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39:从者的盛宴

作品:《次元勇者

    “嘭——”

    赤色雷霆一瞬间在车内炸响,狭小的空间内,白华根本没有躲避的可能,也没想到,对方会无缘无故的发起攻击。

    哦,对了,他们本来就是敌对来的。

    然而,这一句话已经来不及脱口了。

    魔力转为赤雷,继而化为雷池,不过是瞬间的事(情qg),车辆中过(热rè)的发动机、燃料等等部件,在雷霆流过的一刹那,顿时产生了爆炸。

    强烈的冲击将车辆整个掀飞到天上,灼(热rè)的烈焰令其钢铁骨架都燃烧起来,并在魔力放出这一技能的作用下呈现惊人的扭曲。

    “哇,这个可真惨,不过没关系么,那是你御主的东西吧?就这样破坏的话·······好吧,我明白了,你的御主可真是一位有钱人。”白华颇为惊叹的说着,完全不像是受到攻击到模样。

    事实,也的确如此,衣角连轻微的破损也没有,更别说他本人了。

    这不(禁j)令莫德雷德心底凝重,可那越来越愤怒的(情qg)绪,却无法扼制,立即唤出灵装,夸张的全覆式铠甲,手上握住宽厚巨大且不失锐利的圣剑,以及比前一秒不知密集了几倍的赤雷在浑(身shēn)缠绕,其姿态,说是骑士,却在内里透露出一丝桀骜与野蛮。

    从一个人的气势中,便可以看出那人些微(性xg)格。

    这让即便迟钝如白华,也能在这一刻对莫德雷德有了浅显的判断。

    “原来如此,不愧于‘叛逆的骑士’的称谓,你的(性xg)格,的确很叛逆,想来,阿尔托莉雅在面对你的时候,也是很头疼的吧?”

    如果真会感到头痛就好了啊!

    “不许用哪个名字称呼亚瑟!”

    伴随怒吼,大剑转瞬即至。

    冷冽的寒芒,涌动的魔力,均在表达着其主人的愤怒,然后,大剑以万钧之势,从上至下迅速且精确的砍了下去。

    毫无疑问的,斩击命中了。

    然而下一刻,白华的(身shēn)影忽然亮起反光,就像镜片一样,缓缓破碎消失。

    令人恼怒的声音再次从背后传来,让莫德雷德惊愕之余,更为愤怒了。

    “看来,你没有交流的意志呢,难得遇上了熟人的相关者,却只能战斗了么?嘛,也罢,说到底,以从者之(身shēn)被召唤,战斗本就是职责所在,就算遇上的真是那位亚瑟王,应该也是礼貌问好后立即和我交战吧。”白华无奈的摊摊手。

    “混蛋,给我去死!”

    魔力轰然爆发,莫德雷德再一次提剑冲上,可这一次,白华连斩击的机会都没给她,(身shēn)影直接消失。

    不,确切的说,一瞬间移动至远方。

    因为下一秒,白华的声音从战争中央的上空响彻整片战场。

    “——通告!”

    声音并不大,却清晰的传达到每一位从者耳中。

    “吾乃白华·亚瑟道尔,白方唯一御主,在此宣告,白方于此刻正式介入圣杯大战。试问,古往今来的英雄啊、豪杰啊,为何要跨越时间和空间的阻隔集聚于此?!”

    自然是为了圣杯,自然是因为心中尚存执念。

    “若相信魔术师的造物能实现跨越古今,实现汝等当年都未实现的遗憾,那便让我太失望了。”

    成为英灵者,自然是历史上的英雄豪杰,再不济,也是被歌颂或被恐惧的逸才,若是以他们的能力都无法实现的愿望,区区圣杯,又怎么可能展现那奇迹?

    把愿望寄托给圣杯,实乃愚蠢之举。

    “不过,对于圣杯,各位都是一个态度吧?很遗憾,圣杯已经落入我手,这,便是万能的许愿机。”

    金色的光辉如星辰般,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无论是人造人,还是魔术师,或是从者们,皆暂时放弃了自己的敌人,仰望天空中的闪光。

    ——黄金的‘杯’!

    违背常理的浩瀚魔力,连被称为‘超越了神秘的力量’的英灵们一并超越了的神秘······

    根本不需要质疑,那,便是他们追寻的圣杯。

    白华在众多视线中挥舞法杖对准了东方,如同相应他的动作,东方远离战场的平原上升起一道苍白光柱。

    注视着光柱,其术式相应的功能,便浮现在从者们的脑海中。

    ‘信息归还’

    即为,回到英灵本体。

    “无心争斗者,走进去吧,踏入那道术式中。”

    自然,没有一人行动。

    他人手中的东西,自然归属他人,可这道理在英雄们(身shēn)上不适用,有太多的理由让他们去争抢,即使没有,那么‘圣杯的珍贵(性xg)’只此一条便足以。

    “倘若不甘心,那便来争、来抢,武力也好,智谋也罢,我就在这儿!吾等白方在此接受所有人的挑战,吾以自(身shēn)名讳承诺,只要能击倒白方的archer阿塔兰忒,archer吉尔伽美什,saber齐格飞,以及作为御主的吾中的任意一人,便将圣杯赐予胜利者!来吧,英灵们,此夜,乃从者的盛宴,此地,乃英雄的舞台,倾尽一切,最大的展现自己吧!”

    宣言到此为止,白华表达出的意思很明确,圣杯已经在他手上,他大可以带着最终奖励直接离开,但他没有,他要将所有从者尽数击败,送他们回归英灵(殿diàn)。

    即是侮辱也是挑衅,亦是对所有英雄发出的邀请。

    一战,可否?

    下一瞬间,苍白的光晕以白华为中心扩散,几个刹那包裹了整片战场,并持续扩张,到了快接近城市的范围,骤然停止,然后升起锁链冲上天空。

    眨眼间,牢笼形成。

    18根巨大的银白锁链,将战场层层封锁,宛若巨大的球体。

    整片空间,都被切割开来,与世界分离,独自形成一个小世界,一直被两大抑制力压制的枷锁,在这一刻里解除。

    从者们,能真正发挥出传说中的破坏力。

    “做的也太过分了吧,虽然知道他很厉害是没错啦,但就为了切断我们的退路,用必要这么大手笔的吗?”阿斯托尔福无奈的沉吟一声,被吓到了。

    其余从者亦是发出类似的惊叹。

    分割世界的魔术,放在神话时代,不,就算众神,也是无法做到的事(情qg),并非力量不足,而是无法承受分割世界带来的后果。

    这是直接攻击‘盖亚’,并与‘阿赖耶’争抢生存空间的行为。

    只要敢做,事后定会迎来两大抑制力的疯狂进攻。

    “这还真是···疯狂呢。”喀戎呆愣了片刻。

    “混蛋,终于出现了吗!?”阿喀琉斯立即冲向目标。

    “啧!原来在哪里,混蛋魔术师,别想逃!”莫德雷德直接使用技能提升速度奔去。

    “哦?未完成的战斗,终于可以分出胜负了么?”迦尔纳呢喃一声,果断放弃眼前的对手,向白华的方向疾驰而去。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