来,并不代表不能学习。

    对方的所有,全都是值得她学习的珍宝。

    此刻,她只想逼迫对方使用更多更强的技巧,来平复内心那强烈的情绪。

    战斗,战斗,再战斗!

    “如此激烈,如此危险,如此惊心动魄,令我神往,如果是这样,我愿永远战斗下去!”

    发出如此宣言,艾斯德斯提起全身力量,舞动手中长剑,对天一刺。

    同时,无数冰刃凝结,从地面升起,从天空落下,各种刁钻的角度,几乎全方位的无差别攻击。

    脸上浮现出的野性神色,不禁让人胆寒。

    可是······

    差距是绝对的。

    “无聊,我玩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