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0章 池塘

作品:《虫屋

    几天后,老蔡经过虫屋的时候,他看到院子里一片狼藉,两个穿着蓝色工作服工人在用铲子挖着土,看形状,似乎在挖一个水池,旁边放着一卷软管,一个潜水泵,和一小堆鹅软石。姜游穿着汗背心和短裤,踩着拖鞋,站在他们身边指挥着,“对,大小就这样,然后我要做一个跌水的效果出来”

    “小姜!”老蔡叫了一声。

    “哎!”姜游转过身,他用手背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快步走到院子门口,“老蔡,来了啊,进来进来,外面热,进屋里面坐。”

    他带着老蔡走进店里,他拉出了一个凳子,“你先坐,我上楼洗个手。”

    “去吧,我自己坐会儿。”

    姜游洗了手,擦了把脸后,他拿着两罐可乐走下了楼,他放了一罐在老蔡面前,在对面坐下,“辛苦你跑一趟了。”

    “我正好也要来街上,”老蔡拿起可乐,他往院子里看了一眼,“怎么想起来整院子了?之前不也挺好的?”

    姜游拉开拉环,喝了一口,“一直想重新弄一下,这不是缺钱么,正好最近发了笔意外的小财。”

    老蔡看了看四周,他压低了声音,“你在这里住了快五年了,没发生什么吧?”

    “后面的公园里就有庙,每天那么多和尚念经做早课做法事什么的,哪会有不开眼的脏东西在这里安家?我买这间店的时候就说了,你们都不信,现在街上一间店铺什么价格?”姜游笑了一下,“也幸好那样,我才买得到,现在文化街上带院子的,有市无价!”

    老蔡讪讪地笑了一下,“那时候传的有鼻子有眼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你那时候家里出了事,人瘦的皮包骨头似的,书也不读了,就到处买房,都说你”

    “说我啥?鬼上身么?”

    “嘿嘿,”老蔡干笑了一下,他从包中摸出了一个信封,放在桌上,“你说要这个,我去打听了一圈,还以为有什么明星会来呢。”

    姜游拿了起来,打开,里面放着一张门票和一张入场证,他拿在手中翻看了一下,“最近生意怎么样?”

    “肯定比你好。”

    “你和我比”姜游笑出了声,“我这个月营业额,加上淘宝店,好像有小一千了,马上就是暑假,七八月应该能翻个倍吧。”

    “我和你说,我有个远房侄女,今年要毕业了,准备考公务员”

    “给我说媒啊,她能看上我这样的么?”

    “你太小看你自己了,你这个位置,做餐饮,一年到手二三十万是少的!”

    “餐饮多累啊,又脏,要打点的人也多。”

    老蔡一瞪眼,“你找个媳妇,生个孩子,就不会这么懒了,你也不小啦,你父母不在”

    “行行行,行行行,”姜游打断了老蔡,“等我院子弄好了,请你和你侄女来喝茶哈。”

    “说好了啊,到时候别推三阻四的放我鸽子啊?”

    “不敢,不敢。”

    老蔡站了起来,“那行,我走了,你忙你的吧。”

    “去吧去吧,我继续弄院子。”

    大致挖了三天,池塘才大致挖好,铺上厚厚的细沙,放上池塘衬垫,用一些小的鹅软石压住。然后埋好水泵,接好软管、过滤箱和撇渣器。

    注满水后,衬垫被压平实了。

    姜游和两个工人把大一些的石头沿着池塘边缘垒了起来,做成造型,做完后把剩余的鹅软石填了进去。最后,姜游找出了一个小陶罐,放在两块景观石的中间,把水管接了进去,跌水的效果便出来了。

    姜游揉了揉腰,站了起来,他拿出皮夹,数出了十六张,给了两个工人每人八百,“张工,刘工,辛苦了。”

    张工和刘工接过了钱。

    张工说:“明天我让郭木匠过来?等他弄完架子,我们再来做路?”

    “行哎,麻烦你们了。”

    “不客气,我们走啦!”

    张工和刘工离开后,姜游绕着池塘走了好几圈。

    “你说这池子里要不要放两条锦鲤呢?”

    “算了,还是养睡莲吧。”

    “你在和谁说话?”

    清冷的女声从姜游背后传出。

    姜游转过身,唐不甜站在院子中间看着他。

    她穿了一件蓝白细条纹露肩连衣裙,浅口袜配白球鞋,背着一个浅蓝色的链条信封包。

    没有拿木刀。

    姜游的视线在她的锁骨上快速扫过,“唐警官,我在进行自我思想斗争批判呢,”他走到唐不甜身边,“你看我弄的这个池塘怎么样?”

    一股汗味冲进了唐不甜的鼻腔中。

    她看到姜游身上,汗湿的背心粘在肚腩上,脸上和手上都是泥灰。

    她向外退了一步,拉开了和姜游的距离。

    姜游看出了唐不甜的嫌弃,“晒了一天了,要不你去店里坐会儿,我冲个澡再下来?”

    唐不甜犹豫了一下后,她点了点头,“好。”

    姜游带着唐不甜走进店里,他走到柜台前,从糖碗里拿出了一颗西瓜味的软糖,“我叫了一个奶茶的外卖,要是来了,帮我收一下。”

    “好。”

    姜游一边剥着糖纸,一边上了楼。

    唐不甜在店中站了一会儿。

    尽管院子里乱七八糟的,店里面依然有一种异常洁净的感觉。没有开空调,温度却似乎比外面低了好几度。

    她走到柜台前,她看到收银机前面放着一张纸,她伸手拿起,是院子的设计图。

    图纸一角飘动了一下。

    她猛然转过身,风吹过,花架上的向日葵枝叶颤抖着。

    什么人都没有。

    她放下了设计图,走到门边。

    “禧茶外卖。”

    一个穿着蓝色外卖工作服的男性坐在电瓶车上喊着,唐不甜走了出去。

    “是,姜先生的”外卖小哥有些疑惑地看着唐不甜。

    “我帮他拿。”

    “好的,”外卖小哥从外卖箱中拿出一个袋子,袋子中放着两杯奶茶,“记得给我打个好评啊!”

    “我会和他说的。”

    “谢谢啦!”外卖小哥启动了电瓶车,向下一个送货地址驶去。

    唐不甜转过身,她走店里的时候,姜游已经洗完澡了。

    他换了一件浅蓝色的t恤,穿着大裤衩,踩着拖鞋走下了楼。

    他听到唐不甜说:“梁浩的案子,结案了,自杀。”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