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5章 蓝天

作品:《虫屋

    姜游身体把头靠在椅背上,看着日光从树叶的罅隙中落下。

    “今天天气不错,有太阳,但不闷,应该是昨天下了一天的雨的缘故,郎星你听得到我说话的对吧?”

    郎星试图张口。没有成功。

    “这个事呢,我的确做的有点糙,让你们受到惊吓了,我要和你们说一声对不起。”

    马毅和郎星的姿势又发生了改变。

    马毅向外看去。

    郎星则垂下了头。

    “我也是没办法了,领导催的急啊,又要吃饭,”姜游叹了口气,他把可乐喝光,把空瓶和盖子分放在座椅上,接着他坐正了身体,“郎星,我要问你一些事,我数三秒,然后你就可以开口说话了。你要想好了,你,还有马毅,你们的身体在我的控制中,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好了,321,爱就是蓝天白云”

    郎星咬住了嘴唇。

    她似乎害怕她会控制不住尖叫。

    “他呢,在我这里买了张明信片,还没付钱。”姜游从背包中拿出一张明信片,他把明信片的正面图案在郎星眼前晃了一下后,把明信片正面向下放在了郎星的膝盖上。

    她看到了诗句。

    “椰子社,那些福利资源,从哪里可以下载?”姜游问。

    郎星沉默着。

    姜游没有催促。

    五六分钟后,他听到郎星的颤抖的声音,音调因为恐惧和紧张而变得古怪,“一个私密论坛。国外的服务器。”

    “怎么进去?”

    “会员制。考核很严格,至少考察一年以上。”

    “你是会员吗?”

    郎星咬住了嘴唇,声音从牙缝中挤出,“是。”

    “你愿意实名举报椰子社吗?”

    “我”郎星咬破了嘴唇,她转头看了一眼马毅,“你放过他。我可以去做。”

    话音刚落,她看到一缕黑色的雾气从她的右手手心中钻出,一丝一丝深红色的血迹缠绕在雾气之中,

    雾气向上,最后凝固成一个黑色的五芒星,五芒星的中间有一只独眼。

    郎星的身体变轻了。

    接着,她发现她可以动了。

    姜游伸出手,抓住了五芒星,然后双手合拢,搓了搓,搓成一个黑色的团子后,他左手拿着团子,右手拿着可乐瓶,把团子摁了进去。

    盖上盖子,摇晃了几下,然后把瓶子放进挎包中。

    马毅发现他也能活动了。

    他一下站了起来,冲到了姜游面前。

    姜游抬头看着他,他的表情愤怒中带着疑惑。

    “明信片二十,真人上门快递费用二百,还有这个,医疗费?除灵做法?你们喜欢哪个说法?两千。一共两千二百二十,不打折。”

    “这到底怎么事?”马毅大声问着。

    “轻声,轻声,到处是监控呢,你信不信这玩意儿我既然能拿出来,我就能再塞去?”

    “小星,你觉得怎么样?”马毅的视线转向郎星,他努力控制着声音。

    “我,我不知道”

    她听到姜游的声音:“你想忘记这只眼睛,它像魔鬼一样盘旋在你的梦境中,看着你,像是烙印在灵魂中一般,你觉得,只有死亡你才能摆脱它,但是你不敢死,最开始,药物和电击还有效果,你还能有忘记的时候,能睡上一个踏实的觉,而渐渐的,它变得无处不在”

    “不要再说了,”郎星抓紧着病号服的衣角,“我本来就不想”

    郎星落下了泪,泪水在明信片的字迹上晕开。

    “小星”

    枯瘦的手指抓住了马毅的手。

    “是因为纹身吗?”马毅问姜游。

    “你指什么?抑郁症的话,不是,她得自己和病魔做斗争,不过现在的病魔是没有buff的,用对技能的话,说不定很轻松就过关了。”

    “是我自己做错了。”

    “人总会犯错的,比如今天早上,牛奶我应该热两分钟的,我只热了一分钟马毅你把光都挡住了,你能坐下来说话吗?”

    马毅犹豫了一下,他坐了下来,“这到底怎么事?”

    “你大致可以认为,我要给椰子社找点麻烦。”

    “那个纹身图案到底是什么?”

    “一个种子,从符号的特征来看,感觉是国外传进来的,这方面我没啥研究得问专家了。”

    “它,是什么用的?”

    “一个网络,然后有一个终端,它就是节点上的转换器,可能会有一些协议说明吧,反正达到一些条件,就可以交换一些东西,”姜游叹了口气,他从郎星膝盖上拿起了明信片,“此花此叶长相映,翠减红衰愁杀人,你们这种文艺青年就是闷骚,这个网络呢,为了保护终端地址不被发现,有很多保护机制,很多人呢,交易了几次,就幡然悔悟了,脱离了这个网络,身体中的种子呢也会陷入沉睡。你女朋友呢,她太在意过去发生的事情,和对你的执念交缠在一起,就陷入了自毁模式,抑郁症只是外在的表现。”

    “那现在她好了吗?”

    “我又不是这方面的医生,我只能说,她从抑郁症地狱模式到了普通模式吧,也有可能困难?”

    “我会好起来的。”郎星说。

    “你可得好的快一点,”姜游叹了口气,他站了起来,“你们聊会儿吧,探视时间就剩半个小时了,我去外面等你们。”

    看着姜游走出花园走进小楼,郎星发现她的双手被马毅牢牢的抓着。

    “我一直在做梦。”她说。

    “什么梦?”

    “我和你结婚了,”她闭着眼睛,眼泪随着脸颊向下滑落,“我们举行了婚礼,是我喜欢的草坪婚礼,我说了我愿意,我扔了捧花,突然,所有的花,都变成了眼睛,看着我,天空黑了下来,屏幕上出现了,那些照片,”她叹了口气,“有无数双手扯着我,扯破了婚纱我没办法忘记我犯下的错误,是我做的,我认。”

    她把手从马毅的手中抽出,“我一直很害怕,你和这个圈子很近,你也知道椰子社,纸包不住火的,所以”

    “你主动和我说了,这是你认识我之前发生的事。”

    “我不能接受我自己是那样的人。”

    “那是纹身”

    “我不骗我自己,我也不骗你,在我贴上纹身贴前,我就参加过椰子社的泳装外拍,的确是单纯的拍摄,也没有漏点,但我知道他们会把那些照片,给什么人看,我知道,正因为,我,我默认了,所以,他们才会把纹身贴给我,才会有后面的事。”

    马毅忧伤的看着郎星,“这些事你想了多久。”

    “我一直在想,”郎星吸了口气,她擦了擦眼泪,“我愿意去实名举报,毅哥。”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