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2章 瞌睡

作品:《虫屋

    看着梁父梁母走进检票口后,姜游从口袋中拿出了信封,他递给了唐不甜,“抓到凶手后,把这也算进补贴里吧。”

    “你不要?”

    “我可不赚死人的钱,我当时就凑了个整,结果他们全还了给我。”

    唐不甜伸手接过信封,她打开小包,把信封塞进去,“你有信心抓住凶手吗?”

    “我没有,但我对你有信心,唐警官。”姜游转过身,他向候车室大厅的出口走去。

    “为什么?”

    “我相信国家。”

    “是吗?”

    “是啊,有专门的部门,有可遵循的条例,”姜游转头,他看了唐不甜一眼,“有执行者,认真且负责。”

    唐不甜低下了头,“我,我以为你”

    “其实我也挺热心的,作为热心的守法公民,如果我看到了什么线索,我一定会及时向你举报的,唐”

    “叫我名字就好。”

    姜游叫出了她的名字:“唐不甜。”

    他们走出了候车大厅。

    夜风微凉,吹动着唐不甜的裙角。

    “你自己去?”姜游问。

    唐不甜点了点头。

    “那我走啦。”他向唐不甜摆了摆手,他跟着前方标牌的指示,向出租车候车区域走去。

    唐不甜看着他踢踏着拖鞋,微胖的背影晃进了人群中,接着消失。

    6月8日晚上六点半,姜游到达了四月酒店。

    他换了一双黑色的跑鞋,穿了一件浅黄色的t恤和一条水洗牛仔长裤,斜背着一个灰棕色的挎包。

    酒店大厅里竖着一块牌子,牌子上标注了发布会的地址并画了方向标。姜游顺着方向标,走进一条长廊,向前走了大约三十米后,他看到了第二块同样画着方向标的牌子放在一扇侧门前,他看到一个女服务员站在不远处,他走了过去。

    他问:“美女,请问一下最近的厕所在哪里?”

    女服务员指了指侧门,“从这里出去,右拐就能看到,就在前面会场的边上。”

    “谢谢。”

    放了水后,姜游在厕所门口站了一会儿,前方不远处是一小片绿地,中间是一个小喷泉,四周放着长椅。

    看到有人走进会场后,姜游跟了进去。门口有人验票,姜游打开挎包,翻了几下后,找到了票。

    验了票后,他拿到了一条蓝色的手环,之后便凭手环进出,手环上有一串数字编码,作为抽奖活动的凭证。

    他把手环套在了右手的手腕上。

    进去后再穿过一条廊,便进入了发布会的会场。

    会场布置的很有科技感。

    第一排位置预留给了耙子公司和合作公司的高管,坐在后面的基本都是各个相关互联网公司的员工。

    姜游的打扮混在里面毫不违和。

    他找到了他的座位,椅子上放着一瓶矿泉水,他拿起水瓶后坐下。

    人陆陆续续进来。

    快七点的时候,高管们才走进大厅,他们脸上带着笑容,互相寒暄着坐了下来。

    灯光暗下。

    耙子公司的ceo刘勇走上了舞台。

    站定后,一束灯光落在他的身上。

    他大约四十多岁,不高,身材保持的很好,穿着深蓝色的丝质衬衫配深灰色西装裤,气质儒雅,只是法令纹有些深,眼袋也很明显。

    姜游拧开矿泉水瓶子,喝了一口。

    刘勇身后的屏幕上打出了一行大字生活,从一点一滴开始绽放。

    姜游放下水瓶,身体后靠压在椅背上。

    会场的空调打的很冷,他把挎包盖在了肚子上。

    “大家好,今天大家来到这里”刘勇开始了演讲。

    姜游努力地听着,前方的人头和屏幕上的光糊在了一起。

    他的头渐渐向一边垂了下去。

    黑暗中,黑色的长发,一缕一缕落在他的脸上。

    痒。

    他试图抬手去抓,却发现手无法抬起,身体无法动弹。

    被禁锢住。

    头发盖住了他的脸。

    空气变得稀薄。

    头发蠕动了起来,试图钻进他的嘴,他紧紧抿住嘴唇。

    耳朵,眼睛,鼻孔头发钻了进去。

    他睁开眼睛,猛然坐直了身体。

    “这是一次革新,它将会打破人们对生活的认知”

    刘勇的声音传进他的耳中。

    他稍稍舒了口气。

    他感觉到有人碰了碰他,他转过头,坐在他身边的人收了手,压低声音说:“刚才你打呼噜了,我就把你拍醒了。”

    姜游脸上露出了尴尬之色,他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接着他左右看了看,站了起来,弯着腰从座位的空隙中走了出去,他走出了会场,走进厕所,他摘下眼镜,用冷水扑了扑脸,

    “姜游?”

    一个带着不确定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姜游抬起头,镜子中,一个穿着格子衬衫的男人站在他的身后。

    他戴上了眼镜,“袁纾?”

    “姜游,真的是你,”袁纾走到姜游身边,他拍了拍姜游的肩膀,“好久不见了,你怎么胖了这么多,我都不敢认了!”

    姜游摸了摸肚子,“有六年了吧?”

    “大三你休学后,就没见过了,兄弟们都以为你”袁纾注意到姜游避的眼神,他换了话题,“怎么来听这个,现在也在敲代码?”

    “没有,全还给老师了,我在朋友圈看到有人转票,以为会是那种展厅,可以一个个试用的,就要了,结果跟以前上课似的,”姜游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水,“刚才睡着了,打了呼,被旁边的人拍醒的,太丢脸了。”

    “你那时候天天上课睡觉,晚上去通宵,”袁纾笑了一下,“现在只是概念阶段,产品要出来,至少还要几个月呢。”

    “你怎么这么清楚?”

    袁纾脸色暗了暗,“我在小喳公司,也是做这个的。”

    “小喳?之前有员工跳楼的那个?”

    “是啊,我就在那个项目组,”他叹了口气,“你现在在做什么?”

    “做点小生意,在文化街上,”姜游敲了敲腰,“这几天在弄院子,白天的时候,终于和木工把架子装好了,那个累啊,等全部弄好了,来坐坐哈。”

    “行啊,你把地址给我。”

    “加个微信我发你吧。”

    互相加了微信后,有人走进了厕所。

    “我们别站这里了,去外面走走?”姜游指了指厕所外不远处的绿地。

    “好啊,里面,我也听不下去了。”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