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44:看,辣么大的正义

作品:《次元勇者

    “天赋过人。”

    如此夸赞了一句,希尔面色立马柔和了下来,(身shēn)躯肌(肉rou)也在一瞬间放松,竟直接退出了战斗状态。

    “啊,那个,谢谢,太过奖了。”

    “······”

    白华表(情qg)一滞,突然生出一股挫败感,得到敌人的夸奖竟然高兴的退出战斗状态,并礼貌的向敌人道谢······

    真是个有礼貌的好孩子呢,作为一个暗杀者能当到这份上还活着,真是难为你了。

    当下,白华(身shēn)上气息猛涨,一拳狠狠击在希尔腹部使其软倒在地,并迅速袭向玛茵,手上一翻由下向上打向其颈部。

    而玛茵及时反应过来了,提着机枪型帝具,光束持续放出,形成巨大的光刃斩向白华。

    无论是攻击的质量,还是光束的运转方式,都在一瞬间升华了好几个层次。

    如此一击,换做巨龙之躯的鳞片防御,也能轻松击穿吧。

    “不差。”

    白华微微眯眼,大致看穿了玛茵的帝具。

    机枪型帝具浪漫炮台·南瓜,将精神力转化为光束攻击的帝具,使用者精神力越强,越纯粹,光束的威力也会随之增加。

    比如在刚才的一瞬,玛茵感觉自己受到生命危险,精神力本能的活(性xg)化飙升,让原本以(射shè)击方式的光束,直接过载转化,超极限的能量让攻击方式都得到转变,由(射shè)击变成实质化的斩击。

    这招白华也不敢硬抗,(身shēn)形一顿,贴着地面滑到玛茵(身shēn)后,手指精准的点在其脖颈上的(穴xué)位,使其晕睡过去。

    这时,布兰德的攻击也来到了。

    白华转(身shēn)狠狠一拳对上。

    拳与拳相交,震得两人同时后退。

    “竟然有这种强度?”白华惊愕的瞪大了眼。

    随着(身shēn)体转化为人形,他的力量有所减弱,没有了龙鳞的防御,防御力也削弱了很多,但毕竟是由巨龙转化来的啊,(身shēn)躯强度比起人类还是远远超出的。

    可是刚才,布兰德竟然在力量上做到了势均力敌,甚至于那间铠甲,比起龙躯的龙鳞都要更坚硬一些。

    白华不(禁j)认真了一些,向前猛然一踏,地面碎裂之间,(身shēn)体如同生根发芽了一般,直接定在了哪儿,反手击在偷袭过来的雷欧奈手肘,让她倒飞出去,手臂以怪异的角度扭曲。

    然后,严肃的看向飞奔过来的布兰德。

    “嘭嘭嘭——”

    刹那间三次交手,谁也没占上风,白华心中有些着急,他现在被群起攻之,可不能将精力全都放在布兰德(身shēn)上。

    “难得遇见了一个近(身shēn)战高手,可惜了。”

    眼眸顿时亮起黄金光泽,属于巨龙的因子苏醒了过来。

    也从这一刻起,他(身shēn)上的气息彻底改变,充满野(性xg)却并不狂暴,深邃无边的浩瀚,仿佛要把一切全都冲垮覆灭一般。

    所有人心中徒然一沉,这才意识到,真正的兽王远不止如此。

    而白华,开始全力以赴了,手臂如子弹般刺出,绕过布兰德的手臂,然后微微一弯勾住其关节,腿部和腰部发力往下一沉。

    “——咚。”

    布兰德还没反应过来,右臂就被白华以一个奇怪的姿势锁死,看着白华(身shēn)躯扭动,只听“咔”的一声,攻击透过恶鬼缠(身shēn)的防御,将布兰德的手臂给折断了。

    “怎么可能!?”刚刚起(身shēn)的雷欧奈面色一僵。

    “他是怎么做到的?”

    赤瞳亦是受到惊吓一般停住了步伐,要知道,恶鬼缠(身shēn)的防御,连她都无法斩断,更别说在如此状态下伤到布兰德了。

    而白华,却得势不饶人,双手攀到了布兰德肩旁上,旋转着往下一拉,十指之间劲力穿透布兰德的肌(肉rou),就像撕裂一般连续拉扯,直到拉到了手指时,才轻轻一抖。

    可正是随着这一抖,连布兰德都发出了惨叫。

    也正是这一抖,令之前打入其体内的劲力在一瞬间扩散了出去,从布兰德右手指尖开始,每一断骨头错位,肌(肉rou)陷入短暂的麻痹,筋脉之间交缠在一团,半边(身shēn)体的结构直接崩溃。

    别说战斗了,现在的布兰德,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大半边(身shēn)子了。

    做完这些,白华看向剩下的四人。

    以娜杰塔为首的四人留下冷汗。

    “连布兰德都······”

    night raid的顶级战力,便是布兰德和赤瞳,而纯粹的力量方面,布兰德是最强的,可现在,竟然在拥有恶鬼缠(身shēn)这一铠甲型帝具的优势上,近(身shēn)短打上败给白华。

    “太危险了,赤瞳,如果换成你,可以吗?”娜杰塔握了握机械手臂。

    赤瞳没有回答,摇了摇头,按着长刀,眼底满是凝重。

    “哎呀呀,看来这一次,我真的待了个超麻烦的人物回来呢。”雷欧奈苦笑着,摆动手臂,随着“咔嚓”一声,骨折的手臂恢复正常。

    至于塔兹米······

    他有些跟不上战斗节奏。

    可看着几位同伴陆续倒下,他觉得自己必须做些什么。

    当下,再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他向前一冲,双膝贴在地面滑到白华面前。

    “大佬饶命,我们是无辜的!”

    “塔兹米,你······”娜杰塔捂脸,感觉丢脸丢到家了,但想一想,他们night raid与兽王并没有实际上的利益冲突,没有战斗的必要,也就没有阻止。

    而塔兹米,则满脸真诚的抱住了白华的大腿,近乎哭丧着大喊。

    “英雄,英雄啊,之前是误会,一个美妙的误会,你不要介意啊,其实我们是正义的杀手,一直很崇拜你的!”

    虽然感觉十分违心,但表(情qg)却与心理呈现反比的真诚。

    那模样,就白华看了都有些不好意思动手了。

    不过,说到正义?

    他看了看抱着自己大腿的塔兹米,又看了看赤瞳和娜杰塔,最后将目光落到半兽化的雷欧奈(身shēn)上。

    准确的说,是落到了雷欧奈某个部位上。

    “住口,我就没见过那么下流的正义!”

    “这怎么能说下流呢,又不是大姐想要那么大的,战斗起来很不方便的。”塔兹米面色一僵,看了两眼后······

    “好吧,不得不承认,如果那是正义的话,的确太下流了。”

    “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