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4章 探视

作品:《虫屋

    第二天早上九点马毅站在虫屋院子口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有些发懵。

    他正犹豫要不要进去的时候,店门开了。

    姜游提着着挎包的带子走了出来,“早,你到了呀。”

    “是啊,刚到,车停在外面,”马毅犹豫了一下,“要不,还是”

    “走,去吃早饭。”姜游从他身边走过,“你要早两个月来,那时候刀鱼上市了,刀鱼面,刀鱼馄饨,最鲜了。”

    一瞬间,马毅忘了他想说什么了。

    他跟在姜游身后去了旁边的小方斋,迷迷糊糊的吃了一碗肴肉面,迷迷糊糊的上了车,坐在驾驶位上,他看着握在方向盘上的手。

    茫然中,姜游把薄荷糖盒递了过去,他问:“昨晚没睡好?”

    马毅下意识地接过了糖盒,打开,倒出两粒薄荷糖放入嘴中。

    凉意顺着舌尖蔓延进他的大脑中。

    他感觉有些清醒了。

    他看了看路,踩下了油门,“天华昨天住我那,聊了大半夜,凌晨三天才睡。”

    “他老婆不管他?”

    “在闹离婚呢。”

    “为啥?昨晚他提到他老婆,听上去感情很好。”

    方向盘打了转,接着车上了高架,“他老婆不同意他出来创业,女人嘛,都求安稳。”

    “感情还在的话,不用离婚啊。”

    “创业这个事呢,全靠一口气吊着往前走,往前冲,不能停,”马毅用余光看扫了姜游一眼,“整个人都烧起来,去想去干去解决去开拓,一旦停下来了呢,被透支的精神啊,身体啊,是不去那种状态的,会变得很颓,需要很长时间去养。”

    “听上去,你也这么干过?”姜游问。

    马毅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忆的神色,“我嘛,一人吃饱全家不愁,赚的多的时候就过的潇洒点,赚的少的时候呢,靠着泡面馒头也活的过去,一直没攒下钱,她和我年纪差的比较多,还打算读研,我就想着拼一拼,弄个工作室,那时候天华给我介绍了不少活,等几年稳定下来了,她也毕业了,就可以结婚了。”

    “坐办公室没看上去那么安稳,”姜游看着窗外,“依附在公司身上,资源人脉声望,全都不是自己的。你知道上个月,哦,不对,是上上个月了,鑫湾那里有个人跳楼了吧?”

    “知道,小喳的员工对吧?怎么了?”

    “他是我的租客。”

    “对了,我想起来了,那时候好像有人私下找天华做单子。”

    “做单子?”姜游疑惑地看着马毅。

    “就是水军,负责把话题炒热,然后带方向,天华觉得这个有点不厚道,就没接,”马毅解释说:“后来找了是他一个同事做的,好像拿了不少钱。”

    “他父母都是老实人,独子没了,还被泼了一身脏水”姜游叹了口气,“两个农民,儿子也刚毕业没多久,说是主导项目,小喳自己还是个创业公司呢,又不是流量鲜肉,走个过场拿个几十万几百万的,被黑只能算副作用。”

    “这水深着呢,自从发现流量就是钱后。”

    “人死了,就活不过来了。”姜游从挎包中拿出可乐喝了一口。

    马毅看了可乐瓶一眼,“你不是都喝无糖了的么?”

    “存货存货,喝完就没了。”

    马毅嗤笑了一下,“你要能减肥,我就能戒烟。”

    “这得有人管着啊,前阵子,相亲,第一次见面那妹子就给我列了七准七不准,谁要娶了她,一定生活健康规律。”

    “你还真信了,有几个女的能管得住手不买口红不买包?哎,小星,就是我前女友,她叫郎星,这个名字是不是特别大气?”

    “女孩子这个名字挺少见的。”

    “她手巧,就喜欢做模型做道具什么的,也就是脸长的好,怎么都好看”

    姜游递了根烟给马毅。

    马毅接过,点燃。

    他稍稍打开了一点车窗。

    汽车开下了高架,过了两条街后,就到了唐江精神卫生中心。

    马毅带着姜游径直走到了住院部。

    进行封闭治疗的病人住在一幢带花园的独立小楼中。

    马毅在进去前,又抽了一根烟。

    刚好十点。

    马毅拿出探视证,在前台登记后等了五六分钟,就有护士带着他们穿过门禁,去了花园。

    “她最近怎么样?这个疗程也快结束了。”马毅问护士。

    “睡眠还是不太好。”

    马毅叹了口气。

    郎星坐在树荫下的长椅上。

    她穿着蓝白条纹的病号服。

    很年轻。

    很瘦很白,衬得眼睛看上去愈发的大。

    干瘦的手指有些不安的绞着衣角。

    看到马毅和姜游向她走来,她的身体稍稍的向后靠了,低下头,但又忍不住再抬头,去看马毅。

    护士把他们带到后就离开了。

    马毅走到她面前。

    郎星注意到了姜游。

    “这是,我朋友,姜游。”马毅向郎星介绍着姜游。

    “你好。”郎星想要站起来,姜游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他抬头看着郎星的眼睛。

    “姜游?你要做什么?”马毅的语气中带着关心和焦急。

    姜游伸手抓住了郎星的右手,郎星挣扎了一下,想要挣开,马毅伸出手,要去扯姜游的手臂。

    但他们发现,他们的身体僵硬住了。

    无法动弹。

    再接着,马毅看到他自己收了手,转过了身,和郎星一起坐在了长椅上。

    他看到了他的手腕,手肘上,一根根透明的丝线。

    他被控制了。

    他变成了一个提线木偶。

    小星。

    他的小星。

    他把这个认识了不到一周的人带到了小星面前。

    他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他想起了他在虫屋看到的纹身卡片,姜游递给他的烟,他写下的明信片

    “自然点,来,笑一下,这里可都是监控。”

    他听到了姜游的声音。

    他感觉到他的嘴角肌肉被拉了起来,又放下。

    接着他和郎星的身体微微侧转,他们对视着。

    他看到了郎星眼中掩藏不住的恐惧。

    “要知道,我为了你们,今早八点就起来了,哄那祖宗哄了快一个小时我先得给你们说清楚了,我的服务是收费的。”姜游握着郎星的手,在她的无名指上缠绕上一根透明的丝线。

    马毅看着丝线消融进郎星的皮肤中。

    姜游站了起来,他坐到了郎星的另一边。

    马毅和郎星的姿势又稍稍发生了变化。

    一眼看过去,只像是三个好友在悠闲的聊天。有护士从不远处走过,她看了他们一眼后,便继续向前。

    “你们会感谢我的。”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