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86:仁君?

作品:《次元勇者

    阿赖耶仔细思考了一下,觉得,即使在如此严肃的情形下,也必须讨好自己的上司,不然表一个表现失误,去定然少不了一顿打。

    于是,她当着国王的面,跳到了白华腿上坐上,小尾巴一甩一甩的,眼神无时无刻不透露着讨好。

    “”

    国王盯着变化,一时间五味掺杂,情绪精彩至极。

    这家伙,是萝莉控吧?

    朕竟然被一个萝莉控威胁到如此地步,简直简直太羡啊呸,太悲哀了。

    虽然阿赖耶不急,但国王急啊。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国王低喝一声。

    “啊啦,我可是很贴心的给了您一些准备的时间呢。”阿赖耶不以为意,看都没看一眼,虽然嘴上说的尊敬,神色间却不掩饰轻蔑,顿了顿,又道:“愤怒容易使人冲动,那样可没办法好好谈判。”

    “谈判,你们杀死朕的侍卫,提着刀来找朕,管这叫谈判?”

    国王十指攥紧,拼命压抑着怒火。

    眼前这两人,不仅仅羞辱了他,视多尼亚王国的威严如无物,现在还摆出一副为了他好的姿态,简直无耻之尤。

    这不由得让他怀疑,无耻,是不是已经成为了帝国的传统。

    当然,要数最气人的,还是,明明人家的鞋底都贴他脸上了,偏偏他还不敢表现出来,生怕对方一个不开心,把他的王国全都给炸了。

    “首先,我们只是让你的侍卫暂时睡一觉而已,我们可不是杀人狂,其次,这当然是谈判,不过你非要将其视为威胁的话,也无妨。”阿赖耶轻声说道。

    虽然平日没表现出来,但她可是抑制力之一嗯,盖亚那笨蛋不算。

    对于人心的掌控和洞察,即使阿尔泰尔都比之不上,如果不是不想太欺负国王,同时,现在的行为是为了帝国其他战线作准备,根本不用特意来此。

    “再次声明一下,我们是来帮助您的,来自他人的善意,一味的拒绝反而会激怒对方哦。”

    “你!”

    国王咬牙,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片刻后,还是按捺了下来。

    “是的。那么请问,你们能帮助朕什么?”

    “明智的决定。”阿赖耶赞赏似的瞥了国王一眼,继续道:“听闻,国王陛下是一位仁慈的君主,想必不会忍心看到百姓疾苦,对于是抵抗到底,还是投降得以安逸,心中早有判断了吧。”

    国王没有明确的答复,而是反问道。

    “那么,以阿赖耶小姐的看法,朕明天会如何选择呢?”

    “哼!等到明天,您会和帝国正式宣战。”

    “!”

    国王一惊,心中想法被说中了。

    阿赖耶这时过头,眼底浮现出一抹戏谑,缓缓说道:“不过,那是我们没来的情况下。”

    被凝视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国王的压力越来越大。

    阿赖耶分明是一副人畜无害的小女孩形象,年龄看上去只与国王的孙女相当,可那双眸子,却给人一种深不见底的深邃感觉,仅仅是对视着,就仿佛在凝视深渊般,给了国王巨大的压迫感。

    阿赖耶深知见好就收的道理,轻哼一声移开视线,一边心不甘情愿的在白华怀里蹭啊蹭的,一边开口说道。

    “诚然,您是位仁君,但从来没有仁君就没有欲望的道理,相反,正因为有着一重仁慈的表象,所以您的野望比历代国王都要大。”

    阿赖耶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国王则心中愈发忐忑起来,仿佛隐藏多年的秘密被道破了一般。

    实际上,的确如此。

    王者,已至世间能抵达的地位顶端,可谓进无所进,求无所求,所思所想与常人自然不同,追求亦不一样,王者追求的并非个人小利,而是足以改变世界格局的巨大利益。

    王者追求的是名,能刻印在人类历史中,被千万年传颂不衰的名。

    因此,作的越好,表现出的能力越优秀,所图的目标也就越远大。

    国王一直做得很好,比历代国王做得都要好,多尼亚王国积蓄的力量是自王国建立以来最庞大的时代,如果帝国再晚来几年,便会见到一个与现在完全不同的多尼亚王国。

    “您想开疆扩土,将多尼亚王国的领土开阔至能力所及的极限。”

    轻轻的一句话,将国王所有伪装尽数击碎。

    他再也保持不住之前的那份愤怒模样,只剩下惊慌与一丝冷意。

    “以你的才能,当军师真是可惜了。”国王感叹一声,沉默下来。

    同时也理解了,他被命运玩弄的事实,拥有开疆扩土的野望,却遇上了要征服全世界,力量比多尼亚王国更强,能力比他更优秀的帝国。

    这实在悲哀,可如今,却不得不认同,无论是那一方面,他都失败了,非常彻底的。

    “过奖了,不过,对于没妄图招揽我这一点,还是需要赞扬一下的,没有因慌乱失了分寸,还不错,勉强让我高看你一眼。”

    阿赖耶评头论足的打量了国王一会,虽然言词中彻底没了敬意,却收起了眼底的轻蔑。

    而国王,苦笑一声,没有应。

    给了国王一些冷静的时间,阿赖耶这才悠然开口。

    “那么,现在答我们吧,是战,还是降,别人不知道,但你应该知晓,白天的哪一剑,并不是威慑,而是帝国给予多尼亚王国最后的警告与仁慈,虽然帝国想接收完全无缺的多尼亚王国,但你要誓死抵抗的话,我们就不得不采取一些过激的手段了。”

    “朕我现在,还有选择吗?”

    国王苦笑着将姿态放到了最低,一举一动间显尽了英雄末路的凄凉。

    “所以啊,我家主人一开始就说了啊,你是位英明的君主,懂得正确的取舍。”

    阿赖耶盯着白华嘻嘻笑了起来,脸上差点就没写‘看,人家超厉害哒,还不快夸人家!’的字样了。

    白华无奈,只得轻轻抚摸阿赖耶的头顶。

    两人那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模样,令国王不禁嘴角一抽,仿佛生吃了一颗柠檬般,酸的掉牙。

    “你们也别高兴得太早了,我的那些臣子不会轻易答应,就算我同意了,明天,他们也不会让我宣布投降。”国王试图让白华与阿赖耶难堪。

    问题却也在理。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比早已被彻底洞察的国王,那些在王国内盘根错节百余年的贵族和臣子们,才是真正的阻碍,即使一国之君也要受限于他们。

    帝国也绝不可能向那些失败者妥协。

    但是

    “早说了,我们是来帮助你的,那些阻碍,自然会有人搞定。”白华冷笑一声。

    王对王,将对将,堵住小鬼的嘴,自然是用小鬼才是最合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