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07:侵蚀型帝具

作品:《次元勇者

    伴随着狂笑声,神秘人影缓缓转过身。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扭曲到狰狞的少女脸庞,瞳孔里熟悉的狂乱与憎恶,以及那总是挂在嘴边,白华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的‘正义’,再一次的,从少女口中吐露出来。

    “又见面了,终于再见面了呢,我好想你啊,每一天,每一分,分一秒,脑子里面都是你的身影,好想你,好想你,正义无时无刻在催促着我,快些杀死你。”

    尖锐刺耳的声音,就这样响彻了整个通道,最后,少女作出了总结:“真的是,想的不得了啊,恶魔。”

    “竟然是你啊,赛琉·尤比基塔斯。”

    白华皱着眉头冷哼了一声,实际上有些惊讶。

    在帝国的众多通缉犯中,赛琉绝对是赏金最高的一批,也是危害度最大的一类人。

    五年前,赛琉被席拉以空间型帝具救走后,帝国很快就确定了席拉的藏身之所,白华亲自带队将其抓捕归案。

    自然,也询问过赛琉的情报。

    当时的席拉,是如此回答的。

    “哈,那种女人,原本勉强能入眼,可惜我从她身上闻到了同类的味道,实在提不起兴趣呢。论战力的话,已经废了,dr时尚也没救下来,那女人连成为拉拢dr时尚的工具的资格都没了,你认为我会收留她么?倒不如说,她唯一的价值,就是给你们添点麻烦了,尽快找到她吧,不然受害者可是会越来越多的哦。”

    嗯,不得不说,席拉刚被抓回来的时候蛮嚣张的一批,理所当然的,嘴贱的席拉受到了毒打。

    也失去了赛琉的行踪。

    虽然帝国在这五年一直追查,可无奈的是,赛琉似乎学乖了,没有闹出太大动静,躲藏于阴影之中,一直没有流传出任何信息。

    “哼!还以为你已经死在了某个下水道角落,真是命大啊,果然是像老鼠一样的生物,即使五年的时间也不足以令你改变,依旧如此恶心。”

    白华没有任何客气。

    五年前的那场围杀,赛琉表现出的疯狂,至今尚且记忆犹新,他明白,赛琉这种人,是无法用正常人的方式交流,直接杀掉对方才是最好的选择。

    “那么,做好死亡的准备了吗?”

    说罢,浑身气势毫无保留的爆发出来,顿时间压过了对方的狂气。

    “哼呵呵~哈哈哈哈,你才是,让你多活了五年,现在准备接受制裁吧,恶徒!”

    气势与言语间针锋相对,谁也不让。

    旋即气氛沉寂下去,然后在下一瞬间,两人如同约定好了似的,默契的朝对方奔去,同时拔出了各自的武器。

    “锵—锵—锵——”

    连续的三声钢铁交鸣,在黑暗的空间中擦散出道道火花,耀眼且蕴藏危机。

    第一击,白华的长刀被一柄弯刀阻挡。

    第二击,肘击被对方的义肢给稳稳接住。

    第三击,白华的鞭腿抽打在对方手臂上,将其振飞了出去。

    可也仅仅是压制,没有取得实质上的战果。

    “你竟然······”白华错愕的看了过去。

    因为在见面之初便在心中给赛琉判了死刑的缘故,他出手可没有半分留情的意思,每一招都想着至对方于死地。

    要知道,这具分身的身躯强度虽然不高,但也算巨龙之躯了,此方世界的最强捕食者,即便因化为人形力量有所削弱,但对于人类而言,依旧是难以估量的怪力啊。

    换做五年前的赛琉,在第一招的时候,就被连人带刀一起被斩成两半了吧。

    “五年的时间,在双臂残缺的情况下突破了人体极限,你是怎么做到的?”他好奇的问道。

    即便是潜力最强的赤瞳,变强的速度也没有如此夸张吧。

    赛琉没搭话,狂笑着主动攻击过去。

    “哈哈哈,死吧,死吧,死吧,该死的邪恶,在我的正义之下颤抖吧,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仿佛发泄,又好似炫耀自己的力量一样,赛琉一边喊叫着,一边舞动弯刀。

    那柄弯刀,显然是帝具级武器,与白华手中长刀交击数十次,也没有出现裂纹,反而带动阵阵如月光般的寒芒。

    “呵,武器虽好,但使用的人却不怎么样。”

    白华不屑的评价道,同时长刀猛地反刺,将赛琉的弯刀卡在石壁上,顺势勾手缠住对方义肢。

    抓住了机会,他自然不会轻易放过敌人,果断放开握刀的手,双指一并以一个诡异的角度袭向赛琉要害。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一颗火红的玉球从赛琉口中吐出,正巧抵在白华刺出的指尖之上。

    顿时间,以玉球为中心,猛烈的火焰膨胀而出,爆炸的冲击将两人掀飞。

    白华微微咂舌,杀招再次无功而返,但在被掀飞的一瞬,他借由爆炸的冲击力令自身旋转,最后关头给了赛琉一脚,对方此刻也不好受。

    “原来如此,复数的帝具,真是疯狂的举动啊。”

    一语道破了赛琉强大的原因,白华不禁露出凝重神色。

    实际上,最近几年,白华都有在研究帝具,大致可以分为三个类型。

    其一,纯粹当做强力武器使用的帝具,如拉伯克的,希尔的。

    其二,便是全帝具中最稀少也是最特殊的生物型帝具,如五年前赛琉持有的,和从革命军仓库里搜出,照顾白华很长时间起居的···划掉,是。

    这种帝具只要与使用者精神或生命的波长达成吻合,基本对使用者自身没有伤害。

    其三,也是数量最多的,侵蚀型帝具。

    这种帝具,会随着使用的次数增多,逐渐将使用者的基因向危险种方向突变,直至最后,成为人形危险种,或直接被危险种取代。

    但不可否认,那的确是变强的一种方式。

    而现在的赛琉,如果白华没看错的话,无论是那双金属义肢,还是手中的弯刀,刚才使用的玉球,都是侵蚀型帝具。

    “一个帝具使只能持有一件帝具,这是帝具使中不成文的规定。不仅仅是考虑到使用复数帝具带来的大量负担,更是前人用切身体验换得,对后人的善意忠告,你,无视了前辈的善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